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的,家——南鐵強徵之後 | 環境資訊中心

經過的,家——南鐵強徵之後

2020年11月01日
文:黃裕文

日後車廂的乘客會進入一幕緩緩步下迴旋梯的夢
新娘扶著櫸木扶手,被新郎的手扶著
從母親的手裡,接過一個家

日後地下軌的列車會忽然載滿整車廂漂浮的家具
吊燈上面漂著書櫃,針線盒上面漂著冰箱
在信箱上面蓋著被子,睡著一個家

經過家,而成為屋主
經過家,而成為透天厝遮蔽的樓頂
經過家,而成為被敲掉的磚

經過家,而寫日記在房間角落讓怪手翻閱
經過家,而從炒菜鍋爆一屋子香等政策轉彎
經過家,而整戶被搬到警方人牆的對面

日後離家的人會進入一座幸福商城
在架上物色幸福,在架上被幸福物色
再回去那一棟被另一個新興計畫物色的房子

日後有家的人會回到一紙鎖上家門的告示
上面載明你的不在場,上面載明你的被安置
你撕不下它也攔不住腳下的土地重新流浪


南鐵東移一案中,正在被拆除的房屋。圖片來源:漂浪島嶼

作者

黃裕文

常常翻過身去,落地時已站成一棵樹
但世界總是太快,接不住
慢慢長的葉子,慢慢掉的花

打狗人,秋天生。高雄市福山國中教師、地球公民基金會義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