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腳之一:放單的悲歌】王永慶與他的工業污染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行腳之一:放單的悲歌】王永慶與他的工業污染

建立於 1983/09/12
作者:翁台生.王琪.楊憲宏

臺塑關係企業計畫在花連崇德興建水泥廠,一個多月來引起諸多爭議。關心環境保育的人士認為,這項建廠計畫勢將破壞太魯閣國家公園景觀。臺大地理系教授張石角與臺塑關係企業董事長王永慶為此還在報上公開陳述各自觀點。這是30多年來臺灣地區經濟發展過程中首次為環境保育產生辯論,格外其有意義。

上月10日,我們曾為此與王永慶有次簡短的對談。王永慶認為,與其費心說明未來崇德水泥廠防治污染與維護景觀的誠意,倒不如讓我們先查看臺塑現有工廠的反污染措施是否落實。

經過1個月的調查採訪後,我們昨天與王永慶長談4個小時,就訪問臺塑高雄廠、仁武廠、彰化廠、宜蘭龍德廠所發現的工業廢氣、廢水處理問題,向王永慶質疑,同時引述我們訪問環境工程專家的評估意見,作為補充說明。

王永慶認為,環境品質的講究應該是民眾生活素質的具體表現;「吃的東西可以下一級,衣服可以穿次級品,但是陽光、空氣、水一定要是先進國家的標準。」他承諾逐步在各工廠推動用經過防污處理過的排放廢水「養魚」的計畫,以監管污水處理的品質。

提到爭議最多的崇德建水泥廠計畫,他認為政府應提出一套維護太魯閣景觀的設廠標準;他確信以現代科技實力來建廠,不會破壞景觀;「如果50年,100年後,我們的子子孫孫會說王永慶在那裏設廠不對,那我們就不做!」

以下是訪問的問答摘要:

問:臺塑企業計畫在花蓮崇德建水泥廠,由於工廠作業牽涉到太魯閣自然景觀生態環境的種種問題,最近幾個月引起許多爭論。臺大地理系教授張石角兩廣撰文討論此事;中華民國自然生態保育學會,開會時也引為重點話題。面對這些反應,臺塑企業有何看法?

答:臺灣地區水泥廠由西部移往東部是必然的趨勢。政府要有一個大原則,先確立新廠的設立標準,再嚴格要求;我們如果做不到,就不做。

過去在西部地區設水泥廠,並無反污染設備的要求,現在像靜電吸塵器這類現代化技術,可以盡可能的做到無污染的地步。至於有人認為這類防污案設備投資,碰到景氣不佳或政府監管不周時會備而不用,那是政府應該堅持的原則不能放縱不管。

我們已經蒐集了日本、美國國家公園開水泥礦的資料,相信國內引進這類開採技術絕無問題。中華民國如果能成功在國家公園地區開礦而又能維護景觀,外人看來也是一大進步。

問:美國近幾年來,由於有「環境保護署」(EPA)的設立,反污染工作做得很紮實,對生態環境的照顧有比較長遠的考慮。臺塑企業1981年在美國德州休士頓設立氯乙烯單體及聚氯乙烯工廠,相信臺塑企業在面對先進國家的工廠反污染要求上已有相當的經驗,臺塑企業有什麼感想?

答:臺塑公司在休士頓廠的規模與高雄仁武廠的一個系列相當,投資總額1億2000千萬美元,其中污染防治設備投資高達1000萬美元,整個廠的技術完全是臺塑自己的,設備80%是在臺自行製作的。因此在技術方面,臺塑有信心可以達到國際標準。而美國對於公害防治非常徹底,環境保護署、州政府和地方的工業衛生當局在我們建廠期間及工廠開動前,都做過若于次檢查。

反污染的工作有利於整個生態,所以美國政府對企業的反污染投資都給予極大優惠。像發行公債,其利息僅為「基本利率」的65%,持有此種公債可免繳利息所得稅,因此民眾樂於購買。

政府在鼓勵廠商投資反污染設備.應可考慮引進這種具體的作法。

問:我們都知道在工廠毒物管制、化生物排放標準上,臺灣地區所設定的指數很難與美國環境保護署的水準相比,這種相差有時高達幾10倍。臺塑企業在美設廠,已證明臺塑的反污染能力能夠符合美國本土的要求,臺塑的美國經驗是不是有可能轉移到臺灣?.

答:臺灣這麼小的地方,住了1800多萬人,有關公害防治要求勢必愈來愈嚴。我們吃的可以下一級,可以穿次級的衣服,但是對陽光、空氣、水的品質要求應參考先進國家的標準。

如果引進美國泥PA訂定污染防治標準,臺塑企業達到這個要求並無問題;國內企業家應該對環境問題有深一層認識,政府也要引導我們改進,大家的生活環境品質才能提升。

問:「有污染的工廠效能就差,沒污染的工廠就好。」在臺塑企業集團中,有沒有實例?

