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西村已不能呼吸! 《南風》攝影展揭六輕毒害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台西村已不能呼吸! 《南風》攝影展揭六輕毒害

建立於 2015/11/17
本報2015年11月17日台北訊,特約記者黃小玲報導

六輕開發究竟帶給彰化沿海小漁村怎樣的環境和社會衝擊?15日於台北市立圖書館總館開展的「南風攝影展─台西村的故事」,即透過影像讓台北市民看見彰化縣大城鄉台西村的命運,讓身處北部的居民能瞭解中南部為了經濟,正在付出何種沈痛代價。

除了深受六輕所苦的數十位彰化雲林鄉親,攝影師鐘聖雄、許震唐,台大公衛學院副院長詹長權之外,台北市長柯文哲也來到現場。面對影像和鄉親親身陳述,柯文哲表示,職務範圍內會解決台北市的空污問題;但他也允諾會盡力協助台西村。

台北市府人員與台西村民共同努力改善空汙。攝影:黃小玲。

台北市府人員與台西村民承諾共同努力改善空汙。攝影:黃小玲。

百幅作品顯現台西村問題  難以承受的398支排煙管

由台北市政府環保局主辦,「南風攝影展」在台北市立圖書館總館的下一樓藝廊展開,展期從11月15日至明年1月11日止,攝影師鐘聖雄和許震唐以台西村為拍攝主題,共有102幅作品,展區作品分為「吹過故鄉的風」、「人與土地」、「水畔的勞動」、「南風裡的肖像」、「來去台西」、「台西人」、「濁水溪口濕地」等。描述漁村生活、隔代教養、河堤或田埂不斷水泥化、濁水溪口勞動身影、六輕開發引起環境和人體健康風險等迫切待解議題,讓更多人能關注台西村面臨的環境轉變。

台西村民代表許立儀呼籲政府協助台西村改善問題。攝影:黃小玲。

台西村民代表許立儀控訴,當地不只受財團剝削,居民還得承擔環境污染的後果,彷彿這些是應該的。

她指出,多年來的沉重感受要讓更多人看見,所以今天30位台西村民特地北上親臨現場,其他未到場者,則因病痛、體力無法負荷無法前來。

此展並非是觀看過去的台西村,而是現階段、即時發生的「人文環境崩壞進行式」。六輕那398支排煙管所排放的煙,不分日夜地飄向台西、麥寮、彰化縣、雲林縣、嘉義縣。

「台灣不只是台北市的台灣,台西村更不是台灣以外的台西村。」許立儀說,所有人都在這片土地上求生存,然而台西村面臨的危險還有很多人不知道,盼政府別再漠視環境問題,別讓台西村成為南風攝影展下的傳說。

南風攝影展攝影師鐘聖雄要讓台西村的真實故事被看見攝影:黃小玲。 南風攝影展攝影師許震唐要政府以嚴肅態度處理空污攝影:黃小玲。

環境污染集中偏鄉   台西村故事尚未落幕

南風攝影展攝影師鐘聖雄回憶,三年前的他,一直在想如果有機會一定要開啟一個攝影計畫,把所有受空氣污染所苦的臉孔拍下來,然後將作品帶到台北市展覽。尤其要在台塑總部附近展覽,他不希望這些承受台灣進步發展代價的人,永遠被遺忘在鄉下。

他說,去年底在台中科博館展出時,以為展覽就此畫下句點,沒想到可以將台西村的故事帶往台北,此舉深具環境教育意義。鐘聖雄告訴村民,攝影師只是搭起戲棚,真正的主角是台西村民,而非身為攝影師的他。

鐘聖雄強調,台西村的真實故事,希望所有人都能來看看村民們的照片,了解六輕、台塑在當地污染的程度,或親自到台西村感受村民的處境,盼望台北市長柯文哲可以制定更好的空污政策,改善台西村的命運。

而攝影師許震唐也直言,環境問題始終來自階級問題,企業財團缺乏同理心,所有跟環境污染有關發展幾乎都集中在邊陲,核心的人看不見問題,這是他記錄台西村時最感慨的一點。

許震唐形容,台西村像一支著火的火柴,迅速燃燒殆盡。但其實無論貧富,每個人呼吸的空氣都是相同的,環境污染不侷限於台西村,還包含台灣很多偏鄉。但人民的聲音似乎很難傳遞給政府,希望未來政府能以嚴肅態度來看待空污政策。

柯文哲觀賞作品,作品描述當六輕再當地開發後,漁民下海捕鰻魚苗收獲驟減。攝影:黃小玲。

北市會率先改善空污   並承諾協助台西村

「到底要留下什麼給下一代?」來參加開幕式的台北市長柯文哲表示,環境污染牽涉到價值選擇,差別在考慮的時間。政治問題不難,看個人的良心而定。對台北市政府來說,能力範圍內必定盡力,儘管有無數的研究或報告證明有污染影響,若無實質配套措施來改善是沒有用的,終究要回到價值選擇。

對於台西村民的狀況,柯文哲表示一時之間沒有好的政策方向可改變台西村現況,還需討論,但承諾會儘量協助。

他表明,台北市環保局長劉銘龍非常關切空污議題,台北市會率先處理空污,並時程、作法具體化,最重要是政府要下決心去實踐,並與各局處共同執行並達成目標,期望PM2.5可以降低。

台灣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副院長詹長權指出,他長期研究石化污染與健康風險,六輕開發造成污染、空氣改變、侵害居民健康這些都是不爭的事實。癌症病患明顯增加,孩童氣喘頻繁,呼吸道疾病已嚴重到讓當地居民失去以往的活力。

研究數據曾顯示,污染物包括氯乙烯、二甲苯、二氧化硫、丙烯腈、丁二烯、氮氧化物、多環芳香烴,其中錳、鍶、釩、砷等重金屬物質與石化工業關係緊密,除了對人體造成危害,還會影響農作物成長。

詹長權表示,10公里以內是最嚴重的,10公里至20公里其次。希望以後做研究是當環境有改善時,調查民眾健康改善多少,而非政府放任不管讓污染持續,只能研究污染會造成什麼危害,這並非是研究者所樂見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