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女子】那年,讓我投身環保運動的馬尾女孩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馬女子】那年,讓我投身環保運動的馬尾女孩

2014年02月01日
作者:栗小鷺

「我找不到很好的原因 去阻擋這一切的情意 這感覺太奇異 我抱歉不能說明
  我相信這愛情的定義 奇蹟會發生也不一定 風溫柔的清晰 也許飄來好消息
 一切新鮮 有點冒險 請告訴我怎麼走到終點 沒有人瞭解 沒有人像我和陌生人的愛戀」

《惡作劇》歌詞

曾經以為電影裡頭的浪漫情節只出現在大螢幕上,直到遇見她,開始深信這些情境都取材自真實生活。曾經認為所謂的環保運動,只是少數人的衝突遊戲,但遇見她,我開始同步感受,這些人在這片土地上所實踐的愛與想像。

在密蘇里遇見 來自雪國的女孩

那年暑假到美國打工旅遊,分配到美國密蘇里州的高級飯店當端盤子的。因為沒有員工宿舍,所以就住在街上的一間小旅社,裡頭住滿來自世界各國的學生,塞爾維亞、新加坡、蒙古、波蘭、摩爾多瓦、俄羅斯…。即使來自不同文化背景,都無法抗拒密蘇里州溫暖舒適的陽光,閒暇之餘都會聚在小旅館的泳池閒聊玩耍。日子久了,也開始與大家熟絡起來。


暑假打工的湖畔飯店

一日午後,吃完午飯躺在池畔享受日光浴,耳邊傳來一陣嘻笑。於是望向聲音傳來的方向,在那一刻起,視線就離不開她。高挑的身子,棕色長髮綁起的馬尾,陽光灑落在臉龐綻放出的笑容。視線就再也離不開她,這位來自雪國的女孩。

在那天之後,都期待能再次與她相遇,但總伴著失望入眠。直到有天早晨,游泳完正準備起身離開,驀然看見她步入泳池。於是我朝她游過去,「你好,我來自台灣,我是…」我帶著緊張雀躍的心情,向她介紹自己。

「你知道台灣嗎?她在…」我話還沒說完,她就緊接著回答,「我知道台灣喔,我很喜歡看台灣的偶像劇!」於是,我便帶著對台灣偶像劇揚名海外的驚奇,以及與她擁有共同話題的喜悅,展開第一次的難忘而愉快的交談。

一場惡作劇的邂逅

「你知道嗎?我最喜歡Trick這部偶像劇!」她興奮的說。「Trick?這齣是誰演的,我怎麼沒有聽過Trick這部戲…」我回答道。她說男女主角的英文名字,我還是無法意會,於是她跟朋友借筆電上網給我看劇照,原來是鄭元暢和林依晨主演的《惡作劇之吻》。緣分就是這麼巧妙,我剛好隨身聽裡存著它的片頭主題曲,於是放給她聽。

「對!就是這首Trick的主題曲,我很喜歡,可以教我唱嗎?」

於是往後的每一天,我都準備一張卡片,正面寫上一句中文和英文歌詞,背面則寫下要對她說的話。還記得第一次給她卡片,是前往飯店工作的路途上,我們坐在小巴士最後座,「找天我們去看場表演吧?」我問道,「也許…」她笑著回答。

沒多久之後,我們就趁著休假一起去看表演,看完便在住處的長廊上曬太陽、聊天,她說想知道更多台灣的事,於是我拿出台灣的英文版旅遊書,向她訴說家鄉的故事,「我們台灣四周環海、中央有許多高山,其中玉山更是東亞最高的山!」我彷彿在背地理課本般,驕傲的向她介紹。「哇!這麼高的山,那你有爬過嗎?」她興奮的問道。我有點困窘的說沒有爬過,她疑惑的問為什麼?我一時語塞。

為了化解當下的尷尬,我又說「我們有豐富的文化,像閩南文化、原住民文化、客家文化,各自有獨特的儀式和祭典…」,「那你有參加過嗎?」她好奇的問道。我又困窘的說沒有參加過,她疑惑的問為什麼?我又一時語塞。

在她的眼中,看見台灣的珍貴

隨著時間流逝,一字一句的教著這首《惡作劇》,逐漸發現過去接受西式教育、享受西方流行文化的我,卻在地球另一端、來自遙遠國家的女孩眼中,看見台灣的珍貴和獨特。而我卻總在理當熟知自身文化,向別人訴說故鄉美好當下,無地自容地暴露自己對家的無知。

「我大概後天就要離開,」她說。於是我們去了她喜歡的餐館,回來時我在長廊擁抱了她,並為她戴上我在聖路易美術館買的黃色戒指。「我喜歡黃色,就像這裡的陽光,」她說。「我會想念妳…」我回答。

在她離開那天,替她把所有行李都搬到計程車上。永遠都還記得,當車子發動離開時,她搖下車窗再次與我揮手道別,她手指戴著那枚黃色戒指…

她離開了,我還是留下來完成剩下的旅程,結束了飯店的工作,一個人背著背包一路從芝加哥到大峽谷,然後停留在洛杉磯。最終還是熬不住寂寞,匆匆買了張機票回到台灣。是的,還是想念她,但是更想念家。

回到台灣,除了繼續完成學業,也開始關注台灣的環境新聞,那是烽火連天的一年。中科四期、灣寶農地徵收、國光石化,各地居民為了守護自己的家鄉而走上街頭。而當我跟著反國光石化的夥伴們去了芳苑濕地,促使我投入了環保運動,最後在種種機緣下在NGO工作。

謝謝妳,帶給我的不僅只是一生中最浪漫的夏天

某天,偶然再次聽到這首歌,與她的回憶一幕幕映在眼前,才發現有好多話想跟她說:「謝謝妳喜歡台灣!因為妳,我到過台灣好多地方、遇到很多人、聆聽許多故事。因為妳,我看見家鄉最難忘、最真實的美麗;但同時感受最深沉、最無力的痛。」

「在這路途上,看見了許多的衝突和抗爭。但打破了電視框鏡的篩選與侷限,在現場聆聽更多真實的心聲。發現街頭說不要的那群人,不只是單純的反對。不是拒絕水泥、不是拒絕怪手,而是過去有太多太多默默接收、等待對方承諾卻放眼成空。然而遭斷絕的是祖先在島嶼留下的根,遭枯竭的是祖靈在土地流下的血。」

馬尾女孩:資料照片

「但別為我難過,因為我看見許多人在面對國家機器的顢頇與傲慢,卻勇於展現堅毅和自信的面容。他們正用有機農業、自然農法、生態旅遊、工作假期、獨立媒體、公民記者等等方法,去身體力行實踐心中的美好想像。在未來,開發與環保的兩難將停留在政客的話術中,台灣的人們終會兼顧生計和守護土地同時,打造務實而美好的家。」

「謝謝妳,帶給我的不僅只是一生中最浪漫的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