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國家公園修正「碎片化」管理 將改變中國野生東北虎豹命運的大事件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立國家公園修正「碎片化」管理 將改變中國野生東北虎豹命運的大事件

建立於 2017/10/05
作者:劉琴(中外對話研究員)

虎豹研究者馮利民認為,2020年開張的東北虎豹國家公園將為兩種瀕臨滅絕的貓科動物帶來希望。

為拯救瀕危物種野生東北虎(又稱西伯利亞虎,Panthera tigris altaica)和東北豹(又稱遠東豹,Panthera pardus),在與俄羅斯接壤的東北邊陲,中國正規劃一個1.46萬平方公里的東北虎豹國家公園。這個計劃於2020年正式運行的國家公園,橫跨吉林、黑龍江兩省,相當於大倫敦面積的9倍,比美國黃石公園大60%。吉林省為此放棄了一條高速公路的建設,並讓一條高鐵線路改道。

北京師範大學虎豹研究團隊拍攝到的中國境內第一張自然狀態下的野生東北虎照片。圖片版權所有者為北京師範大學,由馮利民提供。
北京師範大學虎豹研究團隊拍攝到的中國境內第一張自然狀態下的野生東北虎照片。圖片版權所有者為北京師範大學,由馮利民提供。

這樣大規模的保護區,對應的是東北虎和東北豹極為嚴峻的生存危機。棲息地的消失和退化、強烈的人類干擾被認為是導致東北虎數量下降的最主要原因,這兩種世界最大的貓科動物(最大體重接近300公斤),全球野外種群數量據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統計僅剩不到500隻,而東北豹2007年的數量更一度只剩不到20隻,二者分別被列為瀕危和極危物種。

影片來源:World Conservation Society

亞歐大陸的東北角僅存的溫帶針闊葉混合森林,是這數百隻大型貓科動物最後的棲息地。而中國境內的東北虎豹數量,2015年前一直缺乏高品質的數據。

東北虎豹國家公園境內的溫帶針闊葉混合林。圖片來源:馮立民。
東北虎豹國家公園境內的溫帶針闊葉混合林。圖片來源:馮立民。

這一窘況被北京師範大學虎豹研究團隊打破。透過長達十年的野外調查和數千台紅外線相機的記錄,研究團隊得到了大量數據,並估算出2012-2014年期間,在中國境內活動的東北虎數量至少27隻,東北豹至少42隻

這一發現也直接推動了中國中央政府劃出相當於之前所有東北虎保護區面積總和5倍的土地,成立一個專門的國家公園,以保護這兩種大型貓科動物的棲息地,並為之新設立了管理機構。這也成為科學研究推動保育政策的經典成功案例。

新的國家公園和以往的老虎保護區有何區別?它能夠解決人和虎的矛盾嗎?東北虎豹的生存狀況能否得到本質的改善?帶著這些問題,我們和現任中國國家林業局東北虎豹監測與研究中心副主任,也是北師大虎豹研究團隊的野外調查研究負責人馮利民博士進行了對話。

東北虎豹國家公園的所處位置。地圖由馮利民提供。
東北虎豹國家公園的所處位置。圖片來源:馮利民,本報編輯修改。

中外對話(以下中):中國此前已經成立了多個老虎保護區,近年又禁止了東北林區的商業砍伐,為什麼還需要為虎豹建新的國家公園?

馮利民(以下馮):我們的科學數據顯示,中國野生東北虎和東北豹的唯一種源地就在吉林省東部的中俄跨境地區及周邊區域,分布區面積僅數千平方公里。

在東北虎豹種群頻繁活動的區域,中國先後建立了琿春、汪清、老爺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但是,這些保護區呈現條塊化分布、而且面積很小,加起來不足3000平方公里,不僅不利於一個可長期存活的虎豹種群生存需求,同時也不利於重要生態系統完整性和真摯性(authenticity)保護的需求。

東北地區全面停止經濟林採伐,為虎豹和生態系統恢復提供了空間和前景。然而,在整個虎豹棲息地內,面臨著管理體制不順、多頭管理等關鍵問題。建立東北虎豹國家公園國有自然資源資產管理局、東北虎豹國家公園管理局,就是為了修正「碎片化」管理的體制弊端。

此前,東北虎豹面臨的生存困境,最大的阻礙來自人為干擾,例如砍伐森林、經濟作物種植、用獵套捕獵有蹄類、放牧等等。因此,解決好原住民的生存與發展問題,國家公園區域內及周邊群眾的民生問題,對國家公園的成功非常關鍵。

透過老虎糞便DNA調查,琿春保護區的老虎2013到2015年間監測到的活動範圍。紅色和綠色框線代表老虎活動範圍,黑點代表人類聚居地。來源:竇海龍等,2016,PLOS One
透過老虎糞便DNA調查,琿春保護區的老虎2013到2015年間監測到的活動範圍。紅色和綠色框線代表老虎活動範圍,黑點代表人類聚居地。來源:竇海龍等,2016,PLOS One

中:中國的叢林中到底還有多少隻野生虎豹,一直是個未解之謎,而基礎數據的獲得是制定保護策略的基礎。你的團隊如何估算出關於東北虎豹種群數量的數據?

