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生危害大 本土淡水魚大鱗梅氏鳊掙扎求生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放生危害大 本土淡水魚大鱗梅氏鳊掙扎求生

2012年07月10日
本報2012年7月10日台北訊,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

大鱗梅氏鳊。(圖片來源:台灣魚類資料庫)地方政府與宗教團體不斷在河川「放流」各式外來種魚苗,已造成本土淡水魚面臨生存危機。其中,原本分布在台灣西部河川的大鱗梅氏鳊,目前更只有少量存活在金門水域。然而,淡水魚專家指出,金門也長期面臨外來種放生問題,再加上工程破壞棲地,大鱗梅氏鳊,正面臨生死存亡的關鍵。學者計畫以流水型棲地進行野外保育,讓僅剩的族群得以延續。一場繼白海豚之後與時間競賽的保育戰,在金門展開。

本土淡水魚不敵外來種

不論是在水庫或河川放流草魚、大頭鰱等外來魚種,都會讓本土種淡水魚族群元氣大傷。台灣海洋大學海洋生物研究所教授陳義雄表示,台灣原本蘊含豐富的淡水魚種,種類之豐富,根本不需要引進外來種;由國外引進的強勢物種,一遭各種理由的放生,在台灣的河川長驅直入,往往無法移除。他說,外來種的問題不在數量多寡,而是只要存在可配對的隻數,即使是5隻,很快就會擴增族群,消滅本土種。

台灣僅存原生種梅氏鯿

以保育類的大鱗梅氏鳊為例,陳義雄說,由於台灣淡水水域長期以來外來種放生問題嚴重,再加上水泥工程破壞棲地,這種體長約4到8公分,看起來不起眼的小魚,原本分布在台灣西部河川已,但目前一般認為已在台灣匿跡了。

大鱗梅氏鳊是台灣兩種原生梅氏鯿之一,1920年至今,台灣本島再也沒有可供查證之記錄,以往種種,徒留傳奇遺憾。不過,魚類研究學者鄭昭任博士則於研究著作中表示,曾在1958-1960年左右在金門發現過細鯿,陳義雄也在2001年証實此項事實。

2001年左右,陳義雄接受金門國家公園委託,調查金門淡水域魚類資源,意外找到傳聞中的大鱗梅氏鳊,2009年林務局將之被列為「其他應予保育」之野生動物,賦予法律位階;2011年族群調查證實,族群數已降到接近臨界點,外來種入侵以及河川水泥化是最大的殺手。

台灣河道水泥化看似未直接傷害本土種的因素,其實隱藏殺機。

保有原始樣貌的河川,兩岸植被、水草,可以供本土種棲息、躲避外來種追兵,一旦河道水泥化,造成水生植物、植被消失,缺乏可供棲息的孔隙,本土物種連躲避外來種之機會都消失,若連底部也水泥化,本土種就一定無法生存。

營造水流型棲地保種

低海拔河流緩流區,有點流動又不能是止水,最適合大鱗梅氏鳊生存,在台灣幾乎找不到這樣的棲地。金門因早期為軍事用地,相對而言,人為干擾的行為較少,因此得以保留了豐富的自然樣貌,無奈工程思維仍然逐漸改變金門的自然資源優勢。

為了讓這群大鱗梅氏鳊能在原棲地優游,陳義雄打算在金門建立人工溪流保種中心。目前已有理想的地點,是一個比較封閉的河段,並能根絕外來種,營造流水型棲地,維持大鱗梅氏鳊的自然棲地,讓基因庫盡量維持多元化。

陳義雄表示,金門冬天水溫低,雖然不利魚種生存,但因有水庫,水溫較高,利於躲藏。一旦夏天水溫高、水量少,農業也需要用水,則可利用水車製造水流補充氧氣,否則空氣過少可能會導致大鱗梅氏鳊死亡。

陳義雄也說,金門的地理環境,很適合外來種移除,河川難度比較高,仍可從湖泊做起。

紅皮書揭露台灣淡水魚命運

在各縣市長罔顧台灣淡水魚生存,帶頭放流的情況下,處境相當險惡,大量的魚種在國人未知前就消失了。由陳義雄等學者著作的《台灣淡水魚紅皮書》即將出版,這是一部完整的科學研究調查,揭露台灣淡水魚的命運。陳義雄表示,只有研究沒有行動是不夠的,目前生態基礎尚未建構完全,很可能調查結果是發現已經瀕絕。

陳義雄感慨的說,國外物種沒有台灣這麼多、豐盛,歐美人士對於自己土地上的特有種如數家珍,而且一提到特有種,就知道要保育。台灣人卻連本土有什麼都不知道,還要問為什麼這種魚很重要,保育概念天壤之別。

大鱗梅氏鳊秘密檔案

 

大鱗梅氏鳊(Metzia mesembrinum),初級淡水魚,一生只能在鹽度小於千分之5的淡水裡存活。喜棲息於平原河川中、下游的潭區或營養豐富的湖沼水域,活動於中上層。屬雜食性,以浮游動物、植物及小型無脊椎動物等為食。

大鱗梅氏鳊是台灣特有種,西部河川雖曾發現過,目前野外應已滅絕。2009年4月1日經農委會公告為「其他應予保育之野生動物」。

學者勇走亞歐美 揭露百年命名秘辛

大鱗梅氏鳊又名大鱗細鯿,整整100年的時間被誤認為蘭嶼石鮒、大鱗石川魚以及高木氏細鯿,只因為首次命名者喬丹(David Starr Jordan)和學生Evermann1903年疑似將Suwata(宜蘭縣蘇澳一帶舊稱)誤植為Kotosho(蘭嶼),變成蘭嶼石鮒,這使得後續的發現者重複為這種魚命名。

英國魚類學家雷根(Regan),1908年在嘉義附近採集後命名為「大鱗石川魚」;大島正滿(Oshima),1920年在屏東麟洛採集到後又命名為「高木氏細鯿」。

2003年經時任國立海洋生物博物館企研組主任的陳義雄為了解開蘭嶼石鮒──這種不可能發生在蘭嶼的初級淡水魚之謎,飛越亞、歐、美三洲,遍尋各地博物館模式標本,意外解開這些謎團,確認三種魚所指其實是同一種魚,並根據「二名法」命名原則,保留雷根的「大鱗」種名,屬名則用大島「細鯿」,而稱為「大鱗細鯿」。

然而細鯿的分類仍不正確,陳義雄表示,「大鱗梅氏鯿」才是最正確的學名。

 

【相關報導】《自由時報》(2003.12.07)蘭嶼石鮒 魚名一錯100年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致力於生物多樣性主流化。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有貓、有龜,以及一些過客。個人粉專「小麻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