犧牲印尼紅毛猩猩棲地 滿足全球棕櫚油市場 報告再揭企業毀林 | 環境資訊中心

犧牲印尼紅毛猩猩棲地 滿足全球棕櫚油市場 報告再揭企業毀林

2021年08月06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鍾友珊 編譯;林大利 審校

環保團體熱帶雨林行動網(Rainforest Action Network, RAN)近日發表一項報告,金鷹集團旗下棕櫚油企業,持續向涉嫌破壞蘇門答臘紅毛猩猩棲地的栽植園採購原物料,該企業的客戶包含雀巢、百事可樂和聯合利華等國際企業。

熱帶雨林行動網近日發表一項報告,指控金鷹集團持續向涉嫌破壞蘇門答臘紅毛猩猩棲地的栽植園採購原物料。照片來源:Peter Steward(CC BY-NC 2.0)

壓榨的是棕櫚油,還是猩猩的棲地?

RAN調查發現,新加坡金鷹集團(Royal Golden Eagle,RGE)向印尼僅存大型完整熱帶雨林——列尤擇(Leuser)生態區的油棕栽植園採購原物料。金鷹集團的老闆不是別人,正是印尼數一數二的富豪陳江和(Sukanto Tanoto)。

報告所指的油棕栽植園拉奧邦可(Laot Bangko)被控砍伐蘇門答臘島亞齊省的雨林。RAN表示,今年1~6月間已有7公頃的雨林被砍光。其政策長葛瑪・蒂拉克(Gemma Tillack)告訴Mongabay,這已經是嚴重瀕危物種蘇門答臘紅毛猩猩(Sumatran Orangutan,學名:Pongo abelii)和蘇門答臘象(Sumatran Elephant,學名:Elephas maximus sumatranus)在列尤擇生態區最後的根據地了。

RAN實地調查發現,拉奧邦可會將油棕果實賣給製油工廠GSS(PT Global Sawit Semesta),後者再將未精製的油賣給煉油廠SDS(PT Sari Dumai Sejati ),SDS則屬於金鷹集團的棕櫚油事業部——APICAL所有。「 儘管當時已有人揭露GSS違反雨林禁伐令,到2021年4月為止,SDS都還是跟GSS進油。 」蒂拉克表示。

事實上,這不是金鷹集團第一次遭控向在列尤擇生態區進行墾伐的廠商進油。去年RAN也發現,金鷹集團旗下的APICAL,其供應鍊包含涉嫌破壞該生態區的另一供應商特朗拉(Tualang Raya)。儘管政府已於2018年1月禁止為開墾油棕園而砍伐雨林,但直到2020年9月,特朗拉仍在自己的特許區內砍掉超過269公頃的雨林。

RAN警告過金鷹集團,若和GSS或拉奧邦可這類過去都上過RAN黑名單的廠商合作,將承受巨大的風險。

金鷹集團未能避免毀林 RAN呼籲合作企業劃清關係

APICAL永續部負責人布理曼・楊(Bremen Yong)對此表示,「我們曾要求GSS必須禁止其供貨商拉奧邦可繼續砍伐雨林,並提出具體計畫遏止所有相關違法行徑。」

楊表示,APICAL一向重視自己身為採購者的責任,除了實地訪查供應商,他們還設置了一個監測系統,該系統採用「全球森林監測」 專業版(Global Forest Watch,GFW)及 「全球土地分析與探索」(Global Land Analysis Discovery,GLAD)的「盜伐警示」指標,專門監督與評估供應商的可靠度,更聘請研究顧問公司「平等地球」(Earth Equalizer)擔任諮詢對象,以主動偵測並處理供應商牽涉的盜伐風險。

然而蒂拉克指出,上述所有措施未能阻止涉及毀林的棕櫚油進入金鷹集團供應鏈,最終流向全球市場。金鷹集團也是聯合利華、花王、寶鹼、百事可樂、億滋、雀巢和高露潔等國際大廠的主要供應商。

蒂拉克說,「金鷹集團的這些措施,無法讓他們推卸破壞列尤擇生態區的責任。」RAN已呼籲金鷹集團的合作伙伴及資金提供者與金鷹劃清界線,否則就是違背了NDPE承諾(不砍伐森林,不填平泥炭地、不剝削居民),該集團資金提供者包含三菱UFJ銀行、荷蘭安智銀行(ABN Amro),以及中國國營的中國工商銀行(ICBC)。

RAN資深森林倡議者瑪婷(Maggie Martin)表示:「隨著全球消費者逐漸重視企業在供應鏈或投資上終止毀林的表現,金鷹集團卻未能防止森林砍伐和泥炭地開發,和這樣的公司往來,勢必成為眾矢之的。」

參考資料

※ 本文由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林務局  補助報導經費,為確保新聞獨立性,不干涉報導內容 

作者

姜唯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如果能為孩子實現一個願望,那就是人類與大自然和諧共存。

林大利

於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服務,小鳥和棲地是主要的研究對象。是龜毛的讀者,認為龜毛是探索世界的美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