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訪屏東哭泣湖 聆聽排灣的禁忌傳說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走訪屏東哭泣湖 聆聽排灣的禁忌傳說

2006年06月29日
文字/攝影:紫秋千

牡丹水庫源頭

屏東哭泣湖路線圖這個季節,在低海拔山區開滿了野牡丹!牡丹鄉也因山野裡開滿這植物而得名,帶隊的嚮導說,在這鄉內就有四種牡丹,他們管它叫做「qaculju」(ㄍㄚㄗㄨㄌㄨ),日本人進來時,也因為這樣而命名,光復之後也沿用到現在。

在還沒走進東源村內時,路的兩旁就見到為數不少的野牡丹,紫色的、粉紅的,只是相較於野牡丹的花大豔麗,還有另外一種野花靜靜的開著,低調地開著,尤其是在哭泣湖畔。

這野花的名字更響亮,聽起來就像排灣少女般的美麗!

桃金孃桃金孃,花朵顯得嬌小許多,只是桃紅色的羞澀,佇立在步道旁,讓人不注意都難,其葉片顯得光滑,而且花也長地較茂密。

帶頭大哥一路解說著,而我在哭泣湖畔被這花給吸引住,淡淡的清香,眼前的水面漣漪,如果說,野牡丹是低海拔山區春夏野花的主角,那麼桃金孃該就是靜靜地在角落裡綻放的配角。

在哭泣湖畔,我聞到了淡淡的香味,就像她的名字一樣。

清香野薑花

野薑花海然不止於桃金孃,整個村內都種植大面積的野薑花,我一直以為去年專欄所記錄的嘉義「野薑花溪步道」是最多的,卻沒想到在有心的栽培下,整個東源村內,放眼望去數以萬計,想像若夏末時整遍白蝴蝶飛舞的景色會是怎樣壯觀。

帶隊的大哥說,這湖內的野薑花是野生的,包括一走入看到的水韭也只存在於陽明山與此,國寶級的珍貴稀有,因為野生也多了份自然的尊貴。

哭泣湖,亦稱東源湖,屏東牡丹水庫的源頭,原本東源村的排灣先民住在枋山溪上游,在日據時代頭目們想為族人尋覓更好的生活環境,而翻山越嶺來到此,在公路未完全開通時,當微風吹拂過湖畔時,在加上野薑花的香味,任人都不禁為這片如詩如畫的美景所感動。

哭泣湖全景排灣語中的哭泣,就是水流匯集的地方,哭泣湖也因此得名,湖畔有私人經營的民宿,而往內走去也需經過主人同意,且讓我們用著尊敬與期待的心情去拜訪這私人產地,或者說屬於排灣的世外桃源。

不知是否因為我們人來太多的關係,原本風和日麗的南島氣候,天空忽然有點陰暗起來,午後的湖邊增添一絲詭譎氛圍,沿著湖邊的棧道走,主人家熱情地解說著池邊生態及建築物的排灣圖騰,還有那神奇的太陽能小路燈。

迷思

湖畔內步道望著民宿石頭屋,還有野薑花的淡淡香味,想像若能在此住上一晚,清晨的湖畔又是何等幸福與詩意,夜晚裡是否有點點螢光與潺潺流水之哭泣聲。

我們在步道的小平台上休息著,回看這一片的野薑花園,而我的心也陷入某種的迷思,是該藏私還是寫出?

之於族人,那年的翻山越嶺,之於後代子孫,正面臨著觀光的轉型,相對於台灣許多深山湖泊而言,哭泣胡在主人家及排灣禁地的最後一道界線保護下,仍舊維持著她的美。

當然假日村子裡偶爾也會失去寧靜,但帶隊的嚮導主人家對於生態的保護,與對傳統禁忌的敬畏等等,言語之中自然流露,就像每天也都會管制拜訪人數。

這一點當地原住民朋友反而做得比我們好,而我在本文的圖片及路線手繪上,涉及私人景物的部份,包括攝影,也盡量做到有所保留。

棧道ㄧ景 湖邊生態

幸福水上草原

鱷魚山下而這樣的迷思,在村內另一個水上草原也蠻強烈,自然形成的沼澤地,傳說在很久很久以前,排灣的巫師們都會將收服的邪靈、惡鬼放逐到這片草原的邊緣的山丘之中,也就是那座像鱷魚頭的山,帶頭老大說,這裡是祖靈禁地,閒人不可進入!

也因為有著各種禁忌,那年遷居於此的排灣族人漸漸放棄耕作這塊地,久而久之沼澤上也長滿了各種水生植物,綿密地形成一片綠色水上草原,而我們這次來還望見兩頭牛悠閒吃草,我想著不知是否會像傳說般地陷下去而失蹤。

有人叫它做「幸福水上草原」,幸福究竟是什麼?

在還沒走時,又聞著遍地的野薑花清香,想像一群白蝴蝶飛舞,我猜這就是幸福;聽著解說排灣的故事,望著背後裊裊白煙的東源部落,這一刻是寧靜,也是幸福。

簡單的儀式,崇敬的心意,綁好鞋帶,越過禁忌,這一行人浩浩蕩蕩地,有人失去平衡、有人搖搖撞撞、有人抱著小孩、也有人牽著情人的手...我走在最後,拍下了這一幕,鏡頭下補捉住每個人的最自然反應。

東源部落 手牽手往前走

幸福是什麼,大家在草原上玩了起來,互相把對方推倒嬉戲著,躺在草原上,天空是棉花糖的雲朵,腳底是青草的柔軟芬香,之於這群人,我想,這趟哭泣湖與水上草原之旅,絕對是趟難忘的回憶。

帶頭老大說,現在讓我們排成一列,勇敢地往前走,朝遠方的目標,走出一條自己的路!確實如此,對即將發展為野薑花故鄉的東源村而言,他們其實也正試著走著一條自己的路。

【下篇預告】走進中之關古道 思古幽情之南橫天池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