馮:我們團隊一開始就設立了很明確的目標,就是要搞清楚三個基本的科學問題:中國境內到底還有沒有野生東北虎豹種群?它們是否真正定居在中國,是否有擴散的可能性?能否制定一個可行的虎豹復育計劃?

回答這幾個問題就是我們團隊需要完成的科學研究任務。在2萬平方公里的範圍內,我們布下「天羅地網」,按照網格(3.6km×3.6km),安裝了大約3千多台紅外相機,共拍攝到5000多張東北虎和東北豹的照片和影片,最後統計識別,2012-2014年間,中國境內至少有27隻東北虎,42隻東北豹。

中:東北虎和東北豹是怎麼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瀕危和極危的狀況的?

馮:東北虎豹的興衰與生態環境的變遷緊密聯繫。在過去的100多年內,中國東北地區乃至整個東北亞地區,人類的強烈干擾,森林不斷消失和退化,東北虎豹喪失了大量的棲息環境,種群和分布區急劇萎縮。1940年代,俄羅斯遠東東北虎的數量降到最低點,僅僅數十隻。此後,蘇聯政府制訂的保護措施使俄羅斯境內東北虎數量開始逐漸回升。

在中國,東北虎持續下降的趨勢一直延續到上世紀末。東北豹種群也直到上世紀末才止住在中俄境內持續下降的趨勢。

自1998年,中國政府開始實施天然林保護項目,生物多樣性快速下降的趨勢逐漸得到改善和遏制。近年來,之前向俄羅斯境內偏移的野生東北虎豹種群開始向包括中國東北地區在內的歷史棲息地擴散和恢復,這個趨勢自2012年以來變得十分明顯。

中國琿春、汪清、老爺嶺三個自然保護區中2013到2015年北京師範大學虎豹研究團隊採集東北虎糞便的地點示意圖。來源:竇海龍等,2016,PLOS One。
中國琿春、汪清、老爺嶺三個自然保護區中2013到2015年北京師範大學虎豹研究團隊採集東北虎糞便的地點示意圖。來源:竇海龍等,2016,PLOS One。

中:相比東北虎,東北豹(遠東豹)在中國國內的知名度要低很多,能否介紹一下目前世界上對遠東豹有哪些保護措施?東北虎豹國家公園對這一物種的保護有何意義?

馮:歷史上,東北豹(Amur leopard)汗東北虎(Amur tiger)一樣,廣泛的分布於東北亞針闊葉混合林區域。在過去100多年內,其種群和分布急劇縮減,至20世紀末,科學界普遍認為,僅剩一個25到34隻的孤立小種群存活於俄羅斯遠東西南與中國吉林接壤的跨境小片狹長區域。在中國境內,被認為是一度消失。

目前,根據北京師範大學和俄羅斯豹之鄉國家公園(Land of Leopard National Park)研究團隊的聯合數據顯示,2014到2015年間,這個種群數量目前為大約90隻,分布於中國吉林東部琿春及周邊區域、俄羅斯豹之鄉國家公園,現在分布面積約4千平方公里。

中俄雙方為保護東北豹努力不懈。俄羅斯長期關注和保護其境內的東北豹種群,展開監測和研究,聯邦政府還建立了一個2,600平方公里的豹之鄉國家公園來保護這個世界上唯一的東北豹種群。

在中國一側,中國政府先建立了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停止木材商業砍伐、打擊盜獵,清理獵套,展開監測和研究,現在又建立國家公園。

東北豹目前分布區極為狹小,中國東北地區的森林是這個物種長期生存的希望,這個國家公園對於東北豹的未來命運極其關鍵。如果能夠在國家公園內得到全面恢復,東北豹種群未來有望達到200隻左右。

中:人工繁殖的老虎有沒有可能最終放歸野外?有保護人士認為,老虎的商業養殖反而間接加劇了野生虎盜獵的猖獗。您怎麼看待這個問題?

馮:在中國,透過野化放繁殖中心的老虎來保護野生虎並不是我們的選項,我認為這不是遵循老虎保護科學原則的道路,不可能實現野生虎的保護目標。中國政府從來也沒有贊同人工繁殖的東北虎能放歸虎豹國家公園,在這一點上,大家不需要杞人憂天。

一些保護人士認為,老虎的商業繁殖反而間接加劇了野生虎盜獵的猖獗。據我瞭解,一方面中國政府官方是禁止老虎貿易的。另一方面,雖然老虎的商業繁育並不能有助於老虎保護,但是,我也沒有看到有令人信服的研究報告證明老虎的商業繁殖間接加劇了野生虎盜獵,我認為這需要進一步研究來證實兩者之間的相關性。

中:世界知名東北虎研究專家和國際野生物保育協會(Wildlife Conservation Society)俄羅斯辦公室主任Dale Miquelle告訴Nature期刊,東北虎豹國家公園很可能成為未來十年或二十年內最成功的老虎保護案例之一。您認為成功的老虎保護模式應該是什麼樣的?

馮:成功的老虎保護模式,是遵循野生虎保護的自然規律,理解野生虎保護的意義和遵循野生虎種群繁衍規律。

此外,保護野生虎豹的意義,並不僅僅在於保護虎豹這兩個瀕危珍稀大型貓科動物,更重要的是他們賴以生存的重要生態系統的恢復以及生物多樣性的保護。一個成功的老虎保護模式並須建立在保護完整生態系統的基礎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