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姑坪的白色情迷 | 環境資訊中心

秀姑坪的白色情迷

2003年03月02日
作者:葉春良;攝影:葉春良

「數度在秀姑坪徘徊,隨時舉頭張望,盡是這些豪壯的山河。山巒稜脈或褶皺或伸展,連結迆邐,此起彼落到天邊,在蒼穹默默的覆蓋下,莊嚴中似乎又含著微笑。容顏由近處的蒼綠逐漸過渡為遠處的藍色調,越遠越濃,向著四周平勻地擴散,終而成為粉粉的暗藍,與庇護著的天空同一色系」。-秀姑坪漫遊-陳列《永遠的山》

一直覺得一種很不搭嘎的情形,每年只要到聖誕節前,純粹的應景程序總覺得越來越沒有感覺,很多商家,甚至校園內流行一種噴在玻璃上的「紙屑雪」。到了過年前的大掃除時,總會清的唉唉叫,過去我們班的教室也曾用過…後來我學乖了,嚴禁小朋友使用。去年,好不容易把沾滿灰塵的塑膠樹清了,這個聖誕節,似乎也沒什麼抗議的一溜煙就過了,或許小孩大了,自己學會過節日,早就不在乎這些無聊大人老掉牙的計倆...

每年只要有氣溫在十度附近徘徊,特別在過年前後,就會有固定的「新聞」,這樣的事,即使沒在現場,老實說,還是會有一股興奮,不管是「夏蟲語冰」也好,「灑鹽空中差可擬」也好。想想,檢視這種興奮,倒底是「少見多怪」,還是因為跟小時後聽故事引起興奮的感覺相連結呢?導致每個在雪地中近似狂舞的情形,好像每個人都差不多...

這個寒假,走一趟八通關西段,從中央金礦往白洋金礦的路上,並沒有料想到會碰到雪。不過看見白靄的山頭,不禁竊喜,同行的夥伴也是,這段陡上的路,如果沒有帶有「待會可以玩雪」的心情,走起來真無趣,到來白洋山屋,漫天雪地,看見礦坑外的冰柱,還是很興奮的拿一支來舔...

『秀姑巒山,一個詩情畫意又非常女性化的名字。相傳鄭成功的妹妹喜歡攀高越嶺,有一天爬到今天秀姑坪一帶,碰到寒流。因禦寒衣物和糧食帶得不夠,隨行一位名叫「林秀鸞」的婢女,將自己的衣服解下,給了鄭成功的妹妹,可是自己卻凍死了。由於她是還未出嫁的閨女,後人為紀念她的義行,稱她「秀姑娘娘」,遇難地點是個風口地形,稱「秀姑坪」,附近的高山則稱「秀姑巒山」。然而,世居附近山區的布農族原住民,稱秀姑巒為「馬博拉斯」,意為「白髮」,因為秀姑巒山冬季積雪相當深厚,像煞老人家銀白色的頭髮。秀姑巒山是中央山脈的盟主,可是如她的山名一般,山容秀麗婉約,像是一位小家碧玉的淑女...』

第二天,走在秀姑坪往秀姑巒山的路上,周圍的雪映在眼中,腦袋裡不斷反芻昨晚和夥伴說的這個故事。「山、鄭成功、妹妹、林秀鑾、婢女、閨女、頭髮」幾個不同故事中的元素不斷在腦中翻攪,「捨身救人」大概是最觸動內心的部份了。雖然在那個故事裡頭,沒有說出鄭成功妹妹的名字,至於林秀鑾是否真有其人,也難以得知?環顧四週,秀姑坪四處圓柏枯木橫陳,山霧迷漫,薄雪覆蓋,婢女、閨女、頭髮…這些帶有女性化意念的形容詞,混攪一起,心中又一陣迷惘。如果不是婢女捨身,而是某個英雄好漢呢?腦海中響起「故事就是故事!」

經過一連串的崩壁,氣喘噓吁,來到秀姑巒山山頂,故事的思緒被山頂的風吹到腦後而隨風去了,舉目四下,除了雲霧和白雪,好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