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移兩棵樹變只留兩棵 大巨蛋路型變​更協調會不歡而散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只移兩棵樹變只留兩棵 大巨蛋路型變​更協調會不歡而散

建立於 2014/08/07
本報2014年8月7日台北訊,賴品瑀報導

由於大巨蛋道路拓寬工程粗暴移植行道樹,護樹團體自4月23日起展開佔領行動,並要求實踐環評承諾「退縮一車道」等搶救周遭的行道樹。北市府6日下午再度召開「研商大巨蛋基地光復南路路型調整方案會議」研商光復南路路型調整方案。

護樹團體自4月23日起於大巨蛋旁展開佔領行動,並要求實踐環評承諾「退縮一車道」等搶救周遭的行道樹。攝影:賴品瑀。

但交通局提出新版「以路就樹」方案,卻以交通安全為由,從上個版本只需移植2棵樹木變成需移植20棵樹木、僅2棵可留原地,讓護樹團體相當難以接受,爭論一整個下午後,北市副市長張金鶚決議交通局盡量再微調。

「如果沒辦法再改,就簽上來吧,市府若作了決定就得負責。」並未承諾護樹團體要求繼續討論的建議,護樹團體則揚言要抗爭到底。

交通局提出新版「以路就樹」方案,變成需移植20棵樹木、僅2棵可留原地,讓護樹團體相當難以接受。攝影:賴品瑀。

因應大巨蛋完工後預期帶來的人潮及車流,市府及承辦工程的遠雄公司打算拓寬忠孝東路以北至市民大道的光復南路路段,將南北向道路各增加1至2個線道,並為此移除光復南路東側的所有行道樹。為搶救光復南路的行道樹,民間也在5月發表「一棵樹都不用移」的道路變更設計方案,北市府也於6月3日舉行協調會,找來護樹團體與遠雄討論「路型變更」的可能。

另,北市在6月10日和台北市議員李慶鋒及數位交通學者進行討論,會中曾提出光復南路上共20棵老樹,僅需移植2棵的版本;但8月6日交通局正式提出的版本,卻改為只保留2棵。

保留路樹影響交通安全  交通局:非移不可  

交通局副局長林麗玉表示,6月釋出的版本並非正式提出的方案,僅是釋出暫訂想法供討論,但該方案並未納入因為道路拓寬而造成車道偏西的考量,交通局認為對交通安全大有影響而無法接受。

林麗玉強調,她考量的是280萬市民的交通安全,經過計算,將時速降到55公里已是最低標準,但這些樹是非移不可。且即便扣除掉大巨蛋有活動時有5萬人疏散的需求,在平日時段光復南路仍是北市的重要幹道之一,若不能變換車道與右轉,將傷害用路人權益。

圖面檔01 (市府版交通路型建議0805)

圖面檔02 (市府版交通路型建議0805)

參與設計  學者:當初沒人告訴我應該保留樹

遠雄代表也提出簡報,表示若不移樹,除了道路不友善駕駛外,也會讓大巨蛋綠化程度不足、開放空間不夠,甚至影響橫向坡度、排水溝、地下管線。

當時參與設計的交通學者黃台生坦言「當時沒有人跟我講這些樹應該要保留,所以我們在計畫時路型,都是在假設樹可以移的情境下討論。」

此言讓護樹團體大表不滿,直呼他不可能不知道。且事實上,他的確曾出席了6月3日的協調會。黃台生又批樹保團體「不專業,提出的計畫並不可行」造成車不能出來、不能右轉將讓路的機能大受影響。

開路?留樹?  學者:非關專業、已成價值判斷問題

但同樣參與討論的學者張勝雄反駁,「不能右轉的路就叫功能損傷嗎?那北市大概一半的路都有這樣的問題」,因為目前台北市禁止左轉或右轉的道路相當多。張勝雄表示,若將此路段禁止右轉,就無需設計為變換車道的緩衝路段;若事先提出告示,進大巨蛋需靠右行駛,讓該路段只能直行或左轉,這樣動線會單純。張勝雄簡單做出解釋「如果不右轉就不用移樹,但不願繞行,就一定要移。」

梁一賢張勝雄指出,這已經不只是專業的討論,而是價值判斷。「真的有必要對小客車那麼好嗎?」這樣的反思大受民眾的熱烈迴響。

「人多就要車多,車多就一定要開更多路給車走?」護樹志工指出,交通局的設計是以車為本位,卻不是以人為本位。高中生梁一賢指出,參與護樹100天來,看著遠雄在外牆上貼標語高喊環保,卻有那麼多商業設施、那麼多停車場,生為「下一代」,他一定要出面要求把樹留下來。

護樹志工小瑞更指出大巨蛋分明就在捷運國父紀念館站旁,其實得天獨厚,但遠雄卻仍提出大量停車與道路需求,在乎的根本不是有活動時的散場,而是著眼無活動時要大家開著小客車去商城購物。

「繞行才不會增加排放,因為這樣他們會寧可坐捷運」,小瑞反駁交通局說讓汽機車繞行將排出大量溫室氣體不環保的評估,表示反向思考,當大家知道那裡並非暢行無阻時,自然會選擇其他方式前往,「就像大家知道基隆路總是塞車,就會想辦法避開。」提出護樹版路型變更方案的台大土木系學生簡佑遠強調。

47歲非老樹?  張金鶚:不會以樹齡決定移樹與否

張金鶚坦言,「要移的樹變這麼多我也嚇一跳」,但他強調將尊重交通局的專業,表示交通局在此會議收集了民間意見,再回去想想有沒有微調機會,但「如果沒有,就簽上來吧,市府若作了決定就得負責。」

而在會議中,北市公園處也花了相當的篇幅證明這些行道樹的年齡大約「只有」47歲左右,並不到50歲,因此並非老樹資格,也引起論戰。護樹團體發言人潘翰疆表示,就算不說其實誤差非常小,若不保護2、30歲的樹,台北市以後又怎會有50、100歲的樹存在?爭論後,張金鶚定調,「不會以樹齡來決定移不移樹,而是交通安全」。

張金鶚強調,樹木當然都需保護,符老樹資格者則是要「更保護」,針對這幾棵飽受關注的樹,若要移植,決定會以受保樹的高標來處理,並由公園處負責督導。

昔日移樹死傷多  護樹團體堅捍不移

但護樹團體對這樣的意見毫無信心,指出之前從大巨蛋移到「台北流行音樂中心」的樹,在遠雄的粗暴對待下,已死傷多株。

護樹團體為這些行道樹「佔領」大巨蛋工地外已100天,自認這項創舉讓這些樹更具歷史意義、更值得保留。他們表示,若北市府與遠雄堅持移樹,他們不排除採更激烈的抗爭手段,例如再次佔領相關的機關等等。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