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投行「清潔能源」目標有破口 煤電投資之門未關死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亞投行「清潔能源」目標有破口 煤電投資之門未關死

建立於 2017/06/29
作者:劉琴(中外對話研究員)

亞投行高層曾表示將協助亞洲國家加快能源革命,推動《巴黎協定》實施,但其頒布的《能源領域策略(Energy Sector Strategy)》卻顯示,煤電投資之門並未關死。

總部設在北京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第二屆年會選在韓國的濟州島召開,該島是韓國正在打造中的「零碳」旅遊地。年會地點的選擇呼應著亞投行努力營造的「清潔」形象,而最能檢驗這一努力的也許就是在這次年會上頒布的《能源領域策略》了。

能源項目的投資規模大,營運時間長,對地區碳排放的影響不僅巨大而且長遠,因而選擇投資何種能源項目,大幅影響投資銀行的環境績效。而加上本次年會上新批准的3個項目,亞投行已經獲批准的16個項目中,能源項目就佔了7個。

2017年亞投行第二屆年會在韓國濟州島召開。圖片來源:劉琴
2017年亞投行第二屆年會在韓國濟州島召開。圖片來源:劉琴

力挺《巴黎協定》協助成員國低碳轉型

和習近平對於《巴黎協定》堅定支持的立場一致,亞投行行長金立群在6月16日舉行的第二屆年會開幕式上明確表示,亞投行在推動《巴黎協定》的實踐上扮演重要的角色,特別是幫助成員國實現低碳轉型。他特別舉孟加拉的電網建設為例,指出該項目在為1200萬農村居民提供廉價電力的同時,還能減少1萬6千多噸二氧化碳排放。

創綠中心(Greenovation Hub)研究員白韞雯告訴中外對話,《能源領域策略》在提及如何遵循《巴黎協定》方面,相較於之前提供了更多的細節,提到「亞投行能源項目要遵循各國能源投資策略,而且要基於其《巴黎協定》下各國的國家自定貢獻(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NDCs)」,這意味著亞投行確定投資前,需要審慎考量投資項目可能帶來碳排放效應,以及是否有助於投資所在國實現其應對氣候變遷設定的目標,例如地區碳強度(carbon intensity,指單位GDP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的降低、再生能源比重的提升等。

而牛津大學永續金融項目總監本·考爾德考特(Ben Caldecott)也認為這份策略顯示出亞投行認識到了自身有機會對巴黎氣候協定的實施做出貢獻,並且有能力在亞洲的清潔能源革命中扮演重要角色。

樂施會發言人梅家永告訴中外對話,亞投行承諾推動《巴黎協定》和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這是一個充滿希望的開始。亞投行可以向成員國提供實現再生能源目標的資金,並推動全球南方國家成為新興氣候領導的趨勢。

未定清晰界限 煤電政策惹爭議

但這份號稱要幫助成員國實現低碳轉型的策略文件無法讓長久以來關注亞投行的民間組織放下擔憂,因為草稿中「有條件的」投資煤電的文字在終稿中依然得以保留。煤電在亞洲的擴張帶來的環境和公眾健康代價日益成為關注焦點,因此亞投行對煤電的態度受到高度關注。

創綠中心研究員白韞雯告訴中外對話,和二稿相比,對於煤電投資的文字部分沒有變化,即低碳排放的燃油和燃煤電廠在以下3種情況有望得到支持:項目將取代現有更低效的產能;項目對完善電力系統建設並提升其可靠性是不可缺少的;該地區不存在可行的或經濟上可負擔的替代方案,特別是在低收入國家。

