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還在污染淡水河? 揭秘三大污染源 | 環境資訊中心

誰,還在污染淡水河? 揭秘三大污染源

2021為淡水河做一件事調查報導 #1

2021年07月08日
轉載自CSR@天下;文:黃昭勇;數位專輯:高偉倫、陳亭妤
2020年,淡水河流域嚴重污染河段比例上升到近6%,原本已經降到3%的河水水質為何惡化,寫下5年最糟紀錄?家庭污水、工業廢水、河川垃圾山,這3大污染源未完全清除,在降雨減少、河川水量不足,污染源「無法被稀釋」下,水質表現不進反退。但北台灣的母親河乾淨與否,難道也只能「看天吃飯」?

一夜的細雨,沒能帶走長年的污染。左側的髒污黑水,與右側的泥漿濁流,會合後前去。


潭底溝與塔寮坑溪匯流錊。黃昭勇攝

這裡是新北市塔寮坑溪與潭底溝的匯流處,距離捷運輔仁大學站不到700公尺,從明亮、高度現代化的捷運站往後港一路走去,市集、工廠、污水廠,每一、兩百公尺街景就會轉換一次。

塔寮坑溪與潭底溝的污濁黑水合流後,會流向哪兒?

淡水河。


潭底溝的水中,布滿布袋蓮銅錢草垃圾。黃昭勇攝

長年在新北市推廣環境教育的新莊社大老師謝堂樹指出,幾個月前,新北環保局還來量測過水質,潭底溝的水仍驗出超標的銅與鋅。他說,「這些是電鍍廠、紡織廠等的廢污水流入河水才會有的重金屬。」

緊挨著塔寮坑溪的福營路與鄰近潭底溝的成功街,以及貫穿新莊的舊省道中正路,是「台北縣」時代經濟發展的縮影,鐵皮屋工廠林立,許多是金屬處理或是小型電鍍工廠,由於不在工業區內,污水管線建置不完整,污水如何排放資訊不清,是目前環保單位查緝上難度相對高的區域。


潭底溝光明路一旁,鐵皮工廠林立。黃昭勇攝

淡水河流域:一個老天爺不會忘記澆水的地方

這一天,是2021年3月24日,也是台灣遭逢50多年來大旱期間,北部難得地下起濛濛細雨。謝堂樹穿雨衣、騎機車帶著「CSR@天下」的記者與新莊社大生態專員呂理琪,從輔大捷運站為起點,沿著塔寮坑溪、潭底溝、西盛溝⋯⋯,仍四處可見污染的淡水河水域河川、溝渠探查。

剛剛加入新莊社大的呂理琪,騎著租來的電動機車,緊緊跟著謝堂樹在巷弄、堤防道路認識水文環境。呂理琪只穿著防潑水外套,對眼前所見難以置信,「沒想到距離輔大這麼近就有這許多河道,還被破壞得如此嚴重。」

「這裡是老天爺不會忘記澆水的地方,」謝堂樹指出,「整個台灣西部水資源最豐沛的地區,卻也是人口稠密、工廠林立,污染始終難以絕跡的流域」。謝堂樹在新莊社大、河川巡守隊擔任講師、守護水體近20年,他無奈指出,「一整年下來,還是可以看到河川的水時而暗黑、鏽綠,甚至被染成粉紅色。」

的確,光是從環保署在淡水河流域的38個河川水質監測站數據分析,2020年淡水河流域內的嚴重污染河段(河川污染指數RPI數值超過6)長18.6公里、比例為5.7%,是2015年以來最糟的一年。根據監測資料,2015年淡水河流域嚴重污染河段長22公里、比例為6.8%。

 

今年3月,有六個測站被測出嚴重污染(RPI>6)。資料來源:環保署。資料整理:黃昭勇。資料地圖設計:2021淡水河數位專輯/高偉倫、陳亭妤。

行政院環保署水質保護處處長吳盛忠說明,以污染源來看,淡水河流域的總污染並沒明顯增加,但2020年受到氣候變遷影響,流域總降雨量減少,總污染不變但河川因水量減少、自我淨化功能下降,導致RPI測值變差。

以台北雨量站測得的雨量來說,2020年總降雨量為1702毫米(mm),較2019年的2370mm減少了28%,豐水期的雨量更比2019年少了37%。

新海大橋大漢溪,淡水河污染的最後決戰地

缺水、限水與否要看老天爺眼色,水清、水濁,也只能聽天由命?

