嚐一口新鮮的世界和平 國際蔬食教父推廣有機素食新生活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嚐一口新鮮的世界和平 國際蔬食教父推廣有機素食新生活

2020年03月15日
轉載自食力foodNEXT;文:黃敬翔

台灣人對於素食主義(Vegetarianism)肯定不陌生,類型從鍋邊素、奶蛋素、五辛素、全素都有。近年來,西方世界也有越來越多人加入到素食行列中,但他們與東方多因宗教緣故吃素不同,而是以友善動物、環境作為出發點,發展出了純素主義(Vegan)。

其中,被喻為「國際蔬食教父」的純素主義倡導者與革命家威爾・塔托博士(Dr. Will Tuttle),早在2005年就出版了被譽為「素食理論聖經」的《和平飲食(The World Peace Diet)》一書,並每年到世界各國演講,致力於推廣純素主義到全世界。究竟純素主義在說些什麼?為什麼它在全世界都開始逐漸受到重視?

《和平飲食》作者威爾・塔托與其夫人梅德琳致力於推廣「純素主義」,他們將此飲食方式視為「和平飲食」,認為可以為世界、國家、家庭乃至於個人帶來和平。

以對畜牧業的觀察,找出「純素」是對動物、環境更好的作法

「純素主義不只是一種生活方式,我更主要強調的核心理念是『愛與關心』。」威爾・塔托說,純素不只是不吃肉,而是更進一步強調對於動物、乃至於所有生命的關心。因此,純素者還要盡可能排除對動物的剝削與虐待,絕不吃肉、奶製品、蛋、蜂蜜、燕窩等動物性產品,也拒絕購買皮革、羊毛或去動物園等涉及動物買賣或造成動物痛苦的產品與地方。

威爾・塔托早在撰寫《和平飲食》以前,就清楚了解到畜牧業,尤其是肉、蛋、奶的生產對於經濟動物們帶來的痛苦。此外,也有許多研究指出畜牧業是引起全球暖化的的元兇之一。「全球有一半,甚至更多的農作物都用在養活動物以換取肉這件事,我們在用非常沒有效率的方式,來獲取食物,只為了滿足我們的口腹之慾。」他說,若所有農作物都給人類食用,將可餵飽至少2倍以上的人。

但畜牧業對環境造成的危害,並非威爾・塔托積極推廣純素的唯一原因,他看見了「吃肉」這件事背後帶來的更深層影響。

慈心基金會輔導的西寶農場農友與威爾・塔托分享,如何在轉作有機的過程中學習與其他動物和諧共存。圖片來源:里仁

純素不只是飲食方式,更可能醞釀起「慈悲革命」

「《和平飲食》這本書主要是探討畜牧業帶來的影響,不只是環境、生態方面,更深層地去探討其對人類心靈、社會的影響。」威爾・塔托認為,純素不只是飲食或生活方式,更是一種由心而發的「慈悲革命」。

「我們從出生就被教育吃肉這件事,讓我們從小就習慣掠奪,成為一個掠奪者。」威爾・塔托說,日常的飲食中就存在暴力,潛移默化讓世界變得充滿紛爭。而停止吃肉、使用動物製品的純素主義,可以讓人們有意識的去對抗、醞釀起一股「慈悲革命」。

威爾・塔托夫婦認為,台灣的有機通路蔬果選擇繁多,更可能是全球最大的有機蔬果通路。圖片來源:里仁

威爾・塔托:台灣具備將素食從小眾變為大眾市場的潛力

長年在世界各地推廣純素的威爾・塔托表示,推廣純素最大的難題在於人們對此感到害怕。「成為純素最大的難題不是飲食,而是別人的觀點。」他說,成為純素者在社交上難免會遇到諸多不變,因此建議要展開純素飲食前,需要找到一個願意支持自己的社群,否則很容易就放棄。

「支持素食的社群,在台灣其實不少。」威爾・塔托說到,他受里仁公司及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邀請來到台灣,實地走訪後,對於台灣有機農業的發展及素食生活圈的建立印象深刻。他分享到,台灣成功之處在於融匯了教育、有機農業、公共政策,以及人們對於自身健康的重視,讓素食環境可以多元化發展。

「無論是素食或純素,目前在世界各地來說都只算是小眾市場而已。」但威爾・塔托認為,台灣若好好推廣下去,有可能會率先成為世界上第一個從小眾成為大眾市場的國家,屆時就可以成為他國效仿、實踐所謂「和平飲食」的典範。

認同人造肉是轉向純素過渡期的好選擇

近年來,世界各國都興起了「人造肉」的風潮。無論是基於植物的「植物肉」或者從實驗室培養而成的「培養肉」都強調,製作過程中沒有動物受到傷害,並對環境永續發展起到積極作用。對於這些產品,威爾・塔托是怎麼看待的呢?

雖然人造肉宣稱的理念與塔托所推廣聽起來一致,但威爾・塔托表示,自己與妻子梅德琳都不會吃相關產品。不過他仍然肯定人造肉或者高度仿真肉的素食品,提供了無法立即轉換成純素飲食的人們,在過渡期也可以有良好的替代方案作為選擇。

但是威爾・塔托也強調,純素應該要與「有機」綁在一起,因為有機才是對環境最好的耕種方式,才能真正在飲食中實踐對於環境生態的重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