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思:現場感應】沈默的關心者不會忘記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沈思:現場感應】沈默的關心者不會忘記

建立於 1985/09/01
作者:楊憲宏

國建會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的會議,怎合發生「放水」事件呢?

石門水庫大壩邊坡上建停車場的事,在今年國建會上惹出了大風暴。3天之內,行政院、省政府以「尊重學人意見」為理由下令停建,並調查停車場興建是否對大壩安全產生影響。

國建會結束了。這件事則仍在發展。行政院已把調查任務交給經建會,此事有可能是繼翡翠水庫水源面臨污染危機案後,最值得在臺灣環境更上留名的一件大案。此兩案很巧都是在國建會中被「舉發」出來的。

翡翠水庫水源當年由於實踐家專與文化大學有意在水源保護區開發,而引發各方專家反對。但政府有關單位在反對之聲下,仍同意兩校開發計畫。由於民意代表、傳播界、學者的共同努力,今年終獲層峰注意,下令禁止兩校開發。

翡翠水源問題案最初是在民國71年的國建會上被提出來的,提案人是當時的臺灣省環境衛生實驗所所長羅美棧。沒有他「揭發」兩校開發案,翡翠水源污染恐怕毫無阻止可能。

石門水庫大單邊坡建停車場,則由經濟都水資會總工程師吳建民在今年的國建會「水資源組」討論水庫營運,舉例說明時,無意間說出來的。

當時吳建民談及國內水庫營運太重觀光,以致於破壞水質情況愈來愈惡化。他除了以烏山頭水庫「遊艇滿佈湖面」為例之外,又舉例說明,石門水庫為拓展觀光,從100萬人次觀光客增至200萬人次,石門大壩邊坡鞍部建停車揚、造亭臺,都動了大壩的壩體,停車場開發甚至暴露出此壩體灌漿……。他的話剛說完,來自美國華盛頓大學的學人朱文生立刻激動反應,他除表示無法接受水庫開放觀光的觀念外,也很直接的說,他聽了吳建民的話,「椅子差點翻過去」。他還說,假如他是石門水庫管理局局長,「除非他們槍殺我」,否則他一定不准這種可能破壞壩體的開發行動。

朱文生上了發言條,並建議政府應該調查營運單位責任。可是當天國建會結束前,朱文生又表示他的話要收回,不列入紀錄。失文生的理由是,他同意水資會主任委員須洪熙的說明,應該聽聽石門水單管理局的說法。

4天後,石門水庫管理局局長王承東到國建曾說明。歷時不到20分鐘,王承東提出簡報表示「停車場應當不會影響水庫安全,因為事前曾作詳細分析、考慮及計畫」。國建會學人則未對停車場提出任何具體詢問,只表示大壩安全問題,石門水庫管理局「應該已經考慮過」。水資派組學人當場只提出一分結論──石門水庫水庫釣魚臺與停車場之興建,請檢討壩體之可能危害,以策安全。

最先提出問題的吳建民當天則一言不發。這是令人十分錯愕的場面,這明明是「放水」!國建會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的會議,怎會發生「放水」事件呢?

他們明知道當場如果問石門水單管理局:所謂「分析、考慮、計畫」的實質內容是什麼?誰做了壩體安全報告?報告的內容是什麼?報告的可信度誰評估過?這一連串問題,都不是石門水庫管理局回答得出來的。

儘管如此,行政院、省政府還以重視學人意見為由,下令停車場暫時停工。

參加國建會的學者在事後曾對當天為何對石管局「客氣」有所解釋,包括未實地勘查石門水庫、討論時間安排得太短,對國內情況不夠了解。話語間透露出,他們並無「放水」的意思。在政府表示態度之後,他們確實也對大壩安全問題提出更熱切的關心。

實踐、文化兩校在翡翠水源開發案,在71年國建會提出後,學人意見也曾經上達行政院,卻未即時得到效果。回想此案的解決過程,再比之目前石門大壩建停車場裏,心中仍不免存著疑問:會這樣就得到圓滿解決嗎?

尤其是在停車場早已建出規模來的情況下,責任關係又極糾結不清,擔心事件會被愈擱愈久,並非全無理由。

沉默的關心者並沒有因為國建會結束而忘記石門水庫大壩、水質的安全、污染問題,也沒有人是以「看熱鬧」的心理看待這樣的事件。石門大壩建停車場案,讓我們繼續擦亮眼睛仔細看!

原載民國74年9月「大人物」雜誌

※ 本文轉載自《走過傷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