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福島核災】反核/擁核完就沒了嗎? 從佐賀縣知事候選人的問卷調查談起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追蹤福島核災】反核/擁核完就沒了嗎? 從佐賀縣知事候選人的問卷調查談起

建立於 2015/01/28
作者:宋竑廣(中島美雪研究者)

 

市長3 1 from nmi on Vimeo.

 

影片:紀錄片節目「PROJECT-X」介紹菅谷昭,他曾受邀來台演講;該節目以表彰無名英雄為宗旨,主題曲「地上之星」由中島美雪創作,為日本公信榜在榜最久(連續174週)的單曲。

台灣跟日本都剛剛經歷了重要的選舉,就核電議題來看,在台灣,全國廢核行動平台對新北市議員候選人發動除役簽署,約6成候選人拒絕承諾;在日本,自民黨大勝的結果,多方評價為有利於重啟核電;然而,透過佐賀新聞對該縣知事候選人的問卷調查,可見立場上較為細膩的不同。

由於前知事(縣長)當選眾議院國會議員,佐賀縣將於2015年1月11日投票補選出新的知事;為了解(4位)候選人的政策傾向,作為在地媒體的佐賀新聞,提出多達50個問題的問卷調查;其中能源政策佔6題,每一題都和核電相關。

這些問題包括:「(全國)可以廢核嗎?」「原子力規制委員會(類似台灣的原能會)所定的安全標準如何?」「地方政府有必要獨立制定核電廠安全標準嗎?」「贊成重啟(佐賀縣境內的)玄海核電廠嗎?」「重啟與否,是不是在地(玄海町與佐賀縣)同意就很夠了?」「由縣府規劃的核電廠30公里內避難計劃,有想過其可行性嗎?」

前述的每一個問題,可以從「贊成(必要)」、「反對(不必要)」、「說不上來哪種態度好」3種答案裡挑一個來回答;而從每一題的答案,可以看出非黑即白、擁核廢核之外,在子題目上的不盡相同。

同樣是對(全國)廢核與否表達中立,各候選人對原子力規制委員會的信賴程度不同;同樣對原子力規制委員會表達中立,對於縣府要不要獨立制定安全標準,態度也不一致;沒有一個問題,是4位候選人的答案通通一樣的。

另外,佐賀新聞補充了選項外的考量,有3位候選人都同意重啟玄海核電廠,但其中兩位要確認安全性,並得到在地居民的理解才能同意;至於在地居民涵蓋哪些區域,一位候選人認為玄海町與佐賀縣只是基本,還要跟30公里避難範圍內的唐津市、伊萬里倆市協議;另一位候選人覺得,用什麼方式說服居民也要再確認;就像這樣,每一個候選人對核電議題的支持與反對,各有細膩的差異。

跳脫佐賀新聞的問卷,在其他地方,即便是同樣的核電相關施政,或許因為識見與決心的不同,差異不小;如福井縣嶺南地方,要在核電廠周圍30公里內,小學、養老院與醫療院所等20處公共場所,耗資41億日幣建設放射線遮蔽室,作為核電廠輻射外洩時避難之用。

日本松本市市長菅谷昭

又如長野縣松本市,在地方政府裡,最早檢查學校營養午餐食材有無輻射污染,且標準比中央政府(現為每公斤100貝克)低,比照核災國烏克蘭來制定(每公斤40貝克),該市之所以如此,應與市長菅谷昭(見圖)曾長年在車諾比核災地區行醫,熟知輻射污染健康風險有關。

台灣在討論核電的時候,或有論者主張:「日本身為核災國都重啟了,台灣有『核』不可?」;然而,就像環保團體提醒的一樣,在國外,核電廠的設立與監督也好,最終處置場的在地溝通也好,與台灣不可並論;所謂「已記取福島核災教訓」也並非易事,前述福井縣之所以重金設置防核災設施,起於福島核災時,周邊醫院因緊急避難慘死50人的深刻教訓。

比較佐賀新聞的問卷題目,台灣可能也有類似的擔憂;原能會將從二級機關改成三級機關,層級降低之後,預算、員額可能都有影響,面對新的核安機關,其監督能力如何評價?核電廠所在的鄰縣居民,可能也想知道,自己有無參與相關決策的權力?避難計劃的內容與可行性又是如何?有無在地方上獨立監督的必要呢?通通都是(準)父母官該認真回答的問題。

比起一般單純表態的選舉問卷,像佐賀新聞這樣的問法,顯然提供了比較多的面向;不僅有著教育、經濟、醫療等縣政領域,還有攸關外交國防的美軍駐軍、橫跨環保經濟的港灣開發、事涉海外出兵的憲法修正案、決定政治資訊透明程度的特定秘密保護法等國政議題,兼顧在地與中央視野,促進政治人物與選民動腦。

有趣的是,問卷最後夾帶了一些有趣的小問題,像是「若以歷史人物為喻,您自比為哪位?」(有個答案是給縣民去想)「不當政治家的話會做什麼工作?」(有個答案是占卜師)或許,在嚴肅又複雜的投票思考過後,需要些花邊給大腦按摩一下吧。

作者

宋瑞文

專欄寫手/演講講師,範圍包括福島核災、同志、日本節能等題目。經營日本歌手中島美雪介紹會。男同性戀,小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