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下一個車諾比人? 我讀《車諾比的悲鳴》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誰是下一個車諾比人? 我讀《車諾比的悲鳴》

2012年08月12日
作者:黃文欣(高雄市三民國小老師)

車諾比事件,發生在1986年,一個離台灣很遙遠的地方。我們無法想像核災過後,看不見的輻射,為這些倖存者,留下了什麼?又,生者和亡者,到底誰比較幸運?

車諾比,一個離死亡很接近的地方,天空是黑的,泥土是黑的,連笑話也是黑色的!孩子臉上沒有笑容,大人心中沒有未來,城市街道沒有車輛,大地只有黑色和白色,它,如同現在我們所稱的─「疫區」。

本書作者,在1996年搜集了與當地人民的訪談,集結成此書。有陪伴親人走過最後日子的心酸,也有對國家極力隱瞞核災的憤怒,還有許多帶著人生的不解,吞下許多輻射食物的無奈。任何人看了這樣的人生悲劇,應該都不會再有勇氣,大聲說:「我們需要核電!」因為,輻射對人的威脅,不論是從上空看,從土地看,從這個世代看到下個世代,都是生命無法承受之重。

反應爐爆炸之後,屋頂、土地掉落了許多黑色的東西,需要大批的人力幫忙清理。當然那些都是具有高污染的地區及物品。為了賺取微薄的工資,以養家活口,也為了效力祖國,大批的車諾比人,竟然也做了這樣極度危險的工作。他們很少人知道真相,只知道「要撤離、要洗家裡所有的東西、要喝大量的伏特加」。走在街道,會突然有人昏倒,有人嘔吐,昏倒、嘔吐並不很可怕,可怕的是,──大家木然的繼續往前走!好像什麼事也沒發生!

輻射劑量計,有人掛在身上,一天到晚響個不停。政府說,很多東西不能吃,為什麼後院自己種的馬鈴薯會有毒?餓到後來,不吃不行,明知有毒還吃;明知房子不能住人了,但又還能逃到哪?明知小貓活不久了,還是要抱抱。……

生命,輕薄短小,即使多用心呵護,都未必能守住!身體就是敵不過一天天侵蝕的病痛,周圍的朋友、親人、鄰居,不停的聽到,又有人死了!世界上的人,頓時被分成兩種:「車諾比人」和「非車諾比人」。

我們車諾比人不是比較勇敢,而是習慣於──「相信」。相信,核能是安全的;相信,政府的話是真的;相信,我去清理完現場,也一定也回得了家! 然而,輻射的恐怖,摧毀了所有的「相信」,也因為真相的被隱瞞,讓倖存者,想要過正常人的日子,就只是結婚生子、追求健康,都變成一種遙不可及的夢,這,還不夠慘烈嗎?

「你做完2個月,就可以領到比平常多2倍的工資,然後就可以回家了!」。上級這麼說。
回家之後的人,會漸漸不像人,這和回不回來,沒什麼兩樣!可憐的太太,哀淒的說:「早知道,我說什麼都不讓他去!祖國,到底要隱瞞我們多久?隱瞞我們多少?」你可能沒機會知道答案了!

核電場何時會都爆炸?沒有人知道。但只要一發生核災,高劑量的輻射塵,將讓你逃都逃不掉!政府講的話,是不是真的,已不是重點,重點是:自己身體內的器官,開始變形變色了,脾氣也變了,離死亡愈來愈近的恐懼,終日籠罩,不是怕死,是怕「不知道會怎麼死?」。

核災,不能用想像的,因為它沒有生死的界線。愛過方知情長;醉過方知酒濃;聽過車諾比的悲鳴,方知自己的幸福,要珍惜!非核家園,絕對是我們要共同守護的承諾!

【精選書摘】孤單的人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