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吉洋:改造河流是無可挽回的環境災難 從「韓國四大江」看「前瞻水環境」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林吉洋:改造河流是無可挽回的環境災難 從「韓國四大江」看「前瞻水環境」

2018年03月02日
作者:林吉洋

台灣有句諺語說「把錢丟到河裡」,比喻得不償失。現在「前瞻水環境」大概會比這一句成語的形容更加不幸,把錢扔到水裡不僅沒有換得應有的效益,反而帶來無窮的後患。

2018年的2月初,賴清德院長率行政院官員及立委到各地視察水環境改善計畫,賴清德說,前瞻基礎建設計畫的「水環境建設」目標是治水、淨水、親水及水資源再利用。

這一系列前瞻計畫帶來的全國性河岸景觀的改造工程,其所可能引發的災難,不禁讓我想起10年前的韓國四大江工程

前瞻計畫水環境建設提出的時候,也是韓國李明博總統下台十年後,文在寅上台後開始主導檢調調查前朝保守黨執政時期的弊案,李明博主政時代的親信一個接著一個落馬,疑似運用親信收受企業政治獻金,遭調查的弊案其中就包括四大江工程。

IMG_0257_四大江工程將韓國境內四大流域以各式工程手段進行開發利用
四大江工程將韓國境內四大流域以各式工程手段進行開發利用。

學者:為景觀地產改造河流、忽略生態平衡將是一場災難

這一類「前瞻計畫水環境建設」大抵包含自行車路廊、水岸改善及公園綠地營造工程,甚至是會展中心及棒球場、營造市區河岸景觀及強化休憩機能。

這些景觀或設施,一時間或許能夠帶動地產開發熱潮,然而這些大量的人造設施,不僅僅顛覆「還地於河」的治理思維,大量人造工程的投入,將壓迫河道縮減,造成水患隱憂,未來勢必另外消耗大筆預算去維持失去自我生態修復機能的人工河流景觀。

台北大學都市計畫研究所副教授廖桂賢對於前瞻水環境建設表達了她的擔憂,她認為「改造河川」帶來的景觀與地產附加價值只是一時,河流不是用來被「人工美容」,河流自然的奔流有其不可計算的生態機能與自然平衡:

這一波為了親水與美化而做的河川整治,令人憂心忡忡!坦白說,讓我焦慮。長期以來,台灣社會欠缺對河溪生態與其生態價值的理解,因而造就了操短線、只為創造「打卡熱點」來取悅民眾的政客與政府。我絕不反對人們親近河川,但絕對反對為了取悅遊客或是造就某種視覺美學而施加不必要的河川工程,破壞河川廊道的生物棲息功能與生物多樣性!

                            —廖桂賢於「都市河溪論壇」發言授權引用

都市為了追求綠化率等生態指標,或者為了開闢河岸景觀休憩空間,藉以抬生地產價格,紛紛將腦筋動到河岸。

錯誤政策造成的生態災難——韓國四大江建設計畫

2007年CEO總統李明博主政時期,韓國開啟規模高達22兆韓元(合約6000億)的四大江工程計畫,當時在僅僅六個月的時間內規劃,三個月的環評之後,倉促啟動計畫。

工程計畫將南韓境內的四大流域,進行興建水壩,整修河堤。 以穩定供水,調節氣候,防洪抗旱為名,投入工程建設對河川進行各項的改造,將南韓境內四大江河透過管線聯通,進行水調度,並將河岸土地改造為休憩空間、同時加高堤坊增加水泥覆蓋河道,美其名為「為市民創造綠地」,實際上是超限利用河川。

四大江工程不僅沒有解決問題,反而由於延緩水流、水位提高,反而引發上游地區更多崩塌問題。
四大江工程不僅沒有解決問題,反而由於延緩水流、水位提高,反而引發上游地區更多崩塌問題。

當時韓國主要以KFEM(韓國環境運動聯合,韓國各地環保組織組成的環保聯盟)為主的環保團體批評,這是走回極端發展主義的老路

不惜以生態環境破壞作為代價來發展經濟,李明博政權專注於經濟發展的刺激手段,一方面是擴大內需平衡產能過剩的問題,另一方面也是李明博討好大型財團的一種消化預算方式——也埋下未來金權掛勾的問題。

這種刺激經濟的大型環境改造工程,以環境、生態為名,進行任意改造自然生態的破壞性工程。為了粉飾太平,韓國政府聘用顧問公司,由欠缺法律的監督約束下的公關,在各種美麗的包裝底下,運用檯面下的行銷手段進行宣傳。且在工程中不斷地追加預算,一共從14兆韓圜不斷增加到22兆。

任意改造河川就是滅絕生態的「殺生行為」

「四大江建設」引發民間的抗爭激烈,一名僧侶為了抵制政府強硬執行河川改造工程,甚至不惜自焚以「燒身供養」。他的遺願是向世人傳達,大量任意改造河川,將會毀去自然界的生態平衡,改造河川無異於滅絕生命之存續,等於殺害生命塗炭生靈。