答:彰化的嫘縈廠資本投資都已折舊完畢,龍德廠卻要負擔折舊,可是龍德廠的總生產成本僅比彰化廠高6%。彰化廠目前月產嫘縈棉5400公噸,龍德廠產量為1800公噸。生產經濟規模不如彰化廠,待龍德廠第二條生產線開始營運,其平均成本可與彰化相當。這說明沒有污染的工廠成本反而低。

另外,彰化廠的原液是有污染性的,過去我們不知道,直接將它排出,現在用來燃燒,可發電及供應工廠蒸氣,每月可獲得純利600萬元。也說明工廠的效能與污染防治並不相悖,甚至是正相關的。

問:這次從南到北,我們一共看了臺塑四個潛在污染問題較複雜的工廠,大致的印象是在控制污染方面的成效並不很一致。在排廢水方面,以生化需氧量(BOD)與酸鹼度為指標看,仁武與龍德廠能符合國家標準,高雄尚可。彰化臺灣化纖在大肚溪的出水口,廢水BOD則高達400ppm,酸鹼度4.0至4.5,與臺灣省工礦放流水標準所規定的BOD 100ppm及酸鹼度5至10還有距離。各廠之間有不同的反污染水準,臺塑怎樣解釋?

答:彰化廠已有20年高齡,當初並不瞭解污染的嚴重性;高雄廠也是相同情況。後來建龍德廠和仁武廠就不同了,我們採用新技術、新方法,使污染防治達到國家標準。其實對於老廠我們也一再投資,逐步改良,期望達到國家標準。

問:在參觀過4家工廠後,我們曾請教過臺大環工所於幼華教授有關污染物排放「國家標準」的意義。他提醒「國家標準」有時是與一個國家的經濟能力有關,而未必與維持生態環境、生活空間品質有直接的牽結。這使我們想起在彰化廠所遇到的一個情況:彰化廠煙囪所排出的惡臭物質硫化量平均濃度是0.08ppm,遠低於排放標準0.2。即使如此,彰化人走過臺灣化纖時鼻予仍能感受到硫化氫的臭氣。彰化廠的負責人說,硫化氫的排放濃度要低到0.025ppm才聞不到。與彰化廠一樣有排放硫化氫問題的龍德廠,硫化氫濃度是0.0167ppm。果然我們參觀時並未聞到臭氣。在老百姓光憑鼻予的感覺判斷下,僅僅「符合國家標準」有時並沒有實質意義。

答:防治公害就是所做所為不能妨礙其他人。彰化廠硫化氫的濃度再下降3倍,就可以讓老百姓的鼻子聞不到,當然應該做。國家標準本來就該與老百姓的鼻子配合。

問:臺塑企業在反污染上的決心,其實應該透過更具說服力的作法,來讓民眾瞭解。以廢水為例,各工廠若只能很傳統的公布工廠廢水中的BOD酸鹼度,與其他污染物含量是如何的「符合國家標準」,事實上,對民眾並不具太大意義。日本大塚製藥廠在向老百姓說明他們的反污染誠意時,選擇用他們工廠排放的廢水來養日本錦鯉。從廢水可以養活魚群,讓人瞭解廢水已經處理,臺塑企業可能引入這樣的觀念與作法嗎?

答:臺塑企業是應該告訴大家,讓大家瞭解,養魚,我們可以做!

問:各工廠目前的污染防治能力水準不一,這個「養魚計畫」將從那些廠先開始?

答:這個我們會做先期企劃作業。我看養魚,就所有工廠都一起來養好了。

問:彰化廠多年來所造成的污染,或多或少觸動了一些人後悔20年前讓臺化,彰化設廠的念頭,今後臺塑當然可以透過各種積極反污染工作改變污染者形象;崇德水泥廠將來或許也有彰化廠類似的困擾,臺塑將如何面對花蓮人現在歡迎臺塑若干年後,因有污染問題而後悔的可能情況?

答:最近彰化縣長黃石城來談爭取未來大汽車廠在彰化設廠問題,跟我提到大筆目前已開發的工業用地;如果臺灣化纖選上這些較偏離市區的地段設廠,就可能有目前困擾的問題存在;問題是當年廠址四周都是水田,根本沒料到現在人密集的情形;那時候也沒有顧慮到防治污染的問題。

現在的情況大不相同。內政部營建署長張隆盛前不久找我談崇德設廠的問題我說只要主管官署訂出設廠標準,我們做不到,就不做。如果50年、100年後我們子子孫孫會認為王永慶設廠不對,我們就不做。

問:王先生投身企業多年,經歷臺灣工業起飛的整個過程,對污染問題頗有接觸。面對像我們這樣報導反污染、公害,生態環境的記者時,以一名企業家的場,你有什麼建議?

答:我認為你們應該盡量寫,這個社會只要不是違法的事,都可以做。當然報導說到我,我會生氣,但是我會進步。臺灣地區小小地方,不久之後就會住上2000萬人。污染嚴重的話,將來怎麼生存?我認為企業家應有這種認識。

翁台生.王琪.楊憲宏合寫原載民國72年9月12日聯合報3版

※ 本文轉載自《受傷的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