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水行──來趟北京黑臭河之旅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樂水行──來趟北京黑臭河之旅

建立於 2016/12/11
本報2016年10月28日台北訊,陳文姿報導

到北京可以做的事很多,經典的紫禁城探索、豐富的學術交流、或是到Live House瘋狂一下。如果,你週六恰巧人在北京,又想看見「很不一樣」的東西,不妨來場北京黑臭河之旅。

這趟旅程不保證風景優美,事實上,臭風陣陣可能更貼近真實,因為「黑臭河」泛指又臭又黑的河。黑臭河之旅的背後,其實是志願者監督河川治理工作的一環。

九月底,趁著人在北京,我們三位來自台灣的伙伴加入「北京樂水行」,行走通惠河畔7.5公里。沒有臭黑相隨,卻有走在歷史河流與城市變遷間的真實感。

20160924 北京樂水行

通惠河上的永通橋(八里橋)承載著歷史的痕跡 攝影:陳文姿

昔日運河風采 今日廢水排放口

「北京樂水行」每次行走的河流不同,需要事先報名,時間固定在周六。即便沒有人報名,領隊一個人也會走完全程。這樣的堅持讓想參加的人不會白跑一場,也讓監督河川汙水排放的工作不中斷。

通惠河流經北京地鐵八里橋站出口,我們在此集合出發。同行的還有北京的大學生、研究生、當地環保團體,以及幾位社會人士。領隊房志達是大學生,也是樂水行的志願者(志工)。

20160924 北京樂水行

行走北京通惠河畔 攝影:陳文姿

通惠河於元朝時期由郭守敬所修建,曾是糧食從南方運送到大都的重要河道。20世紀初,公路交通發達,加上水源不足,河道失修,不再通航。

但在20世紀末,通惠河因都市發展付出莫大的代價。據傳通惠河當時經歷過「河水如墨汁」的暗黑年代。近年經整治後已大有改善,讓這趟黑臭河之旅不那麼難過。

舉報成效不彰 志願者堅持「軟干預」

昔日排放廢水到通惠河的暗管多已被封閉,污水也都先送到污水處理廠,「樂水行」仍堅持不定期的巡守。房志達解釋,因為不肖業者仍不時存著僥倖,偷偷將暗管打通。我們此行的重點就是透過舉報與各種傳播,讓政府加強取締。

行走不久,果然發現不少明管暗渠,冒著泡的、有顏色的、有臭味的,正汩汩流向通惠河。舉報有用嗎?房志達說,4月份昌平曾有個小噴漆廠流出紅色廢水,這些小廠大多是非法經營,經志願者舉報,兩天後,工廠就被環保部門關閉了。

但在房志達的舉報經驗中,這是「特例」。以北京市府所成立的「北京水環境公共參與微信平台」為例,房志達就批評舉報成效不佳,時常得不到回應。雖然可以理解環保部門人手有限,力有不逮,但如果可以加強政府與民間合作,應能事半功倍,「可惜,目前沒有這樣的合作關係」。

20160924 北京樂水行

已被封起的排水口,又被打洞排放廢水 攝影:陳文姿

20160924 北京樂水行

樂水行的志願者正在紀錄排水口排放廢水的證據上傳舉報平台 攝影:陳文姿

即便如此,「樂水行」依舊透過電話舉報,或是藉著將每次活動的紀錄發表在網路平台上,讓更多人關注到臭黑水議題。

與通惠河釣魚客相遇 

如果不是先看到暗管排放的汙水,看到河畔有人垂釣時,我們應該會讚賞通惠河整治有成吧!訝異與擔憂中,我們問,究竟魚落誰家的餐桌呢?

「好玩的,沒有吃。」釣魚大哥們這麼說。

20160924 北京樂水行

通惠河上的釣客  攝影:陳文姿

常來釣魚的大哥說,這裡一天可以釣到幾條說不準,河裡曾釣起最十多斤的大魚。這天,我們目睹一條被釣起的鯉魚,據估計約三斤,頗有份量。

城市中的水挺可憐的

「其實,有時覺得城市中的水挺可憐的。」房志達不經意說出的這句話。

房志達說,2008北京奧運那年的河水特別漂亮,政府引入大量乾淨的河水,讓河流變得清澈。「原來北京河水也可以這麼好!」這衝擊引發後續效應,有的社區開始要求政府加強改善,希望河水真正的回歸原來的樣貌。

「樂水行」從2007年發起至今近十年。這次我們所參加的屬短線行程,約進行三個半鐘頭,每週行走的河流並不相同。長線行程則行走更遠,甚至往河水源頭去。「樂水行」不限於黑臭河監督,有的小組著重在水文化或是水的歷史變遷。

近年「樂水行」逐步擴展到其他地區,各地有不同的特色。所以,下次到中國,不妨打聽一下,你到的地方是否也有「樂水行」,而你又將與哪條河流相遇?

20160924 北京樂水行

永通橋(八里橋)的石獅看著永通河水的清澈與臭黑 攝影:陳文姿

20160924 北京樂水行

行走北京通惠河 攝影:陳文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