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死症擬雲】「只換口腔不換工具」 的危機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愛死症擬雲】「只換口腔不換工具」 的危機

建立於 1986/01/03
作者:楊憲宏

到牙醫診所去看病,如果需要用高速磨牙機處理時,部分對衛生比較敏感的病人一定會懷疑,這個在他口腔中磨動的機器,不久前才再上一位病人口腔裏操作過,牙醫師並沒有重新消毒,是不是不衛生。事實上,在愛死症震撼之後,美國牙醫界普遍感到事態嚴重,許多臺灣牙醫師也感到不安。

一位教學醫院的牙醫師很坦誠的說:「我們也很怕從病人那兒傳染到疾病,目前所有戴手套、口罩的辦法,都只為保護牙醫師自己而已,至於牙科器械會不會成為傳染疾病的媒介,的確是個問題。」他承認,臺灣地區包括大多數的教學醫院牙科,都沒有盡到妥善保護病人的責任。

部分外醫師更連手套、口罩都不戴,連自己都不保護,理由是手套、口罩礙手礙腳,妨礙「工作速度」,而且「增加成本」,這樣的牙醫師對病人與病人之間的交叉感染問題,就更沒有觀念了。


在愛死症最猖獗的美國加州,這個問題被重視的狀況完全不同,牙醫師覺得,假如無法為器械作可靠的消毒,將來看病都成問題。洛杉磯蒙特利公園是中國牙醫師聚集最多的地方,他們也為此頻頻接觸商討解決辦法。尤其當一名宣稱自己是「疑似愛死症」的病入走進診所後,部分牙醫師慌張得簡直不知道該如何才好。

2個月前,「加州牙醫雜誌」專題報導「牙醫診所內的交叉感染風險」,文長超過100頁,首次檢討這個牙醫師之間一向不願多談的話題。

這篇專題報導特別指出,愛死症、B型肝炎、非A非B型肝炎、癡呆症以及其他病毒性疾病,確曾經由牙醫師的器械,傳給另外一名病人。更令人頭痛的是:「許多牙醫師在治療手續已完成多時之後,才發現病人有肝炎或其他疾病。」

牙醫師的器械中最可能成為傳染媒體的是高速磨牙機,一名國內開業牙醫師說:「這個磨頭,大部分牙醫師是想消毒都沒辦法的。」他們不消毒的最重要原因,是因為目前最有效的「壓力蒸氣消毒法」,會破壞這個價格萬元的器械,而且耗時頗長。

對衛生比較警覺的牙醫師會用酒精擦拭高速磨牙機的頭部,再用於下名病人的口腔,但這種方式並沒辦法真正達到消毒的目的。

磨牙機最尖端部分的「鑽石磨針」,更不能用「壓力蒸氣鍋」消毒,因為在高溫高壓下,「鑽石躋針」很快就鈍、蝕掉。

牙醫師看病必用的口腔鏡,由於鏡面不能太過分受熱,一般牙醫只用消毒效果較差的「乾熱消毒法」——這對部分濾過性病毒如B型肝炎,並無絕對防阻之效。更糟的是,有些牙醫師使用的口腔鏡柄是塑膠做的,根本不能加熱,只有浸泡消毒液了事。

刮牙結石的刀片和刀身也如前者都無法承受高溫高壓;做根管治療用的鑽孔針、剉針除酒精擦拭外更無消毒可言,卻一個病人接一個病人的用。

就連境補銀粉的器械,如金屬片及金屬手工具,也是在「只換口腔不換工具」的情形下使用。

一名開業牙醫師說:「恐怕不是只有牙科才有一再使用器械而不消毒的問題,不過牙科最嚴重,倒是事實。」這些器械如果都要確實消毒的話,每次時間都超過1小時,病人一個接一個,來不及消毒。

以高速磨牙機磨頭為例,如果要做到「換口腔、換工具」的衛生要求,牙醫師恐怕要再多投資數10萬元準備多套備用磨頭,才忙得過來;至於如磨針、鑽孔針、剉針、填補工具,如要用後即用高壓高溫消毒,長期下來,耗損、生銹、腐蝕問題簡直難以估計。刮牙結石刀與其他怕高溫的工具,一旦用高壓高溫消毒,耗損將數倍於目前。

牙醫師認為,以目前的牙科收費,無法做到這麼衛生,一名開業牙醫師說:「衛生就是錢堆起來的。」他認為,病人如果能夠體會換工具與加強消毒需要更高的成本,他願意漲價來符合衛生要求。

不過臺北市確也有部分牙醫師自己默默在花錢做消毒工作,工具折損比別的牙醫師多,成本上升,很難在競爭愈來愈厲害的牙科行業中生存。


說起來就是錢的問題。在牙科診所內「交叉感染」不那麼受重視而病人也付不起錢的時代,已「得過且過」了數十年,許多人也在牙科診所中冤枉得病。在愛死症陰影的威脅下,終讓國內外牙醫師普遍感到非改善不可的壓力,面對問題。

下次去牙醫師那裏,恐怕應該與牙醫師多多商量,在合理收費下,如何做到「換口腔、換工具」的衛生第一條。一名牙醫師感慨說:「我倒希望每個病人自備一套工具來看病。」這話聽起來可笑,不過恐怕是最徹底的解決辦法了。

原載民國75年1月3日聯合報第3版

※ 本文轉載自《另一個公害現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