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亂-亂亂亂】日本仔造謠,虎裂拉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霍亂-亂亂亂】日本仔造謠,虎裂拉

建立於 1984/04/16
作者:楊憲宏

今年夏天國人應該少生食、生飲,並且一定要記得打霍亂預防針!大家一點都不能馬虎!

最近從日本厚生省發布的甲魚檢驗證據顯示,臺灣的部分水體已受霍亂弧菌的污染。不管日本的報告是否值得信賴,我們確實也該有一套應變措施。

不過好在霍亂弧菌只要在沸水中煮15分鐘,就可完全消滅。這是預防夏日疫病的規律中,是值得注意的常識。

5個月來,臺灣地區的養殖業者寢食難安,他們怕自己的魚池被判定受到霍亂弧菌的感染。

「十字仔衛生車」一開到池邊,工作人員動手採水採土,捉鱉取魚的時候,場面就凝重起來。一名養殖業者抱怨連連:「攏係日本仔造謠,什麼咱的鱉有「虎裂拉」。」

他所說的「日本仔造謠」,原本是去年10月23日讀賣新聞的報導「川崎市飲食料理店的臺灣產甲魚,檢出霍亂菌。」緊接著日本厚生省公共衛生局檢疫所發出通告,要求全日本檢疫單位密切注意:「依照「準霍亂污染地域」,暫時對臺灣甲魚實施檢疫揩施」。

「準霍亂污染」。是指沒有病例報告,卻有環境污染的狀況。這個通告的「效果」是,「大阪空港檢疫所」分別在去年11月3日、12月28日與今年1月9日,於港口查抄受霍亂菌污染的臺灣甲魚2000多公斤。

幾個月來,我國衛生單位投入大量金錢,檢疫、普查、下藥以對付甲魚池的污染問題;現在問題似乎緩和了些。一名地力衛生主管說:「恐怕還要更多錢,這些錢不能省的;想省會省出問題來。」但根據了解,由衛生署主持的「防疫專案」經費已全數用光,後援還不知道在那裏。

大家聞霍亂而色變的原因是,它不僅僅是「傳染病」,而且是會造成大量的經濟損失。

在這「雙重壓力」下,撲菌工作進行得格外艱辛。公共衛生工作者眼看炎夏將至,屆時甲魚池的霍亂菌不能及時消滅,問題就更嚴重了。

臺大微生物學研究所主任居小燕說:「尋找污染來源,才能知道怎麼辦。」到底是怎麼污染了甲魚?現在還不清楚,由於部分甲魚苗從東南亞霍亂疫區進口,因此國內專家強烈懷疑,污染來自「進口」。

一名水產養殖事家認為,甲魚業者用的飼料是港口買來的「箱仔魚」,這是船家淘汰的「下雜魚」,應該列入可疑的污染源。有些業者前往東南亞疫區旅行,偷帶甲魚苗回臺灣,使問題更加複雜。

從地方衛生單位所得到的消息十足令人擔心,部分業者對撲菌工作並不熱心,他們覺得這是「官府的事」要滅菌自己來!而且甲魚池畔經常有千百蒼蠅飛舞在腐魚堆上,這樣差的養殖環境,使清查污染源的工作難上加難。

4月起,疫情普查工作擴大到全省各類水產養殖,來自各檢疫所的最新消息是:「沒有感染」。雖然如此,天氣愈來愈熱,霍亂菌的活躍期剛才開始,控制疫情的工作一點也鬆懈不得。

偏偏天公不作美,今年全省逢十幾年來最嚴重的缺水狀況。中南部的甲魚池,到處為缺水叫苦不已。缺水使養殖池的水質起了變化,細菌生長速度驚人。

由於輸日甲魚,檢出的霍亂菌,是從甲魚皮膚上「洗」出來,甲魚的胃腸中反而沒有發現。因此各方事家都認為,霍亂源自池水污染難脫嫌疑。

一名公共衛生教授最近走訪偏遠地方。他走過南部缺水嚴重的地區,他說:「到處自來水供應不足,居民已回頭唱起井水、地下水來了。」

屏東地區養殖戶,更是一邊抽地下水供甲魚用,一面在旁挖井取水「自家喝」,這種衛生情況不好的偏遠地區,普遍回復使用地下水的狀況,恐怕是最教人擔憂的問題。

夏天就要到,怎麼辦?不但是衛生主管心中的困擾,也是大家的掛慮。

原載民國73年4月16日聯合報第3版

※ 本文轉載自《另一個公害現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