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泣的RCA母親們──記那一代電子業女工的飲泣(上)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哭泣的RCA母親們──記那一代電子業女工的飲泣(上)

2002年05月01日
作者:柳琬玲 (苦勞網)

喧騰一時的桃園RCA廠員工求償案件,在環保署4月26日公告確認為「污染控制場址」,並要求污染行為人或土地關係人負起整治責任之後,遲遲不見的正義似乎漸露曙光。時值五一勞動節,鑒於多數環境污染案件受者多為第一線的勞工,RCA事件僅是冰山一角,期藉此喚起各界重視污染事件底層,勞工付出的沉痛代價。

開挖污染的真相,挑開了女工們陳年的疑懼

空曠的RCA廠房,除了地下水層嚴重污染,沒留下任何當年生產流程的線索。民國83年,怪手挖開了位於省桃旁前RCA桃園廠土地,證實這片土地受到嚴重污染。經環保署、工研院調查研究,才發現RCA廠多年來直接傾倒有毒廢料、有機溶劑,造成廠址土壞、水源破壞殆盡,技術上無法整治,已成永久污染區。連離廠區二公里遠的地下水都含有過量的三氯乙烯、四氯乙烯,超出飲用水標準的一千倍!

RCA才於1992年停產關廠,逾萬名耗盡青春的中年女工也就隨之失業。這群曾任職於RCA桃園廠與竹北廠的女工,現在有的已經是「阿媽」的年紀,想起當初在職時頻繁的流產與死胎,眼見老同事們一個一個罹患各種奇奇怪怪的癌症與腫瘤而病重甚至死去,也相互聯繫起來,從孤立到團結,組成「前RCA員工自救會」。

廠裡的老員工至今回憶起來,都感慨地說:「難怪那些外籍主管都喝礦泉水,只有我們這些傻工人,天天喝毒水,住在廠裡,吃在廠裡,連洗澡的水都是有毒的!」

以白玫瑰,悼默默受病魔侵蝕而死的RCA姊妹們,保佑生者求償順利。被RCA扼殺的母親:一個女工的流產、乳癌遭遇

民國66年,娟姐是兩個孩子的年輕媽媽,因為要補貼家用,住在新竹的她,跟隨著村中幾位姊妹的腳步,進入RCA新竹廠工作,這間工廠作的是電視用IC版。

生產線上的加工流程,焊錫、插件、檢查零件、用溶劑清洗版子等工作都做過。甚至,工廠未提供手套、抽風管設計不良、飲用水有異味……,在皮膚炎、溶劑散發出來的異味、以及高溫的環境之下,眾女工姊妹們每天為公司生產輸出美國用的產品。而當時,自然是沒有人告訴大家工廠裡頭使用的清潔劑是致癌的三氯乙烯!

進公司才半年,娟姐便出現頭暈、頭痛、拉肚子、胸部痛的問題,然而,工廠嘛!空氣不好、水質不好,忍耐囉。

甚至,當29歲的娟姐發現停經,三個月後查出死胎,不得不作子宮刮除術時,娟姐也沒想過應該遠離電子工廠。直到娟姐又懷了第四胎,有小產現象,為了保住孩子,娟姐離開RCA。

短短三年的工作,卻為娟姐留下了揮之不去的頭暈、頭痛、拉肚子、胸部痛,以及一個小孩夭折腹中的悲痛。直到娟姐積極參與前RCA員工罹癌自救會,與自救會中的重姊妹們聊起之前,娟姐才知道,原來,同為母親的同事們,許多人獨自承受著同樣的病痛,與多年前不知原因的死胎、流產等經歷。

幾乎與RCA廠址挖掘出高濃度的污染物質同時,娟姐檢查出,她的左右乳房長有惡性腫瘤、沿者深處的淋巴腺長,醫生下了幾近於死亡的判決:末期乳癌!切除乳房、拿掉了癌細胞已擴散的淋巴腺,挖肉刻骨的醫療過程之後,是漫長的化療注射、輻射醫療、以及對抗癌細胞以毒攻毒之後,虛弱的身子賴以維持的龐大營養品供給費用,耗盡一家子的積蓄。

而自救會中,除了娟姐,同樣因為乳癌拿掉乳房的例子,就有二、三十人!她們都是工人,面對龐大的醫療費用、以及實際上不可能再就業的贏弱身軀,沒有獨力與病魔對抗的能力。

而死亡,勢將比官方漫無盡期的職業病因研究,更早地,降臨到這些受盡折磨的母親身上!

 三氯乙烯、四氯乙烯小檔案:



三氯乙烯、四氯乙烯等有機污染物,在科學上稱之為DNAPL(比重大於水且不太溶於水),意即很難清除,易形成永久性污染,屬「有機溶劑」的一種,具揮發性,常使用於電子工業、乾洗業、航太業等。對人體的危害,則藉吸入、接觸、飲用等途徑。目前三氯乙烯、四氯乙烯已被國際癌症研究局(IRAC)歸類為極可能人體致癌物,且四氯乙烯已被證明對動物具致癌性。在高濃度暴露中,會有頭痛、暈眩、噁心、心悸亢進、失眠等症狀出現。在慢性暴露時,則會對肝、腎等臟器及神經、血液方面造成損害,與各式癌症的相關仍持續研究當中。

◎ RCA工傷戰鬥網 http://61.222.52.195/rca/

◎ 圖片提供:苦勞網 www.coollou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