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燃煤發電更便宜?「綠能價廉」時代來臨 | 環境資訊中心

比燃煤發電更便宜?「綠能價廉」時代來臨

2020年07月31日
文:李倫(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專員)
今、明兩年內,太陽能和陸域風電很有可能大量取代燃煤,因為兩者成本將低於現有燃煤電廠的邊際成本。

國際再生能源總署出版的2019年再生能源發電成本報告。圖片來源:IRENA

Covid-19讓全球投資大洗牌,再生能源發展多少也受到影響,但許多國際智庫認為,現在反而是大筆投資綠能的好時機!

國際再生能源總署(IRENA)不久前發布再生能源發電成本報告,指出綠能成本超乎我們想像地快速下跌,甚至足以跟燃煤發電相匹敵。這時如果有望成為各國振興經濟的骨幹之一,不僅能讓未來更低碳,還能增加就業機會,一舉兩得。

再生能源直直落 近逼燃煤底價

翻開報告瞧瞧綠能成本下滑的原因,大致上可歸功於技術進步成熟、經濟規模擴大、具競爭力的產業鏈,以及開發商的經驗累積。但綠能的跌幅究竟能有多驚人?

根據電力均化成本(Levelized Cost of Electricity, LCOE)資料,2019年公用事業太陽能成本就降低了82%,足以用「暴跌」二字來形容,成本更是來到0.068美元/一度電,直逼最便宜的化石燃料成本。再來,位居第二的是聚光式太陽能(CSP),降幅大約47,成本僅0.182美元/一度電。

緊追在後的還有陸域風電(成本0.053美元/一度電、降幅39%),以及離岸風電(成本0.115美元/kWh、降幅29%)。促成降幅的因素包含裝置及維運成本下降,以及增大輪轂高度(hub height)、掃風面積(swept blade areas)、渦輪機尺寸等,這些都能進一步擴大風能的容量因子(Capacity factor)(平均發電量除以裝置容量)。

反觀水力、地熱及生質能,成本就稍微浮動了一些。但儘管如此,水力發電仍非常具有競爭力,因為2019年有近9成增建啟用的裝置容量,其成本仍低於最便宜的新建燃煤發電廠。而容量因子比較高的地熱發電(通常在60%到90%以上),成本約為0.073美元/一度電;生質能的部分,成本則落在0.066美元/一度電,當然如果能夠獲得「在地」原料(例如:農林業產生的副產品),成本會再更低些。

2010-2019年全球公用事業級再生能源的發電成本(灰底為燃煤成本區間)。圖片來源:IRENA

「疫情」見真情 綠能逆勢抬頭

目前綠能這股勁勢來看,IRENA預估今、明兩年內,太陽能和陸域風電很有可能大量取代燃煤,因為兩者成本將低於現有燃煤電廠的邊際成本。報告還另外估算,若能成功替換5億瓩(500GW)效能不佳的燃煤電廠,除了可削減18億碳排放量(約去年5%全球總排),也能帶來9400億美元經濟成長,效益非常可觀。

另外值得一提的還有這次綠能在疫情中的表現。由於化石燃料需求因停工而大減,綠能反而補上來,充分展現其抗疫的韌性,使醫院能夠提供護理、食物和其他必需品,並維持居家工作學習、線上社交需求。

除此之外,綠能還有助於減少空氣污染。根據哈佛大學研究,空氣污染每增加1μg/m3,將加重Covid-19死亡率高達8%!目前,全球已有200多個醫療組織,簽署致G20領袖及其首席醫學顧問的公開信,呼籲各國應同時考量空氣品質和氣候問題,確保公共衛生和環境問題納入綠色振興方案中。

太陽能及風力發電成本,預估將於2021年低於燃煤發電。圖片來源:IRE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