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界的敵意:為什麼全球的大公司都阻撓氣候行動?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企業界的敵意:為什麼全球的大公司都阻撓氣候行動?

建立於 2015/10/22
作者:本•費根-沃森 Ben Fagan-Watson(政策研究員)

當各國為12月份在巴黎召開的氣候變遷談判做準備之時,企業作為應對氣候變遷的驅動角色正在越來越多地受到人們的關注。雖然私營部門已經多次呼籲各國做出更具雄心的減排承諾,但有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一些企業或許正在阻礙為減排所做的努力。

能撼動股市的全球最大型公司極少遊說溫室氣體減排或完全不採取行動。圖片來源:Rafael Matsunaga

數百年來,人們一直對企業究竟對政府有著怎樣的影響力頗感興趣。金錢在美國的選舉中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也正因為如此,政治獻金披露制度以及透明機制正逐步建立。歐盟的透明機制相對較弱,當局要求遊說集團自覺在「透明度註冊處」登記,但 ​​據近期一份報告估計,登記內容半數以上都是不準確的

企業對氣候政策施加的影響力雖然最近才引起人們的關注,但是,這種影響力卻要追溯到2009年在哥本哈根舉行的COP15會議。人們當時普遍認為該會議毫無建樹,甚至有人將失敗的原因歸罪於化石燃料企業和能源密集型產業的遊說。

2011年,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組織執行秘書克里斯蒂娜·費古埃勒斯(Christiana Figueres)對一群商界聽眾表示:「有相當大的一批企業還深陷於昨天的技術​​和能源之中,而他們更有話語權、財力更為雄厚、步調更加一致……在座的都是具有遠見的企業,我們真正需要你們所做的就是積極地與決定國內外政策的決策者們展開對話」。

為什麼企業對氣候變遷政策施加的影響會受到的密切審視

我們之所以關注商業利益對氣候政策的影響,原因很簡單。美國阿斯本國際滑雪場(Aspen Skiing Company)可持續發展副總裁奧登·申德勒(Auden Schendler)以及哈佛商學院技術與運營管理學院副教授邁克·托夫(Mike Toffel)都曾表示,「與企業降低自身經營污染的努力相比,遊說和政治獻金等政治行為對環境保護的影響更大,也最能代表一家企業在保護環境或破壞環境方面的影響力」。

過去幾年,人們愈加密切地關注企業及其行業組織的影響力。2012年,憂思科學家聯盟(the Union of Concerned Scientists) 發表報告評估了美國知名企業是否接受氣候變遷科學,並研究了他們在氣候政策方面的遊說傾向。

「我們看到越來越多的企業依靠行業組織代表他們進行遊說,全面抵制氣候政策。」憂思科學家聯盟的格雷琴·高德曼(Gretchen Goldman)表示。「這些企業得償所願,阻礙了氣候政策的頒布,同時也阻礙了各國採取行動對抗氣候變遷。他們用這種方式阻礙氣候行動卻不承擔任何後果,真是令人無法接受。」

私營部門承受的壓力越來越大。2014年,三家聯合國機構和多家非政府組織發布了《負責任企業參與氣候變遷政策指南》 。而過去幾週,由於美國商會反對奧巴馬總統提出的清潔能源計劃,致使不少會員企業受到外界的廣泛關注和審視 。與此同時,歐洲富時100(FTSE100)企業中歐洲化工業協會和歐洲商會(BUSINESSEUROPE)等行業組織的成員企業近來收到不少投資者來信 ,並且在股東會議上受到股東質疑。因為這些組織認為歐盟在氣候變遷方面採取的行動影響了行業的競爭力。

總部位於倫敦的非政府組織Influence Map上週發布的一份報告指出,包括P&G、BMW和波音在內,半數以上的世界百強企業均在「阻礙氣候變遷立法」。這份研究報告評估了各企業公開聲明中對氣候變遷科學的立場及其對減排立法的影響。

InfluenceMap研究了企業對立法的直接影響,以及企業所在的行業組織對於有關政策的影響。這些行業協會代表了特定行業或者特定國家或者地區的商業組織。影響最差的行業組織包括歐洲化學工業協會 、 美國商會 、 澳大利亞商業理事會 ,以及權力極大的日本工商聯合會 ——該組織會員幾乎囊括了日本全部主要企業。InfluenceMap表示,這些集團「對近年來主要的氣候立法全部持強烈反對的立場」。

上述結果與筆者今年早些時候與西敏寺大學同事們對歐盟地區的研究結論一致。我們的報告《行業協會就歐盟氣候政策的遊說活動》發現許多具有完善可持續政策體系的大型跨國企業同時都是遊說反對歐盟氣候政策的行業組織的會員。這些氣候政策包括通過折量拍賣方式強化歐盟碳排放交易計劃,以及製定能源效率目標和可再生能源目標。

對企業行為的檢視不應局限於COP21會議期間

即將到來的COP21氣候峰會或許是政策制定者和社會組織對企業行為產生濃厚興趣的一個主要原因,但對跨國企業及其行業組織遊說活動的興趣可能不會很​​快消退。InfluenceMap將持續監督企業及其所屬行業協會的活動,並計畫在下一輪分析中將阿里巴巴也列入研究範圍。此類檢視活動會讓企業(以及這些企業的投資者們)重新肩負起自己的責任,確保自己的員工,以及那些代表他們進行遊說的團體的行為與這些企業、整個經濟和氣候的長期利益相吻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