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投土石流災區及集水區觀後感 (2-1)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南投土石流災區及集水區觀後感 (2-1)

2001年12月26日
作者:鄭廷斌

第二度來到南投勘查東埔蚋溪中上游,以了解土石流發生的原因及其影響。會合中興水保系鄭教授的助理林先生後,一行人驅車前往鹿谷鄉東埔蚋溪的中上游─北勢溪勘查。

經過滿目瘡痍的木屐寮及水底寮,循著山路走走停停來到東埔蚋溪鹿仔坑附近,沿途不時可見溪旁兩岸有崩塌地,特別是在直接面對溪水衝擊的攻擊坡。

在一處溪旁崩塌地,見有怪手及工程人員正在修建蛇籠以保護不遠處正被侵蝕地基的民宅,但上方不遠處依然有一大片裸露的新崩塌地,若豪雨來臨勢必又會造成崩塌落石,掩埋新建的工事,為了一兩戶人家做這種浪費錢的無效工程是否有其必要值得深思。危險及潛在危險區本來就不應該住人或開墾,政府應是禁止或遷離民眾在危險區定居,教導民眾避災避難,而非本末倒置地做這些事。

在鹿仔坑的延平橋下可清楚的見到溪水沖刷掉表層的砂土,並進一步在底層的硬岩層造成光滑的蝕溝,而另一岸河階地的底層也被嚴重沖刷造成巨大石塊裸露,河階上的田地也因此不見了一半。

土石流撞不醒人定勝天?

我們總算知道為何下游會有如此多巨石,鹿谷鄉表層的土壤下盡皆為巨大的石頭,巨石隨著滾滾洪水被帶往下游的各處,巨大的體積加上水的能量是無堅不摧的,所有的人類工程建築遇上如此巨石就像是保齡球瓶一樣被撞得東倒西歪。

真希望過去迷信的人定勝天、工程萬能,能因此被撞醒。在延平橋上適逢媽祖遶境出巡,只希望媽祖除了保佑我們風調雨順國泰民安外,更能喚醒她的子民對環境多盡一份心力。

來到去年才剛完工的鹿仔坑橋,但是卻因河岸右側的土坡被沖刷,河水直衝導致路基被掏空。林棕元解釋說因橋上游不遠處左岸的土丘阻擋了水的流向,致使溪水衝向右岸形成攻擊坡,而掏空路基。我的疑惑是當初興建橋樑時是否有考慮到水文水流等問題,工程、水土保持、環保等各個單位應統合做整體的規劃才不致有顧此失彼之憾。

南投真是檳榔樹的大本營,大部分的山坡地,原生植物均已消失改種檳榔樹或茶葉等淺根植物。

雖說並非所有的檳榔樹種植地均有崩塌,但其所增加的逕流量對位於其下方的植物及土壤亦造成一定的衝擊,檳榔種植地的土壤也將因此而增加受日曬雨淋的機會,將導致土壤貧脊並喪失水土保持的功能,並因此而流失大量的土壤。大自然的環境生態體系均是環環相扣,牽一髮而動全身,人類在其中的活動不可不慎。

經竹林村往產業道路上去,一旁的溪溝亦是完全喪失天然植物及泥土吸收調節作用的水泥化工程,雖每隔約二、三十公尺就興建一個攔砂壩,但是溪溝兩岸的水泥塊還是處處被沖毀,管線外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