「CSR@天下」2020年呼籲北北基桃近800萬水系公民一起「為淡水河做一件事」,起草《淡水河公約》,邀請流域企業/組織為消滅剩餘的3%嚴重污染河段努力。

倡議擴大綠色採購、嚴管供應商廢污水排放的《淡水河公約》在2020年獲得190家企業/組織響應,流域內的新北市長侯友宜更於一年後、2021年3月10日提出新北河川治理2030願景,要讓淡水河流域的嚴重污染河段在2022年降回3%的水準,2030年更要在不論降雨量多寡、不受氣候變遷影響下,不再有嚴重污染。

侯友宜的淡水河治理願景,要怎麼做到?


新北市長侯友宜向天下雜誌CSR頻道承諾,要在2030年前,將淡水河流域的嚴重污染歸零。圖片來源:新北市政府

攤開淡水河流域的污染地圖,每個月量測一次水質狀況的38個測站,在2020年共測得39次嚴重污染;嚴重污染熱區包括新海大橋、有10個月測得嚴重污染,忠孝橋9次、浮洲橋7次。其中,新海大橋與浮洲橋測站都位處大漢溪,忠孝橋測站則在大漢溪與新店溪回流後的淡水河本流。


資料來源:環保署。資料整理:黃昭勇。資料地圖設計:2021淡水河數位專輯/高偉倫、陳亭妤。

勘察完河道,一行人濕噠噠地回到輔大旁的便利商店,謝堂樹說,塔寮坑溪與潭底溝的匯流處與新海大橋測站距離約3.5公里,新海大橋測站曾是全國河川水質測站驗出含銅比例最高的地方,沿岸的家庭污水、工廠廢水、偷排的暗管還有桃園龜山區因為水土保持不佳的泥水沖刷,都是這裡水質變差的原因。

問題不止於此。

主管淡水河流域治理的水利署第十河川局局長曾鈞敏坦言,依據環保署水質監測資料顯示,淡水河流域唯一呈現嚴重污染的河段,是大漢溪新海橋與淡水河本流忠孝橋之間的河段,最主要的污染就是塔寮坑溪。她回顧2017年新北市針對流域內的70家業者加強查緝,有45家遭告發處分,違法業者包括電鍍、電路板、金屬表面、屠宰、畜牧、食品與化工業等,合計罰了2000多萬元。


塔寮坑溪。黃昭勇攝

這些仍在「產出」的污染源,與已經存在的污染源,不斷影響著淡水河流域的水質。要讓淡水河流域脫離嚴重污染,就得阻斷新的污染產出。

決戰點,就要從新海大橋測站開始。

重大污染源之一:大漢溪下游未接管的家庭污水

新海大橋上游約4.5公里的浮洲橋測站,是另一個嚴重污染熱區,也是新北市與環保署大力整頓的重點河段。


資料來源:環保署。資料整理:黃昭勇。資料地圖設計:2021淡水河數位專輯/高偉倫、陳亭妤。

鄰近大漢溪浮洲橋測站的板橋湳雅夜市,生活污水、廚餘回收站污水,過往排入湳仔溝後,帶著污染的河水再於湳仔溝抽水站匯入大漢溪。

「這一帶的家庭污水下水道接管率仍低,生活污水未經處理就直接入河,對河川水質的影響很大,」新北市政府水利局長宋德仁指出,「水利局與新北環保局等跨局處合作,找出湳仔溝的固定污染源,要真正解決十年的沈痾。」

生活污水未經處理就流入河川,與家庭污水接管率息息相關。統計到2021年2月,設籍人口逾400萬的新北市,污水下水道接管近108萬戶、接管率逾67%,但鄰近浮洲橋、新海大橋測站的行政區中,樹林、土城、三峽接管率都不到40%,人口稠密的新莊、板橋接管率約77%,而鶯歌僅有約12%、泰山更只有約3%。

如果以每戶平均人口數3人計算,這些行政區家庭戶數約56萬,扣除已經接管的39萬餘戶,還有近17萬戶尚未接管。吳盛忠說,大漢溪下游集水區的家庭污水接管率仍低,對河川水質的影響很大。

以3月份最新資料為例,污染最嚴重的河段仍是大漢溪,新海大橋的RPI高達8.25、浮洲橋6.75,更下游與新店溪匯流後的忠孝大橋測站為7.25、重陽大橋測站為6.5。

