動物表演真殘酷 孩子們不想看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動物表演真殘酷 孩子們不想看

建立於 2012/09/17
本報2012年9月17日台北訊,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

學生以戲劇表達觀看動物表演等於是觀看動物的痛苦,無法開心。(圖片來源:關懷生命協會)為了賺取觀光客的錢,業者以動物觀光作為商機,引進各種噱頭、標新立異或不斷發明更多與動物零距離親密接觸的節目,但這些利益卻是建立在動物的痛苦上,動保團體關懷生命協會以及學者、教師和學童上周六(15日)召開記者會,呼籲終止動物戲謔,一同響應消費者抵制運動,讓動物表演早日落幕。

鱷魚嘴巴被黏住

動物餵食、動物表演、動物騎乘、動物觸摸、動物釣撈、非人道動物展示等玩意,假借環境教育之名,競相出籠,一些打著生態農場、休閒農場旗號,為了要動物聽話,人類處罰甚至虐待牠們;動物不斷被觀光客被抱來抱去、摸來摸去,一生被迫成為業者賺大錢的工具,終生監禁,在緊迫中度日,被商人和觀眾判了無期徒刑。關懷生命協會痛批,動物表演背後其實是殘忍。

八里國小學生陳思函拿著自己畫的圖,裡面表達了動物痛苦的話語,對於影片教學中鱷魚被膠帶粘住嘴巴印象最深刻。「鱷魚一定很難受,很不舒服。」而景興國中生學生黃郁雯則表示,人類為了自己的利益虐待動物,非常殘忍。

經過老師引導,學生得以洞察動物的感受。(圖片來源:關懷生命協會)

海豚會算術

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辦公室主任賴威任表示,海洋公園受過訓練的海豚,以尾鰭在空中搖激起很大水花,好像是在跟觀眾揮手再見,其實野外的海豚尾鰭拍打水面是有威嚇的動作,商人卻違反其本性,讓觀眾以為是有意義的動作;而讓海豚敲鑼算數學,其實也是業者用聲音和手勢訓練的手法,並非動物本身的天性,這些都被視為教育的一環。

這些動物因為反覆被遊客逗弄戲耍,飽受驚嚇,長期處於緊迫的狀態,精神壓力堪虞。一旦假日大量人潮湧入,則動物處於過度勞役疲憊不堪,關懷生命協會指出,明顯違反動物福利。

對動物的想法及價值判斷  影響對待動物的態度

台灣師範大學科教所副教授劉湘瑤表示,曾看到動物展示場年輕夫妻帶小孩餵食大象,認為是給孩子近距離觀察,讓孩子認識動物,似乎認定這是和動物建立關係的方法。人因為是物種的一種,具有「親生物性(biophile)」、渴望親近動物的必然性,卻因不同想法以及價值判斷,扭曲對待動物的態度。

當成人逼小孩捉鱷魚是操控、戲虐、奴役、把玩動物,並鼓勵孩子,稱之為勇氣的展現,其實是價值觀的扭曲,在無意識下,傳達了負面的價值觀。劉湘瑤呼籲不要觀看動物表演,「利用人們的心理,賺飽飽的錢,給孩子負面的教育。」

教育原應去除無知  卻成對生命無感

記者會上,景興國中與八里國小10位小朋友聯合擔綱演出行動劇,當他們知道動物表演的背後是這些動物的痛苦,他們要告訴大人們,不要帶他們去這些動物戲謔的場合了。

台北市景興國中教師賴姿君說,教育是去除無知,接受包容差異性,現在的教育只讓人更無知。一般人對於終生飼養在大約A4大小的雞感到痛苦難安,孩子卻認為只是用來吃的,有關係嗎?透過動保課程,播放動物戲謔的影像給小朋友並教導教育小孩,引發孩子的同情和憐憫心。有一位目睹暴力兒童,即表示以後不再虐待自家的狗。

新北市八里國小教師藍瑜卿說,讓學生看過動物表演的影片,學生的反應都是充滿同情心的,學習到戲謔動物是錯誤行為。現在戶外教學卻是去看動物表演,運動會還有撈金魚。「孩子有如一張白紙,你給他什麼,就留下甚麼印記。」

影片:友善動物旅遊:拒絕動物戲謔(關懷生命協會提供)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畢竟是人的社會,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與貓先生、龜小姐,微曦中閱讀,斗室中寫作。個人粉專「小麻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