四大江運動造成技術官僚與工程集團的壟斷、擴權。
四大江運動造成技術官僚與工程集團的壟斷、擴權。

四大江計畫為了擴大內需,增加水供給、增加水力發電,最後目標是誇耀水利工程技術,甚至在2015年的第七屆世界水論壇向外界誇耀四大江工程成果,實際上是為了工程集團鋪路,繼續向東南亞國家輸出產能。

然而這個意圖振興韓國經濟的四大江建設,最後並未如想像美好,反而製造更多問題。大量截斷河流、遲滯水流的人造設施造成多處河川優養化現象,原本可以直接進入淨化廠的河水被迫放棄,甚至被過度阻塞的河川——洛東江形成了所謂「綠藻拿鐵」的現象。

四大江工程封鎖河流造成水質惡化  俗稱的綠茶拿鐵的嚴重優養化現象。
四大江工程封鎖河流造成水質惡化  俗稱的綠茶拿鐵的嚴重優養化現象。

錢是丟到水裡了,沒想到消耗預算過後,問題更多,水質惡化、生態崩潰、水利設施造成的淤積與海岸退化的問題一個接著一個浮現。很遺憾的,韓國四大江工程的神話仍然持續被吹噓,而沒有任何官員必須為了失敗的政策遭受制裁。

韓國的環境運動在反對四大江運動後,確立了河川必須保留其自然流動的狀態,任何的人工試圖改造,都將違背自然生態法則而付出代價

水是人類與生命萬物的基本需求,國家與企業資本對水資源的掠奪、私有化,都是不當的工程控制與使用手段,將危害到生命與自然的延續。

大型水利工程的副作用:金權掛勾與分配不均

被指控涉及資源外交與四大江工程弊案的京南企業前會長成完锺(韓聯社)
被指控涉及資源外交與四大江工程弊案的京南企業前會長成完锺(韓聯社)

韓國跟台灣的民主化發展歷程高度相似,在威權時代,大型公共工程被塑造出一種國家力量強盛的形象,在民主時代則被視為是重大建設、推動經濟發展的一種迷思。然而實際上,威權獨裁時代強調的「物理性開發」造成且不可回復的環境惡化。

在民主時代,重大公共工程被冠上刺激經濟發展、擴大就業人口的一種美麗口號,實際上透過國家機器發動的重大公共工程,只是把大筆納稅人的稅金投到企業財團的口袋,然後去消化掉囤積閒置的工程機械與砂石土方原料,就實際所得的分配效果而言,能夠回到基層大眾手中可能少之又少。

前瞻計畫超限開發,雙溪水庫一葉知秋

即便台灣的財政日益困窘,偏鄉農漁村地區因為預算刪減,基礎公共服務難以滿足,另一方面國土過度開發,自然資源幾乎掠奪殆盡,正是需要休養生息的此時,國家又以刺激經濟為由,持續編列大筆預算,令人匪夷所思?

對於專門承攬政府大型公共工程的集團而言,如果沒有編列重大公共工程,那麼這大財閥恐怕也無利可圖,編列大筆預算「以擴大公共支出、帶動經濟發展」,但如同韓國四大江案例,恐怕刺激經濟餵養財團反而製造環境的災難。

令人擔憂的是,前瞻計畫水環境建設將重新掀起一波「人定勝天」意志一般的的河川改造計畫,就連大台北地區最後一條乾淨美麗的河川——雙溪河計畫在支流興建雙溪水庫,為的是執行「北水南調」政策——在不缺水的大台北近郊興建水庫,以便透過管線聯通,逐步把水送到重工業集中、缺水嚴重的中南部。

前瞻計畫在錯誤的地方做錯誤的政策,在不缺水的北台灣蓋水庫,然後在缺水的中南部繼續發展高耗能、高耗水的污染工業,前瞻計畫背後的國家經濟戰略,不禁讓許多環保人士擔憂。

值得參考韓國環保運動的反省總結是,過去大型水利設施是威權時期經濟發展思維的產物,而今天的大型水利計畫,卻是新一波將自然環境「資源化」、「產業化」的市場意識形態。

賴清德內閣的五缺論述鋪墊底下,推動前瞻計畫、開發自然資源似乎成為經濟成長的內部參數,政府即將重新一輪水利設施的「大開發、大建設」,在美麗的發展經濟論述底下,也將蔡英文政權首屆的環境表現寫下註腳,台灣環境運動也將開展歷史新頁。


雙溪水庫除了是北台灣的水資源議題外,也吸引中南部的河川保育團體奧援。

作者

林吉洋

原籍滬尾現移居打狗,台灣NGO工作者,關注風土人文與城鄉環境變遷,以寫作紀錄人群的抵抗。曾任職於社區大學,2012-13年獲浩然基金會國際志願者計畫支持,於北京一所中國本土環保組織服務,現在仍是一位關注中國公益/環保發展的觀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