由於今年來降雨量更少,而生活污水等污染源並未減少,導致河川水質不佳。宋德仁指出,除了加速家庭污水接管,新北市透過污水截流,在生活污水進入河川前,從地面的排水截流導入污水處理廠或是加以現地處理,淨化水質。

夜市旁的湳仔溝曾經又髒又臭

此外,「現在的大觀橋以前有個津渡碼頭,水利署協助打造成景觀橋,以前船隻可以沿著大漢溪直接開到這裡,」宋德仁說,「這一段河岸也因為海水漲潮時會將髒污沖回來,讓水質變差,竣清的要件之一,就是要讓大漢溪的水不再倒灌回湳仔溝。」

從津渡碼頭沿著湳仔溝往大漢溪走,污水截流、生態池等淨化水質的設施不斷增加設置。宋德仁帶著日常巡河時的棒球帽、站在亞東橋旁指著污水截流設施說,污水截流設施必須要有足夠的截流能量,才不會讓未經處理的污水直接流入河。

宋德仁解釋,過去湳仔溝被當地居民稱為「臭水溝」、「黑龍江」,除了家庭污水管接管率低,鄰近的湳雅夜市、湳興公有市場等的油脂廢水未經處理,最大原因就是截流管量能不足。他說,為了找出這些固定污染源,水利局同仁要鑽進下水道測流速、檢查管線狀況,還安裝了監視器監看水流,終於發現有20處水路,即使在沒有下雨的晴天也出現溢流現象。


疫情前湳雅夜市人潮滿滿。圖片來源:新北市觀光局

「過去近十年河川疏濬、整治過後沒多久就又會出現異味,但現在透過局部、細部探勘污染源,終於可以對症下藥,」宋德仁表示,除了加高截流堰、增設污水馬達,還就地設置湳仔礫間廠,用生物淨化方式處理這些生活污水,淨化過的水再排放回到湳仔溝,增加河川的水量,不僅消除了異味,更恢復生態,「最近經常可以看到翠鳥、台灣原生種八哥出現,水中生態也愈來愈豐富了。」


新北市政府水利局長宋德仁,探視湳仔溝生態復原與人工礫間。黃昭勇攝

重大污染源之二:無良企業的工業廢水

生活污水外,對河川水質影響更大的是工業廢水。

2019年7月8日晚間,新北市三重區中正北路193巷驚傳路面下陷,崩塌出約3米寬、2至3米深的天坑,經新北水利局調查疑為電鍍廢水腐蝕排水管線所致,經新北地檢署啟動檢、警、環機制,邀集環保署北區督察大隊、保七總隊刑警大隊、新北市環保局及水利局組成專案小組執行蒐證,環保署北區大隊更商請查緝彰化電鍍廢水最有經驗的中區環境督察大隊率員北上指導,才於2020年3月成功查獲6家電鍍業者偷排含氰化物、鉻、鎳及銅等有害健康物質的電鍍廢水。


資料來源/環保署。資料整理/黃昭勇。資料地圖設計:2021淡水河數位專輯/高偉倫、陳亭妤。

這類廠商偷排廢水甚至偷埋暗管時有所聞,但卻難以查緝。主要是當地排水屬於密閉系統,且業者為躲避查緝,會在工廠前後加裝監視器設備,稽查人員只要靠近就停止排水,遲遲無法有效稽查,需要檢察、警察與環保單位合作才能有效稽查,但每一個案子都需要3、4個月以上的調查佈局才可能成功。

另一個案例是2020年11月,桃園市政府接獲新北市政府於共同稽緝平台訊息,發現兩市交界附近的塔寮坑溪、即新北樹林區的福慧橋河段呈現混濁,且河川水質酸鹼度約為11.8左右,環保稽查人員沿著溪流上溯1公里多,測出上游酸鹼度已降為8.6,顯示現場污染事證已逐漸消失,稽查人員依所獲訊息及經驗,研判污染源應為上游「砂石或混凝土業」業者,開始逐家清查。

環保局循依水路在國順廠區前方溝渠稽查,發現該廠酸鹼度約為11至12之間,隨即派員進廠稽查,才找到證據:國順廠內堆置區的逕流廢水由雨水溝漫流至廠外溝渠,並未有效收集處理,導致河川污染,違反水污染防治法;冒著雨天快速收集事證,才能找出污染源並限期改善。

