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用農藥】去了蟑螂來了毒藥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家庭用農藥】去了蟑螂來了毒藥

建立於 1985/12/25
作者:楊憲宏

蟑螂為患,在臺灣地區,多年來原只是住宅內的問題,最近2、3年德國蟑螂數目突然大增,居然連公共汽車、公路局班車這種「行動體」,都出現這討厭的東西。這問題說小不小,尤其是臺北以國際都會形象為號召,注重「清潔」的幾家大飯店、餐廳已如臨大敵,一聽到在賣場上出現蟑螂的報告,從經理以降人人色變。

不管飯店、餐隨如何努力保持清潔,只要有一隻蟑螂出現在顧客面前,真的是百口莫辯其尷尬可知。

東海大學動物研究所副教授陳錦生是國內少數的「蟑螂事家」,實驗室裏經常養著實驗所需的蟑螂。他指出,日前還無法解釋為什麼,最近幾年蟑螂特多。但陳錦生認為,都市化快速、物質生活豐裕,室內設置保溫裝備、廚餘增多可能是主要原因。

也由於問題是這種惱人,蟑螂研究也進步得特別快,自1979年以來,控制蟑螂研究已突破40年來的瓶頸。臺灣地區蟑螂「性費洛蒙」的研究也已達到即將商業化的階段。這個發展中的「性費洛蒙」誘殺法,吸引蟑螂送死的效果,將比目前所用的方法好1萬倍到10萬倍。

陳錦生指出,「性費洛蒙」的辦法在世界各地廣泛加入「滅蟑」行列之後,將是幾千年來,人類對抗蟑螂最激烈的一次戰鬥。人類可能有機會殺滅這個纏人的小蟲。

中央研究院動物研究所所長周延鑫博士研究蟑螂有20年歷史,是國際蟑螂「性費洛蒙」的知名學者。1981年周延鑫發表在「化學生態雜誌」的一篇文章首先發現蟑螂的性費洛蒙──「非廉酮乙」不但是性興奮劑,而且具有「性吸引劑」的特質。

這個發現對「非廉酮乙」的商業化有重要的影響。也使原本原屬昆蟲基礎研究興趣的「非廉酮乙」,有了應用的價值。

周延鑫博士估計這場的「性費洛蒙」誘殺蟑螂的「人蟑大戰」,大概還要等2、3年。目前中興大學已在發展「非廉酮乙」的化學合成技術。

2、3年的時間,對像麥當勞這樣的「清潔」為營業目標之一的國際性速食店,是等不及的。寬達食品公司副總經理韓定國說:「我們用最笨的方法裁斷任何蟑螂的來路及窩藏的可能。」

麥當勞公司有一套防蟑螂的技術手冊。從新建店舖時,便考慮防蟑螂入侵的路徑,在建築時將忌避劑、殺蟲燈、殺蟲藥放置地點配置好。韓定國說:「我們分內外兩道防線截擊。」「外線」是指店舖與他人鄰接的邊界,韓定國說:「我們佈置效果較強的殺蟲用品。」「內線」接近食物區,則偏重使用機械式的方法。

所謂機械式的方法是指,每天午夜12時,麥當勞收攤,廚房工作人員除了把原料冰入冷藏櫃之外,還要拆解廚房設備消毒擦洗,要求做到去除可能吸引蟑螂的殘留食物。

能夠像麥當勞這樣,做到從建築房子時便考慮堵圍稜線交界上,所有可能被蟑螂入侵的路徑的餐廳,國內恐怕很少。韓定國表示,像西門、信義、林森這些麥當勞店都是在古老社區,蟑螂原就猖獗之處,若不從建築物堵起,對他們的「清潔」信譽威脅不能算小。

除了這些防蟑行動外,每家麥當勞店,每周必做一次「防疫消毒」,受蟑螂威脅較大的分店,每周還需「防疫消毒」兩次。

即使這樣戰戰兢兢,麥當勞公司也不敢就此「高枕無憂」。面對蟑螂問題,有名聲的餐廳服務人員,頭痛可知。

對一般居民而言,要做到像麥當勞一樣的「防蟑措施」是不可能的。陳錦生說:「一般人只有一個辦法──噴殺蟑藥。」但他認為民眾在怕蟑螂的心理下,用藥普遍過重。家庭使用殺蟑藥,蟑螂還未殺死,人已被「蒙汗」得頭昏眼花。

陳錦生指出,目前國內的殺蟑藥,藥分不但足,而且還可能過重。許多家庭每天沿牆壁滿室噴,陳錦生說:「一般人以為聞不到藥味就沒效,根本是錯誤的想法。」廠商在產品上又不詳細說明用法。陳錦生說:「蟑螂一定延牆角走,只要在房子四角落噴一公尺範圍,至兩星期內,不必再噴。」

殺蟑藥其實就是農藥,多用無益。陳錦生說:「殺得死蟑螂的藥──是不能保證對人無害的。」

這種對家庭用「農藥」──殺蟲劑的不安全感,是促成研究使用性費洛蒙誘殺術來解決家庭害蟲的主要誘因。性費洛蒙誘殺蟑螂所配合使用的殺蟑藥則可以局限在一處,不像噴霧式殺蟲藥一般到處飛揚。陳錦生說:「噴霧一次,15分鐘後還有50%的藥留在家裏的空氣中。」去了蟑螂,來了毒藥,實在不是十全的辦法。

除了殺蟲劑和「性費洛蒙」措施外,目前又有一種新發展出來要蟑螂「絕子絕孫」的荷爾蒙劑出現。蟑螂與人類僵持了數千年,這個號稱「億萬年來沒有進化」的「活化石」小生物,終於要面臨大浩劫。人類要趕盡殺絕牠們,可能嗎?陳錦生說:「很難說,等著瞧吧!」

原載民國74年12月25日聯合報第3版

※ 本文轉載自《另一個公害現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