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海神計畫參訪】自然與核電廠的拉扯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英國海神計畫參訪】自然與核電廠的拉扯

2014年01月22日
作者:林育朱(環境信託中心專案經理)

Dunwich Heath位於英格蘭東南海岸上,該區域由Natural England選定為薩福克海岸及石楠屬灌木棲地卓越自然景觀區(Suffolk Coast and Heaths Area of Outstanding Natural Beauty),1968年國民信託因為亨氏食品公司(H. J. Heinz Company)大筆贊助得以買下此段海岸。

開始之前,先來談談石楠

走訪英國海岸線期間,我們不停聽聞國民信託地方巡守員提起針對石楠(Heather)的保育工作。究竟石楠是何方神聖?

石楠其實是很多石楠屬植物的俗稱(包含Common heather, bell heather, ling heather, and cross-leaved heath),它們是多年生灌木,高度在20到50公分間,大致分布在歐洲及小亞細亞地區,是構成歐洲一種地貌──Heath──的主要植被,需要充足水份和陽光,喜愛酸性土壤,廣泛生長於酸土草原(Moorland)及酸性泥炭濕地(Bog),是頗具韌性且耐寒的植物,在高溫潮濕的地區就難以存活。

石楠,九月時會開出紫色小花,攝於Studland Beach。

野生石楠灌木叢棲地的面積在20世紀嚴重衰退,從全球的角度來看,甚至比熱帶雨林還稀有!

根據酸土草原協會(Moorland Association)的統計,全球僅剩的石楠酸土草原有75%位於英國,而同時許多英國稀有鳥類必須仰賴這種棲地育幼或覓食。石楠草原或石楠低地是以前薩福克郡、甚至是英格蘭的常見景觀,然而因為農牧開墾或開發,使得這樣的景觀越來越少見。同樣的情形,換上不同物種,頻繁地在英格蘭上演。

因為農牧業對於土地的大量需求,無限制地開墾下,使得英格蘭許多原生物種悄悄滅絕,例如:海狸(Beaver)、狼和水獺(Otter)。特別是海狸和狼的野外族群僅分布在蘇格蘭,英格蘭的野外已不復見。石楠是其中較為幸運的例子,許多國民信託管理的海岸還能看到其蹤跡,同時該組織及其他非政府組織都非常努力於恢復石楠草原或石楠低地的景象。

回到Dunwich Heath,地名當中含有Heath這個字眼,不難猜出此地有繁衍茂盛的石楠族群。Dunwich Heath是目前僅存面積超過90公頃的海岸石楠低地荒原(Lowland heath)地點之一。石楠低地荒原是海拔高度在250公尺以下(高於300公尺則是Moorland),同時是生物多樣性行動計劃(biodiversity action plan , BAP)計畫保存目標棲地之一。石楠低地荒原的土壤特性是酸性(表層酸鹼值在4~5)、沙質及排水良好,這樣的環境只有堅韌的植物才能生存,多半是石楠、苔蘚或一些矮小灌木叢。每年7到9月時,Dunwich Heath的石楠會開著紫色或粉色的花朵,而Western Gorse則開出黃色小花,秋天時節反將此地點綴如春日。

Dunwich Heath

Dunwich Heath的困境 生態濕地與核電廠預定地

國民信託在Dunwich Heath除了擁有石楠灌木棲地,還有海岸上一條狹窄的帶狀區塊,有懸崖、礫灘等地形,在礫灘後方的大片鹽澤是隸屬英國皇家鳥類保護學會(Royal Society for the Protection of Birds, RSPB)的Minsmere保留區。

Dunwich曾是繁榮的港口及古老王國東英吉利(East Anglia)的首都,從13世紀開始就蒙受海岸侵蝕之苦,現今整個城鎮都已沒入海底。現在Dunwich Heath也同樣面臨海岸侵蝕及海平面上升威脅,根據監測結果,此段海岸部分區段以每年1公尺的速度後退。

除此之外,當地還有2座核電廠距離不到幾公里,未來10年內,將興建第3座,而且規模遠比現今的核電廠還大。在遊客中心,旅人一邊享受下午茶,一邊遠眺著Minsmere的同時,遠方會有一座核電廠跳入眼簾,對比著周遭的寧靜和閒適,形成強烈違和感。