新北環保局簡任技正許銘志也指出,新北市有1338家依水污染防治法列管的事業,其中有302家屬於高污染行業,主要是電鍍、金屬表面處理及印刷電路板廠。他說,2020年新北市執行25家深度查核,處分19家、處分金額逾1200萬元。

許銘志表示,當稽查頻率、裁罰成案率都提升,當罰款金額超過工廠老闆的可能獲利,就會有許多家庭式的小工廠選擇關廠,或者是移往工業區內生產。他說,也有一個案例是工廠老闆在衡量成本後,決定升級污水處理設備,這顯示加強稽核、提高罰款對於消除污染源頭有一定的成效。

重大污染源之三:5大陳年垃圾山

淡水河流域的「陳年垃圾山」,是流域水質污染的第三個源頭。

淡水河流域已經存在的污染源,在2000年的時候,主要是流域內的6大垃圾山,從淡水河出海口往上游,分別是:蘆洲、三重、新莊、板橋、樹林與土城垃圾山。


資料來源:環保署。資料整理:黃昭勇。資料地圖設計:2021淡水河數位專輯/高偉倫、陳亭妤。

沿著河堤邊道路前行,曾鈞敏指著新莊西盛舊垃圾場說,一旁的垃圾清除後已綠化成公園,但仍有一處滿布舊床墊、家具等待處理。

曾鈞敏表示,水面上的垃圾大多已清除,但水面下仍有陳年的垃圾堆積,當颱風挾帶大雨,仍可能沖刷出垃圾,甚或是污水。十河局為此不斷與環保署、地方政府協商如何清除陳年的垃圾。

這些垃圾山,大多是在雙北經濟發展過程中產生的大量垃圾,但因在20、30年前,垃圾掩埋場數量不足,垃圾焚化爐也剛起步,導致大量垃圾被堆置、丟棄河床邊,日積月累下變成難以處理的垃圾山,許多地方更長出樹木,略經綠化後成為河堤邊的公園,但水面下仍是垃圾。

根據估計,除了新莊垃圾場的垃圾已清理完畢,流域內的5大垃圾山待清理的垃圾量至少還有300萬噸,但這個數字也僅是初步的估計,仍有待實際開挖才能確定。例如在清理前,針對2公里的垃圾山做點狀探勘,先是點狀開挖60多處、挖深達6公尺,據此估算垃圾量約是垃圾山的20%,但真正開挖後只佔10%,卻多了土方必須處理。

曾鈞敏說,為了解決浮洲橋附近的陳年垃圾山,水利署擬定了一個十年計畫,將移除垃圾山分為三期工程,最主要是挖起來的垃圾要先分類,還需要有地方處理,但目前雙北能夠處理的日常垃圾量幾乎已經滿載,需要另外尋找環保公司協助處理開挖後的垃圾。

第二是這些垃圾山已固化多年,開挖的過程會造成污染外溢,許多單位也不想碰這個問題。她說,要讓淡水河可以在脫離嚴重污染後有更清澈的水質,河川裡的垃圾山還是必須要解決的沈痾。

每一河段,都要觀察至少十年

環科工程副總許淑麗分析,目前國內河川水質監測是每月由人工方式取樣送驗,當月河川水質數據僅能代表檢測當日的水質狀況;水質更會受到當天河川水文變化而影響,應以長期分析數據之間的變化,以較大尺度來判斷水質有無改善。

她舉例,以淡水河流域而言,配合污水下水道系統接管比例提升,直接排入河川水體的污水量已逐年下降,從20年前的統計年報來看,2002年淡水河系的嚴重污染河段長度為16.61%,整體改善的情形是確定的。


湳仔溝生態復原與人工礫間。黃昭勇攝


變身後的板橋湳仔溝,水質淨化後,翠鳥、台灣原生種八哥出現,水中生態也愈來愈豐富。圖片來源:新北市水利局提供

拉大時間尺度,長期而言,淡水河水質確實持續改善。但三大嚴重污染源,家庭污水在完成接管前還是可能持續排入河川,河川垃圾山要處理的是「歷史共業」,需要中央不同部會與各地方政府合作;工業廢水的污染不能只期待企業「良心發現」,更需要民眾參與監督。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賴偉傑對「民眾積極監督」體會頗深,近年來民眾環保意識高漲,透過公害陳情可以督促環保單位加強查緝,但水污染像空氣污染容易被察覺,需要有更多人時常關注居家附近河川的變化、且即時回報,才能增加企業、廠家排放污染的難度,迫使工廠改善,還淡水河一個公道。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