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俁病-他們要重蹈覆徹幾次呢?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水俁病-他們要重蹈覆徹幾次呢?

2000年08月29日
作者:艾琳達(台灣綠黨國際事務部)

我過去一個月拜訪了日本及中國。從日本東京七月20日展開的水俁病相片展覽會才知道一件足以讓我再次激動的事實,在1970、80年代台灣塑膠業及經濟部埋下了嚴重神經性疾病的種子,在日本經過長期確認致命的因素是汞中毒。這裡是艾琳達為台灣環保報導。

七月八日六位來自台灣的環保人士前往日本參加為期數天的反核亞洲論壇。之後,我問何處可找到在1960年代爆發,因汞中毒而聲名大噪的水俁病相關資料。我們知道自去年台灣的塑膠業工廠就埋藏了13萬噸含汞廢棄物,現在有可能滲入地下水。而我得知第二個汞中毒地區,就在我們的核能廠不遠處至日本北海岸。

我說服台灣環保聯盟的潘漢疆先生隨我一起前往,在新潟附近見到波多野先生,新潟是日本第二大河阿賀野川河口主要的港口。波多野先生是一位以木匠為職業、相當健談的中年人,他貢獻他花費三年的光陰製作一部影片,以親切的口吻描述嚴重的水俁病活生生的例子及事實。
他帶領我們沿著渠道上頭的路往上游走。河流似乎跟淡水河一樣寬。稻田向水平面延伸,整齊無以數計綠油油的一片,先端尚未結稻穀。潘先生大聲地說這般景象好像回到他台南的家鄉。少許優雅的鄉村房舍畫破了這片綠油油廣闊的區域。波多野先生伸手比了比,說這就是他影片中的一位長者生前所住的地方。但在哪呢﹖我想著,是毒害的源頭嗎﹖那裡的工廠有一英哩遠嗎﹖不,這家塑膠工廠有30公里之遠,從河口算起,事實上是65公里遠。魚類從河流而來的食物累積了汞,就像建水壩一樣,會捉住上游的沉澱物。有些受傷,而有些死亡。

波多野先生的叔叔,關先生就是其中一位得過此病而倖存下來,將近有30年之久。無法將汞從身上去除,輕微的徵兆就足以產生嚴重的病症。但他從沒有因為這些典型的症狀如:部分失明、劇烈的痙攀、失去平衡及耳聾…等,嚴重到可以領賠償金的地步。現在84的高齡,身材雖小但顯得相當愉快,寬闊的胸部及光滑的面孔,偏好計數的他宣稱有90個女人曾向他求婚能與他共枕一生,並唱著傳統歌謠。

他曾是一名工人,在4人的團體中他是負責鋪屋頂的瓦片。他們每天在一起吃飯,特別是烤魚。1965年他們都得病了,不出幾個月他2位工作夥伴相繼死去。而這家工廠好像在1964年就關閉了,在當時也將特別是具揮發性的催化劑-5噸的甲基汞,傾倒在河流中。因此確認出有2000人患病,273人死亡。關先生倖免於此並得享天年,但是他的手因為抖得很厲害,所以寫字對他而言不是件易事,而他的身體有這項疾病奇怪的特徵,若是輕壓他的皮膚則會留下清楚的印痕,好一段時間後才會回復。

台灣為1970年代傾倒水銀事件還有什麼藉口呢?

台灣台北國際社區廣播電台
台灣環保 #36 2000年8月14日星期一早晨
曾秋莉譯,張正慈審校
中英對照原文:http://news.ngo.org.tw/reviewer/linda/re-linda00082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