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和平來台發展 民間團體批侵害主權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綠色和平來台發展 民間團體批侵害主權

綠色和平:知道政治敏感 對我們要有信心

建立於 2010/05/19
苦勞網2010年5月19日台北訊,特約記者孫窮理報導
4620719051_cd0985a83d.jpg
民間團體批判綠色和平來台的動作沒有尊重台灣的主權。

知名國際環保團體「綠色和平(Green Peace)」來台發展,還沒有碰到環境議題,就引發台灣「主權」爭論。5月18日,幾個民間團體召開記者會,批判綠色和平是由在香港登記立案,並在北京發展工作的「Green Peace China」提供資金與人力,是「綠色和平中國分部的分部」,是「子機構下面的孫機構」,嚴重侵犯台灣的主權與尊嚴;而綠色和平則回應表示,來台發展的計劃,是經過國際綠色和平「執行長會議」決定,並就近以「Green Peace China」的資源協助推展工作,綠色和平的經費主要來自公眾募款,與中國政府無關,不需擔憂影響台灣主權問題。

綠色消費者基金會方儉說,他很歡迎國際綠色和平來台灣發展,不過不可以用「傷害台灣尊嚴」的方式,綠色和平要在台灣登記立案,成立「財團法人綠色和平基金會」,但是資金卻是從中國來的,在章程中並且明訂,如果將來基金會的業務結束,所有剩餘的錢都將捐贈給在香港登記立案的中國綠色和平,方儉要求環保署不得同意綠色和平的立案;而人在加拿大的台灣綠色和平組織會長林聖崇,與高雄的高雄市綠色協會魯台營透過Skype同聲指出,綠色和平此舉不是環境運動,而是政治。魯台營說,「如果這是政治問題,我們就會讓它變成政治問題,強烈抗議」。

由於綠色和平在台灣徵人,面試時曾經對應徵者提出「統獨立場」的疑問,勞工陣線張烽益認為,區辨受雇者的統獨立場,已經涉及「就業歧視」,他認為,目前陸資企業來台設立分部的情況愈來愈普遍,這個個案有指標性作用,他要求台北市的就業歧視評議委員會要立即處理。台灣環境保護聯盟前會長徐光蓉批評,綠色和平「不是來台灣做事的,他們在中國都不敢做,要來台灣做什麼」?圖博之友協會會長周美里說,中國的環保紀錄很差,尤其在圖博過度採礦、設立核廢料廠、興建水壩、迫遷牧民...這些問題,綠色和平都沒有關心過,而青藏高原的生態破壞、青藏鐵路的議題,綠色和平也沒有關心過,他呼籲綠色和平回去關心圖博的問題。

事實上,早在20年前,綠色和平與台灣的環保團體曾經有過一段不愉快的過去,綠色主張工作室粘錫麟回憶,1988年,鹿港反杜邦之後,1988年,環保人士組成全國性的環保團體「綠色和平工作室」,1989年成立「台灣綠色和平組織」,卻遭到國際綠色和平提告「侵害商標權」;粘錫麟說,綠色和平與當時台灣的環保團體,在草根的發展方向、募款,以及組織的方式上,有不同的看法。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的文魯彬則對綠色和平來台灣的發展表示歡迎,他認為台灣的環境運動,需要一些方法的刺激,不過他對當年綠色和平提告的方式不敢苟同,他認為環境運動需要的是串連,不是動不動就搬「智慧財產權」出來。

map-hign-seas-pockets.jpg
海洋生態保育是綠色和平思考來台設點的重要出發點,台灣是全球重要的鮪魚捕撈國之一,而目前綠色和平正在推動太平洋海域中4個國際海域(圖中橘色部份)禁止補撈鮪魚的工作,有大量台灣的漁船在此補撈鮪魚。

綠色和平於1997年在香港立案登記成立基金會,中文名稱並沒有「中國」字樣,僅英文名稱為加上「China」字樣,由於中國政府不允許國際的 NGO註冊,所以沒有在中國立案登記。Green Peace China執行長,馬爾他籍的Mario Damato表示,綠色和平在財務上,向來拒絕政府、政黨與企業的資金,只接受公眾的捐款,因此並不會受到任何政治與財團的力量影響;而由於綠色和平是一個國際性的組織,在想要發展新的工作項目的地方,會就近調動資金與人力;這一次來台發展,是經過綠色和平每半年一次的全球各分部「執行長會議」討論,認為台灣在海洋保育工作上,具有重要的位置、應該要在此發展工作,所以決定來台發展,因為「Green Peace China」是最鄰近的分部,調動資源方便,幹部的語言又相通,所以由「Green Peace China」提供協助。

綠色和平在台徵才,的確有向求職者詢問其對統獨的看法,Damato說,就是因為知道政治問題在台灣敏感,所以問這個問題的目的是希望了解求職者對這種問題的反應能力,而不是以其統獨立場決定僱用與否。至於在中國北京擁有60名員工的綠色和平,工作項目很廣,其中最主要的是水污染的調查、中國的二氧化碳排放問題、永續農業、森林、永續農業與農藥使用...等,Damato說,像是基因改造議題,「不了解中國環境議題的人可能不知道,基改在中國算得上是一個敏感的議題,因為中國一直在推動基改稻米的商業化」。

不過的確仍有人認為綠色和平在中國,對中國政府的批評力道不夠,Damato解釋,綠色和平是「踩在紅線的邊緣」在做事情,綠色和平著重做事情的「效率」,在一個地方這麼做,在另一個地方可能就不見得這麼做了,Damato在綠色和平全球各地的分部工作22年,他認為,在中國的風險是最大的,工作者碰到的問題不只是「被警察抓去」這麼簡單的問題而已。「在中國,要用不同的方式衝撞」,Damato說。

至於組織未來在台灣的名稱,由於目前辦公室還在籌設階段,所以還沒有名字,是不是叫作「Green Peace Taiwan」,或者是「Green Peace China」的一部份?「等到孩子取了名字之後,會跟大家說」,Damato說,「希望大家有信心,兩岸敏感的議題,我們知道」。

※ 本文轉載自苦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