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量捕撈飼料魚卻欠缺管理 犧牲海洋的中國養殖漁業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大量捕撈飼料魚卻欠缺管理 犧牲海洋的中國養殖漁業

建立於 2017/08/24
作者:張春(中外對話研究員)

養殖業龐大的飼料魚需求,加上缺乏下雜魚(中國稱「幼雜魚」)捕撈量統計,威脅著中國本就緊張的海洋漁業資源。

這裡是山東榮成市的漁村石島,位於中國東部山東半島插向大海的尖端。海邊,一輛輛裝滿了「磚塊」的大卡車正整裝待發。


石島隸屬於山東省榮成市,現在這裡是全國最主要的魚粉製造地,而製造魚粉的主要原料之一就是這種體形小、價值低、種類雜的小魚,當地漁民將它們稱為「飼料魚」。 2016年12月17日山東石島工人正在碼頭上卸貨,漁獲幾乎全是手指粗細的小魚。 圖片來源:綠色和平/朱立

走近才會發現,這些剛剛從冷凍庫中拿出來,即將被運往下游加工廠的「磚塊」,其實是被擠壓冷凍成一坨坨冰塊的魚——漁獲中那些賣不出去的小魚會被冰凍成「魚板」,運到加工廠後,這些魚板會經過蒸煮、壓榨、乾燥、粉碎等工序變成蛋白粉末,最後製成飼料,用於水產和禽畜養殖。

一份綠色和平研究報告估算,中國近海每年約1300萬噸的漁獲中,這類用做飼料的小魚可能佔據了30%,即400萬噸左右。這超過日本一年的海洋捕撈量。換句話說,中國一年用於養殖的魚比日本人直接食用的魚還多。

※ 完整影片請見騰訊〈海鮮餐桌的真實成本〉
 

飼料來源  被水產養殖拖累的捕撈業

聯合國糧農組織(FAO)統計數據顯示,從1995年到2014年的20年間,中國水產養殖產量一直佔全球60%以上。2015年中國水產養殖總產量4937萬噸。

養殖這些水產需要大量飼料投入。據中國海洋大學水產與生命學院講師張文博團隊的研究估計,中國每年魚粉需求大約為250萬噸(部分用於禽畜養殖)。但中國本土魚粉產量並不清楚,FAO數據顯示中國每年自己生產的魚粉僅40-60萬噸;綠色和平則估算2014年中國消耗了至少76萬噸本土生產的魚粉。但根據中國海關數據,2016年中國魚粉進口量約為104萬噸。因此不論採用哪個數據,目前尚不能得知中國250萬噸魚粉需求是透過何種管道滿足。

張文博認為原料的地下非法交易是中國魚粉產量統計不精確的原因。他說,去魚粉廠調查時,一些工廠不願意透露自己的產量,更不用說原料來源了。

綠色和平的調查證實,由於原料不足,山東沿海一些魚粉廠便組船隊出海,為自己的工廠提供原料。「中國還有很多小型或是不符合規範的『三無』漁船,很難監管他們的捕撈量」張文博指出。山東是中國最大的魚粉生產基地,全中國55%的魚粉產自這裡。

而在這些來路不明的魚粉原料中,除了鯷魚等低價值魚類(中國鯷魚年捕撈量不到100萬噸),混獲的下雜魚佔了相當大的比重。據綠色和平估算,2014年中國消耗的76萬噸國產魚粉,其生產過程耗費了超過220萬噸來自中國近海捕撈的下雜魚。然而這些數字還不包含沒有做成魚粉、直接投餵的下雜魚——在2014年,中國直接投餵來自國內的下雜魚高達495萬噸。

一種奇特的現象產生了:目前在中國,由於商業捕撈量的減少,漁船捕撈到的下雜魚比重增加,其中包含未成熟的幼魚。然而本應放回大海成長的幼魚,卻成為無魚可打的漁船的捕撈對象,形成惡性循環。

FAO在2016年度漁業狀況報告中警告,對混獲管理不善已經成為威脅全球漁業資源永續的重要因素之一。

綠色和平報告指出,在中國,拖網漁船一半的漁獲都是下雜魚。下雜魚常處於食物鏈的下層,是鮭魚、海豚、鯊魚、鮪魚等肉食魚類以及企鵝、海鳥等海洋動物的食物。FAO指出,堅持使用底拖網等網具捕撈下雜魚,是在威脅整個食物鏈的根基。地中海和黑海捕撈量自2007年來下降了近三分之一,和沙丁魚、鯷魚等食物鏈底層的魚類減少不無關係。

FAO還指出,混獲中除了大量低價值的小魚往往還有為數眾多的經濟魚類幼魚。綠色和平調查研究中抽查的混獲魚類,就有38%屬於經濟魚類的幼魚。長期混獲捕撈造成的經濟損失大於收益。

