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田水利會改制防弊 學者批「頭痛砍頭、腳痛砍腳」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農田水利會改制防弊 學者批「頭痛砍頭、腳痛砍腳」

發表日期 2018/01/05
本報2018年1月5日台北訊,賴品瑀報導

此次立院臨時會,預定將通過「農田水利會改制」,雖然農委會認為,此舉將農田水利會納入公務體系監督,可以打破長期地方派系把持的問題,不過前台南縣長蘇煥智、21世紀基金會副董事長高思博,與前農委會主委陳保基、前台大農學院院長楊平世等學者,卻也在5日上午座談,認為農田水利會會長、區長改官派是在消滅地方自治的權力。更有學者以「頭痛砍頭、腳痛砍腳」諷刺,認為此次水利會改制,並沒有真正解決問題。

一個末代台南縣長、一個有意角逐下屆台南市長,蘇煥智、高思博兩人一藍一綠合辦座談,引發媒體好奇。不過高思博強調,區長、農田水利會改制兩者雖然很多眉角細節不盡然相同,但是卻同樣顯示了台灣正在朝向「民主集中」的趨勢,未來只剩下大選舉,自發性的基層卻完全都要消失,這是違背世界潮流的。

2018-01-05_12-41-32

前台南縣長蘇煥智、21世紀基金會副董事長高思博5日舉辦座談,批判農田水利會改制政策。賴品瑀攝。

蘇煥智指出,身為台南縣的末代縣長,感受到六都升格對大面積縣市的傷害。2009年地方體制改革後,小小的台灣竟有六個直轄市,堪稱世界奇觀。而六都轄下的121個鄉鎮市也面臨維持地方自治團體地位,或是直轄市的派出機關的難題。蘇煥智批,當時馬政府把小面積的台北市體制直接套到大面積城鎮行的直轄市上,沒有考慮到兩者的差異,就全面將六都的鄉鎮市改為區、並暫停自治選舉,當初承諾的二年後檢討也不見下文。

蘇煥智認為,政治體制要先好,經濟才可能起來,他直言目前的城鄉差距就是因為地方自治失能所造成,目前走向「大政府」,光是一個太陽能建設也要由中央政府發包,目前國際潮流是政府權力盡量下放,民間能做的就讓民間做、政府不要跟民間搶,中央政府負責訂定規則、與做民間做不到的才對。「腦神經臃腫的決策模式,是競爭力的危機。」蘇煥智批。

然而目前卻是因為有買票等弊端,就乾脆通通要廢掉,卻也是本末倒置的作法。「他們根本不是聰明的投資者」蘇煥智表示,部分鄉鎮市地方政治的確有黑金問題,縣議員也不乏最後破產、被關的,但這是「選制害死人」,並非只是買票、黑道的問題,而是需要全面改革檢討。

蘇煥智認為,農田水利會預算、採購、土地出售都已經有相關法規管制了,是可以再加強,但是因為要防弊就通通廢掉、把財產收歸國有,其實已是違憲。

過去農田水利會總被抨擊遭地方派系把持,甚至農田水利會的財產淪為派系的金庫,因此面臨了收歸公務體系的命運。蘇煥智指出,依現行法制,水利會的預算需要農委會審查通過,並非會務委員自己審查通過算數;水利會的工程與採購也需要依政府採購法發包;水利會的決算也必須經農委會審查;水利會若要出售不動產,也需要先報農委會核准、且納入預決算。因此若是水利會發生亂花錢、淪為派系金庫的問題,那麼失職的是農委會。

蘇煥智指出,電信局民營化為中華電信、港務局改制為港務公司,都是在提升效益,卻將半民營的農田水利會納回公務機關,美其名改制、提升,卻是消滅、強佔財產,是大開倒車。公共行政學者紀和均反觀農田水利會有百年歷史,在各地與農民合作開拓過程,國民政府來台後,只是承認他的存在,而非全新創設。

「我想不出來怎麼用基金管理水利會,這是虛無飄渺。」前農委會主委陳保基表示,改制之後的水利會,將是層級很低的公務單位,沒有會員、收為公有後,恐怕反而搞壞農田灌溉系統,供水系統出了問題,對農業的影響難預料。陳保基更批農委會打算要水利會也要負責灌區外的用水,但目前灌溉用水常常協助工業、民生,早就常常不夠用,農田都因此要休耕了,哪來的能力再供應到灌區之外,陳保基直批「根本作不到!」強烈建議立法院不能通過改制法案。

「頭痛砍頭、腳痛砍腳」台南大學行政管理系教授馬群傑批,認為此舉沒有真正解決問題。前台大農學院院長楊平世也批這波改革太過粗糙,應該懸崖勒馬。楊平世認為,有弊端就要改革,例如改採一部份維持農民直選、一部份遴選也行,但不該因為有弊端,甚至投票率低也成為廢掉的原因。

此外,楊平世指出,既有的水利會財產處理問題,目前要收歸國有,的確不公不義,是有違憲疑慮。台北市瑠公水利會會長林濟民也抱屈,強調水利會多年來也是很辛苦的經營,大家出錢出力,也為社會付出了很多。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