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 Page 226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副刊

2001-07-22 13:23
若干年前,去澳門旅遊,既然到了這個殖民地賭城,不賭一手,好像對不起自己,過去經驗卻是每賭必輸,妻子說:「賭可以,只許贏,不許輸。」後來她又說要輸的話,頂多不能超過五百港元,交涉了半天,才爭到六百元,我的朋友說我太小氣,他的底價是三千港元。 ...
2001-07-22 11:17
綜合以上古籍所載的訊息,我們得知:荷和蓮最早是分別指稱植物的不同部位,不過日久之後,便形混淆了,現在以「荷」跟「蓮」稱呼整個植株,已成現代約定俗成的習慣了。 總之:人類欣賞荷花、利用荷花、甚至栽植荷花,在歷史上行之久遠,且隨著當時人們的...
2001-07-22 10:10
...向南延伸仍是一片寧靜的沙灘             浸在灰暗而又讓人心安的夜色裡... 週日去汶水管理處領到雪霸國家公園最新的四本書 也看到"發現雪霸"和"寬尾鳳蝶"兩部生態影片的首...
2001-07-15 11:59
然而古人的「荷」與「蓮」則是指其不同的部位,東漢鄭玄的《毛詩鄭箋》:「芙蕖之莖曰荷。」意思是說芙蕖的莖稱作荷,明朝毛晉注解的《陸氏詩疏廣要》:「荷以何(ㄏㄜˋ)物為義,故通于負荷之字。」認為荷有負荷的意思,可以把葉支撐起來。明朝李時珍在他的...
2001-07-15 11:55
每一個清晨總是在小翼鶇的鳴唱之中揭開序幕, 接著的是冠羽畫眉、山紅頭和棕面鶯此起彼落的呼喚。 你拉開了菇寮的大門,讓陽光射進來,並為我們生火煮咖啡。 我們睡眼惺忪地從睡袋裡探半個身坐起, 這時,就會有一對火冠戴菊在門前的枝頭...
2001-07-11 10:25
「由這一類動物(人)去哀悼另一類動物,是太陽底下的一件新事。在歐洲的古石器時代,殺死最後一隻史前巨象的原始人類,想到的祇是要肉排。殺死最後一隻鴿子的獵人,想到的祇是他的槍法。一棒打死最後一隻海雀的水手,根本不為什麼。...我們喪失鴿子,便已...
2001-07-08 17:12
「江南可採蓮,蓮葉荷田田!魚戲蓮葉間:魚戲蓮葉東,魚戲蓮葉西,魚戲蓮葉南,魚戲蓮葉北。」 讀到這首家喻戶曉的民歌之際,不禁為炎炎夏日帶來一股清涼襲人,無憂自在的感覺,其實我們在台南白河、官田及台北植物園的蓮池間,也不難看見類似的景緻。即...
2001-07-08 17:08
中海拔的原始森林是我深邃又美麗的夢境。 許久以來,我也一直將鎮西堡的檜木林與大霸北稜的森林劃上等號。 你們帶著我走近這片泰雅爾族居民捍衛的森林,細細地解讀這片永久樣區的土地。 在清明的春雨來臨之前,我隨著你們的腳步來到鎮西堡。 ...
2001-07-05 16:12
那是一個初秋的清晨,我們在天未明的時候被旅館的服務人員叫醒,北太平洋的秋天海面已經有了些微的寒意,在睡眼惺忪的迷濛下,大夥迷迷糊糊地登上一艘大漁船,準備到不遠處的海上看鯨魚。 鯨魚,是地球上最神秘也最引人入勝的族類之一。在漁船上的解說人...
2001-07-01 13:00
今夜,新竹雨後的天空分外清明, 你們是否也像我數著天蠍座的每一顆星星呢? 一刻鐘前,剛從交大匆匆錄完音出來, 乾淨的天空將上弦月襯托得特別地亮。 以前不管再忙,總是能夠在25日之前錄完的。 現在,忙碌也變成我既沒有時間自...

頁面

訂閱 RSS - 副刊 訂閱 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