牛津大學的考爾德考特認為對煤電網開一面是個錯誤。除了空氣污染帶來的健康危害,煤電還面臨著資產擱淺的風險,以及將項目區域長期鎖定在昂貴的化石能源基礎設施中的問題。

白韞雯指出,亞投行總體上對煤電持排斥態度,但也給自己留出未來可能投資的空間,因此在對具體煤電類項目做決定時「缺少清晰的界定及明確的政策指導」。

銀行觀察(Bankwatch)的王娃娃(音譯)表示,以亞投行目前的能源策略和投資組合,不清楚它如何幫助各國達成巴黎協定目標。

她認為在煤電問題上,亞投行《能源領域策略》與其他多邊金融機構存在差距:「其他國際金融機構已經退出了煤電項目。如亞洲開發銀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自2013年以來沒有資助過燃煤電廠項目;歐洲投資銀行(European Investment Bank)也遠離了煤電項目,制定了嚴格的排放績效標準。去年,世界銀行的行長將東南亞的燃煤電站項目稱為『這個星球的災難』。」 王娃娃說,「亞投行卻還認為『可考慮碳效率高的燃煤電廠』。」

「看到這份能源策略真的很失望,8個月的溝通最後還是回到原點,支持煤電這類化石能源還是留在了文本中,」她擔心隨著煤炭行業既得利益集團的持續活動,亞投行是否能堅守其推動「清潔、綠色」基礎設施建設所面臨的考驗。

樂施會的梅家永更是直接指出,煤炭行業已經行動起來,對亞投行進行遊說

對於這些質疑,亞投行高層強調應該以其實際投資組合的表現為衡量標準。「到現在為止,我們沒有投資過煤電,也沒有正在計劃投資中的煤電項目,只要對其環境影響有所擔憂,我們就不會投資這類項目。」金立群在年會開幕發言中特別指出。

加上本次年會上新批准的3個項目,目前亞投行的16個獲得正式批准的投資項目中的確不包含煤電,能源類的7個項目涵蓋了水電、燃氣發電、油氣管網和電網建設。

亞投行現任行長金立群。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亞投行現任行長金立群。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人事精簡還是粗略? 亞投行專業受疑

除了「清潔、綠色」,亞投行的另一個口號「精簡」似乎也受到了考驗。據財新報導,亞投行與世行、亞行等傳統發展機構相比,最大的例外之一是沒有常駐董事會。僅這一項每年大概可替亞投行省下7000萬美元的資金。

但也有一些民間組織擔心亞投行的「精簡」可能表現為投資管理上的「粗略」。以《能源領域策略》為例,白韞雯介紹,亞投行只是籠統的說要低碳轉型,卻沒有給出目標實現的路線圖和階段性陳述,各種能源類型沒有量化的指標,也沒有說明該文本實施的有效期。而其他多邊銀行,如世界銀行、亞行,在大的策略之下還有具體的配套政策。世界自然基金會中國代表處(WWF China)就建議亞投行設定再生能源的年度投資額或每年增長率等絕對或相對的量化目標,比如每年至少投入50億美元在風電和太陽能等再生能源項目中,或使再生能源至少佔50%的新增發電裝置容量。

此外,與其他老牌多邊發展銀行相比,亞投行的另一特點是所投資的項目大部分都是與其他銀行共同融資。行長金立群表示,亞投行與其他銀行不是競爭的關係,而是建立起良好的合作關係。但銀行資訊中心(Bank Information Center,BIC)的凱特·吉爾里(Kate Geary)認為,這樣一來,亞投行也可能把管理計畫項目、社會與環境影響的責任推給了搭檔

吉爾里指出,一些成員國已經私下表達了自己的擔憂,認為亞投行有些操之過急,相關政策和體系還沒完善到位,董事會就被要求批准印度基礎設施投資基金、緬甸Myingya天然氣發電廠這樣的高風險項目。本次年會上,印度基礎設施投資基金項目已經獲得通過,吉爾里認為這種與中介銀行合作的模式可能導致投資銀行對項目的環境足跡失去控制。而亞投行的公共訊息政策和問責機制兩項關鍵的保障措施仍正在建設中。

對於成立不到一年半的亞投行,邊做邊學,在工作中逐漸完善制度的過程似乎還將繼續下去,而圍繞著它的種種爭議也將繼續被提出。特別是在國際氣候行動前景變得有些不確定的當下,承諾不在環境上妥協的亞投行接下來的每一個能源投資項目,都將受到高度關注。

※ 本文轉載自中外對話〈亞投行能否助亞洲實現能源轉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