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里佳鬼湖 樹藤蔓生山櫻花盛情綻放 | 環境資訊中心

走過里佳鬼湖 樹藤蔓生山櫻花盛情綻放

2006年02月15日
文字/攝影:紫秋千

傳說

老阿伯說,以前這裡養了些牲畜都會不見,有人穿鑿附會加以描繪,說是被湖裡的魔鬼吃掉了;原住民歷史多靠口傳,再加上本身的禁忌就蠻多,對於天然的湖泊,總會加上的「鬼」字。

鬼湖之神秘,鄒族之傳說,我們特地不遠千里地來探個究竟,單就坐車繞山路,便已長達2、3個小時。

里佳,阿里山鄉的最南端,隱居在深山裡的世外桃源,只有一條縣道169的聯外道路,天空的湛藍、山脈的青翠,再加上淡藍色的「烏奇哈溪」流過,因而被譽為「藍色部落」。

達邦部落 途中茶園 桃花開

初春百花綻放

冬雪盡融的春天,阿里山上的櫻花正如蝶似浪的綻放,山櫻的緋紅,吉野櫻的潔白,我們從登山口起行,便進入一片櫻樹成林的幻境之中。

一群人浩浩蕩蕩地往鬼湖之處前進,卻已先在這片花海下為之傾倒,桃花、李花、杏花、梅花,株株爭奇鬥艷,讓這群旅人的心,格外地陶醉,不斷佇足拍照。

櫻樹成林 賞鳥團 緋寒山櫻

鳥語花香

在水泥路的終點,鳥巢蕨的叢林裡,巧遇一群賞鳥的朋友架設望遠鏡頭,從遠處瞧恰似一幅鳥語花香的畫作,我們只道個寒喧便離開,深怕打擾到這群鳥友們的賞鳥意境。

往鬼湖的路,得先經過一個柵門,事前所收集這裡的相關資料,其實相當有限,鳥友說這是私人的花園,得先經過同意,但若以其規模來講,又像是公園般地開放參觀。

或許我走過許多的高山湖泊,對於冠上個「鬼」字的湖泊總有份嚮往,但當我們經過一個公園,走在水泥路面不到20分鐘的路程後,就看到心中期待的鬼湖時,卻有一種說不出話來的感受,現實與想像之間的落差,是如此地明顯。

環湖步道 海竽 鬼湖的倒影

永誌不竽

湖的四周,舖上了石階步道,也有欄杆立柱確保遊客安全,藍天之下,步道沿線種了些海竽,海竽啊海竽,此情永不渝;我拍了幾朵準備把深山情感帶回山下,印象中一整片的海竽是多年前的竹子湖,而今在此所遇,把我的回憶給勾起。

里佳鬼湖路線圖湖的另一邊是姑婆竽和山蘇所圍繞,這裡也有個涼亭供旅客休息,我在湖邊凝望許久,捕捉那份倒影,波光反射的美麗畫面,還有昔日鄒族的傳說意境。

感覺起來和阿里山的姊妹潭差不多,只是這裡湖面比較寬闊,遊客也比較少,再加上正值櫻花季,反倒有著一種假日旅遊的愜意。

我們在這個湖區裡,遇見杜鵑花開,還有吉野櫻的壯觀,猶如在北國之春,在這片百花新樂園裡,充滿了各式各樣的花朵,雖然有人為栽種之慮,卻也少了陰森淒美之靜謐。此次的拜訪,感覺春天的腳步,似乎近了!

【下篇預告】

走進小琉球山豬溝步道 奇岩觀海的原始林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