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害生態就沒有健康 環境倫理大師:政府要有替自然發言的代表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傷害生態就沒有健康 環境倫理大師:政府要有替自然發言的代表

建立於 2016/06/13
本報2016年6月13日台北訊,陳文姿報導

美國重要的神學家與哲學家,同時也是世界知名的環境倫理大師羅斯頓(Prof. Holmes Rolston)三度訪台。除了實地走訪台灣各地,羅斯頓8日在台大以「生態健康」為主題發表演講。沒有艱深的理論和激昂的言辭,羅斯頓以許多疾病的起源為例,說明資本主義與全球化加速了環境與生態的破壞以及傳播的速度,讓疾病變得一發不可收拾,反噬到人類。

他也認為企業在追求發展前,應秉持對人類、對環境「不造成傷害」(Do no harm)的前提。

羅斯頓與台灣學者、觀眾暢談生態健康 攝影:陳文姿

羅斯頓與台灣學者、觀眾暢談生態健康 攝影:陳文姿

羅斯頓的演說不是倫理的高談闊論,而是現實中必須解決的問題。長期研究台塑六輕流行病學,台大公共衛生學院副院長詹長權聽過後感慨特別多。他以台灣現在不同疾病分屬不同部門,而各部門間缺乏溝通。他以台塑六輕的污染等案例,呼應羅斯頓的演說內容,並期望新政府能有新做法。

動植物、人類、環境是一體   資本主義促成傳染病流行   

人類疾病、動物疾病跟環境保護,在一般人看來,是三個不同的領域,但羅斯頓卻指出,人、動植物、生態、環境的健康是互相依存的,這觀念就是One Health「健康一體」。

羅斯頓認為,在這個和平共處的世界裡,全球化跟資本主義卻讓疾病傳播加劇,現代傳染病常隨著飛機、船四處散播。例如,最近大家很擔心的茲卡病毒,已從南美往亞洲遷徙。追求快速的心態,例如超市上「最新鮮」的肉跟蔬果,也對防疫管制造成許多威脅。

不斷地追求利潤最大化也會促成疾病。羅斯頓以狂牛症為例,指出狂牛症的起源就是使用它種動物的肉骨作為牛飼料所造成。牛原本是草食性動物,人類卻不計後果的加以改變。

此外,人類不斷的入侵自然環境,也讓原本屬於野生動物的疾病,逐漸轉到人類身上。羅斯頓舉了許多例子,包括1998年在馬來西亞爆發的立百病毒、世紀黑死病之稱的愛滋病,以及台灣有切身之痛的SARS,這些原本在蝙蝠跟猴子身上相安無事的疾病,最後都在人類世界造成大反撲。

One Health 動植物健康與衛生業務應整合

「健康一體」在國際上已經受到認同,但在台灣並非如此。詹長權解釋,台灣目前沒有這個觀念,動物、植物屬於農委會動植物防疫檢疫局,個人健康則歸健康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環境保護則是環保署。三者不僅分屬不同部門,彼此間互不交流,甚至互相責怪。

台大教授詹長權 (左)與羅斯頓對談 攝影:陳文姿

台大教授詹長權 (左)與羅頓對談。攝影:陳文姿

詹長權表示,「健康一體」是現實可行的,美國的疾管局已有「健康一體」辦公室,世界衛生組織也有「健康一體」倡議。

他建議,農委會動植物防疫檢疫局應整合到衛福部,才能一併解決新興傳染病的問題。另外,環保署的環境影響評估,也應加入健康風險評估,跟生態風險評估。

企業應秉持醫者精神  以「不傷害」為前提

人類追求經濟成長與最大利益的同時,卻不斷掠奪自然資源,甚至排放有毒物質,反讓人類暴露在致病的環境中。羅斯頓提出最堅定的建言:「不傷害」(Do no harm)。

羅斯頓說,每位醫師行醫前都須宣示波克拉底誓詞(Hippocratic Oath),告誡醫者以不傷害人為前提,而這種精神,也應移植到公司。不論是企業與社會,在追求發展與利潤前,都應先檢視,是否不會傷害環境、不會傷害到人。

對於羅斯頓的呼籲,詹長權感觸特別多,長期對六輕附近學童進行流行病學研究的詹長權表示,就在演講中的當下,還有許多學童正在距離六輕僅900公尺的雲林麥寮鄉橋頭國小許厝分校就讀。

台大教授詹長權談台灣的環境倫理現況  攝影:陳文姿

台大教授詹長權談台灣的環境倫理現況。攝影:陳文姿

詹長權問,研究已經證實六輕的空污讓當地的學童暴露在癌症的高風險之中,但小孩子沒有投票權,大自然也不能在立法院發言,應該怎麼辦?

羅斯頓回覆,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的腐化,政府應該有互相平衡的機制,也應該有為自然發言的代表。詹長權表示,台灣雖有五權分立,也有環保機關,但顯然是不足的。現在新政府上台,他已經把研究交給新政府,新政府會聽學者的建議?還是聽企業的聲音?新政府怎麼做大家都在看。

羅斯頓對讀者的期許:keep formaosa beautiful  攝影:陳文姿

頓對讀者的期許:keep Formosa beautiful 。攝影:陳文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