Dunwich Heath下方是RSPB的保護區。

國民信託及皇家鳥類保護學會對於政府興建新的核電廠相當反對,原因在於核電廠興建中的擾動及興建完的巨大量體,對於當地環境將形成極大的干擾及破壞。即便反對,國民信託依舊秉持他們一貫的保守作法「溝通、溝通再溝通」,過程中他們持續協助當地社區表達意見,也敦促政府多與各方團體及居民溝通。最後英國政府依舊維持決議,地方巡守員雖然反對,但是也認同需求增長的同時,必然要有付出和犧牲,而且他們對於這樣的擾動將對當地造成什麼樣的改變也相當感興趣。

前文提及的海岸侵蝕不僅威脅此地石楠棲地的保存,國民信託所管轄的海岸失守,後方的Minsmere保留區及核電廠也遭殃!Minsmere的棲地類型是淡水濕地,如果海水入侵,將會破壞此地原有的生態系統。

對於這樣的危機,開啟國民信託、皇家鳥類保護學會、英國環境署、英國糧食暨農村事務部(Defra, Department for Environment, Food & Rural Affairs,簡稱Defra)和Natural England多方的對話及合作。Defra對此地可能發生洪泛的風險正在監測及進行模擬預測,而地方巡守員Richard Gilbert提及,雖然他們同樣關注海平面上升的威脅,但是政府部門較關注對於社經方面的影響,而國民信託或皇家鳥類保護學會較關注棲地的損失、對生物生存的威脅等。透過這樣的合作,讓他們更加了解政府的觀點。

經過幾年密集溝通和討論後達成結論,國民信託將放任Minsmere前方第一道防線的自然海岸──礫灘及沙丘,進入自然演變,而第二道防線的人工海岸──黏土堤,組織將會進行最低限度的維護。他們預計在未來幾年內隨時會失去第一道防線,而第二道防線的使用年限也僅餘15~20年,皇家鳥類保護學會將利用這段時間,另尋其他地點重建,作為失去此處的補償。

面對未來數十年內將要失去珍貴的石楠低地荒原和淡水濕地,國民信託和皇家鳥類保護學會對此同樣感到憂心。國民信託總部對於海岸後退等造成他們物業損失早有對策,提出了海神計畫的下一步將是「Future Coast Project」,計畫內容即是開始購置他們海岸地產的鄰近土地,做為未來50年、100年後的未來海岸線之用。實際探究,該組織憂心的不是他們財產的損失,而是生物棲地的損失。

2002年,兩個組織聯合買下鄰近的農地──Mount Pleasant,部分作為國民信託重建石楠棲地使用,其餘的部分則是皇家鳥類學會重建棲地使用。英國政府則透過資金挹注的方式參與,因此國民信託獲得為期10年的贊助,作為棲地維護使用,皇家鳥類保護學會則獲得購買土地的資金。現今他們在新購得土地除了進行基礎調查(包含植物、動物或地貌等)和監測,透過分區管理,階段性進行復育,一部分積極引入石楠、其他部分則放任自然演替。

經過對當地議題詳細介紹後,Richard帶領我們前往實地觀察。到了海岸,可以看出懸崖的組成主要是沙,因此質地較軟,也容易受到侵蝕。懸崖的坡腳有植被的覆蓋,大部分都是馬勒姆草(Marram Grass),是50~60年代為了穩定地質由人為栽種,現在這些植物已經適應,開始自行繁衍。

已經開始自行演替的馬勒姆草(Marram Grass)

不干預自然變動 提早準備減少損失

接著行至將Minsmere與大海隔開的這片海灘,Richard說著,2006、2007年就發生過海浪越過礫灘和海岸防禦工事,沖入Minsmere,他也說,礫灘在冬季是高度變動的狀態,可能一次大浪來,會將礫石全部帶走,留下沙灘,接著兩個禮拜後又恢復成礫灘。他不停強調,我們能做的就是認清海岸是變動、海平面在上升的事實,不要試圖干預,而是盡可能地預測,並提早發展對策,減少損失。

雖然對於海岸變遷他們主張不要介入干預,在保護稀有物種或提高生物多樣性,他們非常樂意如此!參訪最後,Richard指著山坡上的一片石楠說著,這片石楠看起來雖然自然,不過卻是他們操作之後的結果!石楠雖是多年生灌木,還是會有衰老的時候,此時他們會介入砍掉衰老的植株,讓年輕的植株進駐,確保這片石楠棲地健康繁衍。

參訪接近尾聲,看著這片紫、黃、綠色相間的景象,和遠方的核電廠之間,是多麼大的反差。人與自然和諧共處之道,我們的路還很長。

石楠盛開的景致,攝於Studland Beach。

※本次出訪經費由龍應台基金會「思想地圖」計畫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