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地方音樂會落幕 獨立樂團為人權而唱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小地方音樂會落幕 獨立樂團為人權而唱

2008年12月15日
本報2008年12月15日台北訊,耿璐報導

帶手銬的張睿銓 「人皆生而自由;在尊嚴及權利上均各平等。」為世界人權宣言第一條,然而,人應有的生存權卻常在現實中被淡忘;因此當今年(2008年)人權宣言頒布滿60週年之際,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AI)台灣總會響應全球的音樂串連行動,從10月到12月舉辦了共28場的「小地方人權音樂會」,希望喚醒人們對於正義和尊嚴的重視,也讓台灣與世界脈動接軌。

為期兩個月的小地方音樂祭,於上週六(12月13日)晚間順利落幕,在台北The Wall Live House的最終場演唱會上,號召了包括濁水溪公社、林生祥+大竹研、拷秋勤(更正註)+張睿銓、阿飛西雅、和白目樂團等五組音樂人共襄盛舉。演唱會當晚,歌手除了以音樂站台來支持人權,林生祥演唱前還不忘仔細解說歌曲涵義,從美濃的家鄉故事唱到白米炸彈事件,替農村唱出被忽略的農家心聲;而唱著英文嘻哈的張睿銓,以手銬綁手登台,用行動支援權利受困的人們;身為最終場音樂會號召團體的濁水溪公社,在「晚安台灣」一曲中結束表演,歌聲下的「面對將來,成功返來、自由自在」,用難得的柔情為紛亂台灣下的市井小市民唱出希望。

搖滾人權以自家小地方開始推動人權保障為理念的小地方計畫(Small Places Tour),有別於一般大堆頭的公益表演,除了不自辦大型演唱會,而是將議題帶入眾家歌手原有的演唱會來進行大規模串連,大部分參與的音樂人更是長期深入關心各項社會議題。最終場演唱會上,不論是唱片主題以環境開發和農業為主的林生祥,用台語、客語的嘻哈唸出全球暖化、黑心貨的拷秋勤(更正註);還是歌詞多描寫社會亂象並誓言永遠和弱勢站在一起的濁水溪公社,都推翻了許多公益藝人無法深談議題而僅能露面支持的印象。

國外小地方音樂會的支持者──全球天團Coldplay說:「像我們這種地位的樂隊,有責任用我們一切的平台讓許多人了解不同議題」,而台灣所謂的大牌藝人,是不是也能如這些支持小地方音樂會的音樂人一樣親身體驗社會真相、親自實踐社會關懷?

眾家歌手在AI台灣總會的努力下,28場從南到北的演唱會吸引上千名民眾,從歌手的訊息傳遞到場外的AI攤位,一般聽眾都能輕鬆了解人權議題,總會執行祕書吳佳珮表示,或許還沒有看到小地方音樂會的立即效果,但這些來過小地方聽歌的民眾都將持續接到人權消息,也相信未來能持續滾動、慢慢發酵;而最終場演唱會也如小地方音樂會策劃者張鐵志所希望,除了有音樂,還聚集台灣許多民間人權組織、用歌聲驚艷全場的西藏(圖博)朋友、以及關心此議題的各方人士,成為一場名符其實的人權派對。

採訪後記:

搖滾人權音樂會logo人人都有生存的權利,人人也都應起身捍衛其投票權、發言權、平等各方權利;而長遠的、不是那麼立即的生存權,那些人類生活必需的乾淨空氣、清潔水源,更不能因人類的慾望而被忽略、被剝奪;小地方音樂會結束了,但是人權運動會繼續往前邁進,並且要邁向長遠的未來,當我們的下一代沒有生存應有的「環境權」時,他們該向誰討回這項權利呢?生存的環境權不能等,是人人應享的權利,也需要每個人立即起身捍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