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道樹「關禁閉」? 種樹草率成凌虐 風倒全露餡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行道樹「關禁閉」? 種樹草率成凌虐 風倒全露餡

建立於 2013/07/23
本報2013年7月23日台北訊,賴品瑀報導

日前蘇力颱風過境北台灣,光是據台北、新北市兩地官方所統計,便合計倒下了3千株以上的行道樹,各地關心樹木的民間團體更紛紛發現,這些倒伏的樹木們,有的樹根土球外的塑膠袋原封未拆,有的遭到水泥沙漿直接澆覆,有的樹穴土壤稀少,甚至由玻璃、電路板等廢棄物填充,民間團體痛心表示,這些樹木簡直是受虐致死,而台灣各地還有更多的行道樹,也正在「關禁閉」中。

華光社區的風倒樹,華光護樹志工隊提供。

「 我們是一列樹,立在城市的飛塵裡。...我們唯一的裝飾,正如你所見的,是一身抖不落的煤煙。...我們的存在只是一種悲涼的點綴。」辭去立委後,作家張曉風顯得神清氣爽,但提及多年前受收錄進教科書中的作品〈行道樹〉,當中對行道樹的哀傷描述至今依然,「走在路上,我彷彿能聽到到處都是哭泣的聲音。」

張曉風感嘆,正如虐待士兵、兒童甚至貓狗等,這個國家中,欺凌弱勢的行為層出不窮,而不能說話的樹木卻連叫痛都沒有辦法。

風倒樹,當初種植時,便是連盆種下。朱水文攝。

「花盆樹」、「鉛筆樹」、「無根樹」,民間團體們收集了台灣各地因蘇力颱風倒下的樹木照片,驚見這些遭颱風連根拔起的行道樹,所露出的根部狀況相當悲慘。有些樹根仍包在花盆或塑膠袋之中,可見當初「種下」的工程施作時,根本只是原封未拆的「放進去」;有的行道樹則在透水磚鋪面的掩蓋之下,樹根水泥沙漿直接澆覆;有的樹穴土壤不但稀少,甚至由廢土混著玻璃、電路板等廢棄物。

這些行道樹的樹根無從呼吸與伸展,也無法得到水分與適當的酸鹼度,再搭配對枝葉作不當修剪,早已相當不健康。

護樹團體:風倒是人禍  不是天災

「蘇力颱風只是個說實話的孩子,吹出了真相,也吹破了國王的新衣。」護樹聯盟潘翰疆指出,在民間的統計中,此次雙北兩市風倒的樹木,應有5000株以上,遠高於官方聲明的3000株,而在民間團體的眼中,這些行道樹會倒,並不是颱風的威力作致,而是植樹工程品質低劣且無人管制所造成。

來自林口的「搶救林口森林行動聯盟」成員便表示,颱風過後,他們前往察看將遭北市府建為世大運選手村的雜木林,雖然當中有許多高達八到十公尺的樹木,但這些自然生成的樹木可是一棵都沒有倒下,與雙北市行道樹遍地倒下的情形完全不同。

「裂枝源自修剪不當,全倒則是種植時沒有供給正確的樹穴。」面對數千樹木風倒,立委林淑芬表示,目前台灣的樹木仍並無單位專責管理,以行道樹為例,便是市區道路附屬工程之一,該如何養護也毫無規範。因此她將推動改組後的環境資源部中「國家公園」的事務,應該將城市中的樹木也包含其中。

日本為行道樹所著的養護手冊以日本對行道樹種植與養護的規範手冊為例,此文件厚達400多頁,當中鉅細靡遺,各種大小植物與不同樹種各需要多寬多深的樹穴,也詳細規定。

綠色陣線協會常務理事林長茂林長茂說明,這還只光是行道樹,公園、海岸防風等等,也各有專門的手冊。

種花不種樹 是作秀或是利益勾結?

反觀台灣,林長茂表示「在雙北市,想找到一棵健康的樹都找不到。」潘翰疆便指出,新北市中永和地區便有不少誇張的「水泥種樹法」,施作人行道工程單位為了貪圖方便,將行道樹植入水泥,直接「封死」,讓路樹完全無法呼吸。綠黨中執委潘翰聲更指出以台北市為例,雖然台北市有樹木保護條例與樹保委員會,就算已成為「受保護樹木」也只是列冊,並無妥善管理,甚至仍有可能遭到移走,潘翰聲舉出松山菸廠的上千株老樹為鑑。

潘翰聲更指出,目前台北市花了很多經費在種花上,卻不再種樹,他痛批這是作秀的行為。張曉風也引述了好友詩人管管的疑慮,表示花開花謝當中,必定有利可圖。立委林淑芬更表示,以自己多年生活的三重地區為例,多年來都是將樹種下又挖起,倒下再種,有時一年便種了兩次以上,而近年則多改為種花。

淡江大學運輸管理系副教授張勝雄提出,台灣的人均水泥用量高居世界第一,從各縣市政府不斷反覆的更新人行道便可之一二,一味的追求鋪設的面積多寡與平整,卻在施工工程中草率毀傷樹木。林長茂更批說,這些透水磚下面卻根本是水泥,如此作秀的風氣正是從馬總統擔任台北市市長時開啟。

新加坡年花台幣4.8億  維護覆蓋率近五成的花園城市

行道樹樹根慘遭水泥封死。潘翰疆提供。此次風倒損失與後續處理又得耗去數千萬的經費,近日才至新加坡參訪的林淑芬表示,新加坡一年其實只花2000萬新幣,約台幣4.8億元,便能妥善維護其近五成的綠地覆蓋率,反觀台灣,花了數十多億卻是如此景色。

林淑芬描述,相較於台灣不斷發包種樹工程,卻放任低下的工程品質種出不健康的樹木,新加坡則是將經費用來聘請多位樹木醫生進行養護,這些樹木醫生定期在負責的範圍中巡迴照顧樹木,若是樹木無故發生傷亡,樹醫將會遭到處罰。

林長茂指出,新加坡在1970年代,決心打造「花園城市」,邀請指導的正是台灣中興大學團隊,顯示台灣根本早有技術與人才。而新加坡除了平地綠意盎然,建築的牆面與屋頂也充滿植物,林長茂指出,此為規範與獎助兩者並行的成果,張曉風更舉出,曾經有某國駐新外交使節私自修剪遮蓋視線的樹木,而引起軒然大波,最後遭處勞動服務,足以顯示新加坡對樹木的重視與珍惜。

風倒樹只能燒掉? 碳都釋回到大氣

看守台灣協會秘書長謝和霖更提出,此次風倒的數千株樹木,相關單位將其交由清潔隊等處理,最後都送進焚化爐,使這些樹木原本的固碳功能都前功盡棄,全部轉為溫室氣體再次回到大氣之中,也將使得台北盆地更加的悶熱。謝和霖呼籲,不管是這次的風倒木,或是更多的落葉等,將利用其為堆肥等,勝過直接焚燒。

對此,林長茂回應在新加坡所見,表示他們將落葉耙至樹下,讓樹葉再次成為養份,更有改善土壤、防止病菌的功效,快速而省力,是值得學習的作法。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