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東邁向公民社會重要的一天 縣府聽證、公聽會傻傻分不清?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台東邁向公民社會重要的一天 縣府聽證、公聽會傻傻分不清?

2012年09月18日
本報2012年9月18日台東訊,特約記者郭靜雯報導

台東綜合開發聽證會2012年9月16日是台東史上第一場聽證會的日子,也是台東公民社會歷史性的一天。花東兩縣政府同時舉辦「101年-104年縣綜合發展實施方案(初稿)聽證會」,對台東人甚至台東縣政府來說,可能大多數人都是生平第一次參與如此正式、具法律效益的聽證會,台東縣府所規劃花東400億基金計畫,與會公民會提出哪些意見與異議,以及縣府如何回覆公民對計畫的提問、討論甚至提出證據為計畫辯論,都備受注目。

公民充分準備

當天共200人與會,含書面宣讀共28個公民發言,會議從2點開到6點,進行方式為每五位公民發言後,各局處輪流回應,再五位發言,局處再回應,最後主持人副縣長張基義作出兩點決議:(1)爭議的都蘭山寶石文創園區撤案;(2)縣府針對每位發言者的每項意見,逐一書面具體回應,並作成完整會議記錄,公告在網頁上,並行文給每位發言者。

由於聽證會結構非常嚴謹,設計上必須就計畫具體事實及法律相互討論辯論,因此花東民間會前皆肯定花東兩縣願意就東部十年發展計畫舉辦聽證會,會議前無論關注已久或最近才知道東發計畫的公民,就計畫實質內容及聽證會議程,在會前都都做了很多功課並擬定意見,不但仔細閱讀台東縣綜合實施發展方案計畫,也就聽證會性質與程序進行研究。

會前有長濱鄉教師先在網路上詳載自己意見與網友討論,也有旅外台東青年提出書面意見,也有金峰鄉衛生所主任高正治醫師在會議前兩天召集小組會議,逐一討論提出原住民相關的計畫,也有長期耕耘原住民樂舞的老師,會議前一晚熬夜討論提出建議,而「花東願景台東公民論壇」的各組成員,也綜合各組半年來對花東發展的討論,提出計畫修正、前瞻性規劃以及不當計畫異議。

現場現場發言時,不管是原民、農業、教育、觀光旅遊、環境、交通、城鄉發展部門及聽證程序,都有公民具體詳細地闡述對各計畫的建議與異議,有人並提出證據佐證所言。許多人就各部門預算編列、計畫內容的合理性、可行性、適切性提出討論。也提出經濟、環境、社會永續性,符合在地需求,具前瞻性,可以落實多元文化發展的建議。台東這場聽證會,很重要的是,出席發言者或擬定意見單者,很多都是長期投入該領域,具實務經驗,或有深入研究的公民。例如農業有農夫發言,環境教育有從事環境教育者發言,原民領域有原住民教師發言,醫療社福有醫師發言,產業有業者發言,生態有環境工作者發言,城鄉發展有城鄉規劃者發言等。

台東衝浪店的 J.J.教育工作者淑晴老師,看過整本計畫後感嘆:花東地區發展條例怎麼會被當作花東地區「觀光」發展條例?!也有長年在台東工作、讀書的瑪格提出,交通方面補助機票並不符合社會正義,在地事實上需要的是加開且直達的台鐵火車班次。

小J以衝浪業者的專業,反駁水上運動公園,應該要撤案,她覺得原規劃者好像不懂水上運動,也沒有在台東待過一年四季,不認識這裡的浪,她認為台東的浪四季都不一樣,且有高技術性,要把衝浪跟浮潛等都結合在一地,如果沖浪板子撞到人 那麼引起的傷害誰要負責?假如還要破壞自然環境,那就會破壞生成浪的地物!所以她說了這段令人拍案叫絕的話:「那就乾脆買個造浪機放在人工湖用,要比鐵人三項時再關掉。」此話一出,除了引起現場共鳴,也點出政府政策很重要的一個缺失,規劃與實務、現況的巨大差距。

都蘭青年會會長 高語堂都 蘭青年會在會議前兩天知道在部落上方,地質脆落的都蘭山上,有一個都蘭山寶石文創園區計畫後,馬上詢問部落耆老意見,同時迅速在網路上串聯討論、蒐集文書資訊,最後確 認部落青年一致的態度還有與會的人員,會議現場都蘭青年Depon(高語堂)以青年會會長(sakakaay no kapah 的 ngasow)身份代表發言,強烈表達反對,具體要求撤案,並舉出三條理由及一條都蘭具體規劃意見。