2014年10月16日東海海域一條拖網漁船的一網漁獲,除了一條成年帶魚其餘都是飼料魚。拖網是中國最主要的漁船類型,每年捕撈量約佔中國海洋總捕撈量的一半。綠色和平的調查顯示中國拖網漁船的漁獲物中平均一半都是飼料魚。圖片來源:綠色和平/朱立
2014年10月16日東海海域一條拖網漁船的一網漁獲,除了一條成年帶魚其餘都是飼料魚。拖網是中國最主要的漁船類型,每年捕撈量約佔中國海洋總捕撈量的一半。綠色和平的調查顯示中國拖網漁船的漁獲物中平均一半都是飼料魚。圖片來源:綠色和平/朱立

漁政部門的第一個難關:欠缺下雜魚數據

對於混獲捕撈的泛濫,漁政管理者並非無計可施。FAO建議漁民從時間和空間上盡量避開下雜魚,例如避開產卵和幼魚初生季節,以及設置底拖網禁用區域等。中國也已經開始注意混獲的問題:養殖業減少冷藏下雜魚的使用、增加飼料、打擊非法的下雜魚貿易,被列為2017年中國農業部漁政工作重點之一

但目前看來,要實現這些目標,漁政管理者首先面臨著統計數據匱乏的問題。和魚粉產量一樣,中國下雜魚的捕撈量同樣存在數據盲點。

綠色和平海洋保護項目主任周薇告訴中外對話,目前從中國的統計數據中很難梳理出下雜魚的量。因為下雜魚種類繁多,很多不在統計之列,同時也缺乏它們交易量的數據。

「現在完善和優化漁業統計也是漁業管理部門的一個工作重點,如果能借這個機會把捕撈和交易的訊息都完善起來,對於漁業管理肯定有很大幫助」周薇說。

周薇在研究報告中建議,中國政府應當將下雜魚的捕撈納入到捕撈統計當中,將下雜魚納入減少捕撈的對象;同時在養殖端進行調整,推廣飼料養殖減少直接投餵。

上海海洋大學講師汪振華則告訴中外對話:2000年漁業法修訂就提出「實行捕撈限額制度」,但是由於中國國內的漁業資源評估數據非常複雜,沒法依靠已有的生產資料給出較為準確的許可捕撈量評估數據。

2016年12月15日,山東石島的一家魚粉廠裡機器正在把一塊塊由「飼料魚」凍成的魚板打碎對原料進行前處理。圖片來源:綠色和平/朱立
2016年12月15日,山東石島的一家魚粉廠裡機器正在把一塊塊由「飼料魚」凍成的魚板打碎對原料進行前處理。圖片來源:綠色和平/朱立

給魚吃素:魚飼料業的轉型希望

技術層面上,中國的魚飼料企業卻給全球的行業轉型帶來了希望。

在一項由亞利桑那大學教授 Kevin Fitzsimmons 等水產學者舉辦的「無魚配方飼料(Fish-free Feed)」開發挑戰賽中,來自中國的廣東恆興飼料實業股份有限公司在銷售排行榜上領先。

恆興公司負責研發的程成榮博士透過郵件告訴中外對話,該公司已經有多年研發無魚配方飼料的經驗。他還介紹,恆興在比賽過程中售賣的素魚飼料,大約佔同時間公司銷售額的16%,而購買了素魚飼料的客戶回饋良好。

由於魚粉蛋白質含量高且營養成分特殊,水產養殖目前還做不到完全不用魚粉,但飼料廠商一直在嘗試減少、甚至不用魚粉。此外,魚粉生產行業本身也可以透過技術手段,多加利用水產加工下腳料而減少對海洋捕撈的倚賴。

Fitzsimmons告訴中外對話,全球平均而言,製作魚粉的原料中,只有10%到15%來自水產下腳料,其他部分來自直接捕撈的海洋魚類。但據獨立漁業資訊網站 Undercurrent News 報導,歐盟生產的魚粉有一半的原料來自於水產下腳料,西班牙、義大利、法國和德國等國更在魚粉行業全面使用下腳料,不使用直接捕撈的魚。

中國水產養殖數據:

  • 中國水產養殖產量一直佔全球60%以上。
  • 中國直接投餵、來自中國國內的下雜魚達到495萬噸。
  • 地中海和黑海捕撈量自2007年來下降了近三分之一。
  • 抽查的混獲中有38%屬於經濟魚類的幼魚。
  • 全球平均而言,製作魚粉的原材料只有10%-15%來自水產下腳料。

:「三無」漁船是指無船名船號、無漁船證書(無有效檢驗證書、登記證書、捕撈許可證)、無船籍港的漁船。

※ 更多關於中國飼料魚的精彩照片

※ 本文轉載自中外對話〈飼料魚:中國水產養殖業背後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