與會人員四次發言反對都蘭山寶石文創園區,縣府局處回覆時僅回答會將意見納入計畫中但堅持會實施,並無針對計畫事實與法律具體回應,但這樣的回答並無法達到聽證會討論凝聚共識
的目的,基於與會者多次反對,主席最後認定計畫爭議太大,不獲地方認同,因此決議撤案。

都蘭青年在過程中展現高效率的討論、行動,撰寫的意見單及發言內容,無論援引各項法條提
出計畫違法性之虞,主張地方主體性的論述,到提出地方要什麼 的過程與內容,並在公民會議中理性闡述,都代表台灣社區/部落已有具體回應政府政策規劃,及提出地方願景的能力了。這個經驗相信能帶給其他許多社區/部 落,很大的鼓勵與參考。除了都蘭之外,也有知本部落人員針對知本開發案發言反對。

網路直播  擴大參與面

公民團體「台東公民論壇」以國內聽證會少見現場實況轉播的方式,讓旅外台東人、無法到場的台東人,以及全國各地關心會議的人,同步觀看會議進行,最多時超過50人在網路前同步關心,並在網路平台上即時討論及評論。

參與過多場聽證會、熟捻聽證程序者也隨著會議,邊評論:「剛剛有一個官員自己招認,目前發言者所表示的意見散落有的發言內容是談大的政策方向,有的是談各計畫的細節。這就是行政機關沒有事先開預備聽證,造成程序影響實質內容無法釐清!」

「這種開會形式就不是聽證會,正式應由受過聽證會訓練的公正人士擔任主席,釐清爭點,再進行討論,而不是官員當主席排排坐在前方回答民眾問題。政府濫用聽證,誤導視聽很要不得!」也有民眾事先提書面意見,在網路前關注自己的意見是否被確實朗讀。觀看網路直播的人事後回饋:網路直播真的很棒,可以讓沒辦法到場的人也能參與!其實這顯見,公民參政素質之高,政府必須嚴正以對。

是聽證會還是公聽會?

此次「聽證會」,除了公民團體「東部發展聯盟」已彙整多項徒具名稱而無實質的弊端之外,在現場官員所提出的計畫,有的僅有兩三句話帶過,實質內容皆缺乏,根本無法在聽證會內進行討論。這場會議僅可以說是充分讓公民提出意的一場及格「公聽會」。

舉例來說,建設處代表回答以都蘭山寶石文創園區在計劃中會作調整,請問會怎麼調整?深層海洋水意見非常好,要納進去?如何納入?舉例觀光旅遊處並無回覆海上運動公園確切範圍。這些爭議點都沒有無實質的討論與釐清,也並無正面的面對核心問題,只是局處回應納入考量。根據行政程序法根本不是聽證會的做法,仍舊只是當做一個公聽會收集意見和交流而已,沒有釐清爭議,聽證報告如何完成?

正式聽證會應由主持人釐清爭點,對爭議點有意見雙方再提出證據,相互辯論討論,官員排排感謝民眾建議的方式,實在錯失了說明政策、就計畫實質辯論的機會。且有的計畫僅附帶三至四行文字敘述說明,根本無法清楚各項計畫的計畫內容的範圍,相關分期、分區發展計畫也並不明確,也沒載明詳細的實施法令、採行策略為何?

十年四百億基金是特別針對花東發展所投注,實不該為了績效趕快通過,而失去公民意見充分討論的機會,很多計畫短短時間公佈後,地方還來不及反應,仍在討論凝聚意見中,未來得及在聽證會中提出意見。

綜觀整個計畫,基礎建設部門經費編列最多26億元,次高為河川整治。文化、農業、原住民族群生活條件及環境改善、衛生醫療、社會福利、教育、災害防治經費各占3.8~7.8億間,這些關乎社會公平、弱勢正義的項目,很可惜在發展計畫裡卻敬陪末座。

不過經建會代表最後也結論,行政院會針對有共識的計畫先實施。

這場會議,呈現幾點重要意義:

  1. 在政府政策及計劃規劃階段,公民以體制內參與方式,成功撤除不適當計畫。
  2. 公民對地方發展的想法與能量,及對公民會議的參與,已逐漸成熟,政府必須加快腳步同步前進。
  3. 社區/部落對公共議題已有具體回應、論述能力,並展現充分主體性。

台東這場會議不論在實質及程序上,都往公民社會、實質民主邁向一大步,如同台東論壇召集人夏黎明教授會後所言,「百年來,在今天,台東成為一個真正的公民社會,但仍需你我不斷努力和支持,才能確立和茁壯」,期望政府必須加緊努力,正視民間意見,充分溝通,提出符合真正永續發展、為花東世代著想的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