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蔬上的殘毒】《附錄二》光著腳丫噴巴拉刈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果蔬上的殘毒】《附錄二》光著腳丫噴巴拉刈

建立於 1983/07/24
作者:楊憲宏

巴拉刈在美國,已有幾件致死疑案官司在打。去年11月有一件在華府的訟案,陪審團判死者家屬可從薛弗龍公司(英國卜內門公司的美國巴拉刈夥伴)得到13萬7500美元的賠償,薛弗龍公司不服,正上訴中。

使用巴拉刈是否安全的整個焦點,目前主要給放在巴拉刈是否會經由皮膚吸收的問題上,這是過去毒物學家不清楚的。根據卜內們公司的說法,巴拉刈是不會經過皮膚吸收的,所以卜內門公司向第三世界國家促銷巴拉刈的小冊子上,精美印製一位光腳丫噴灑巴拉刈的農夫──正噴者稻子與他自己裸露小腿。今年6月號的「科學文摘」從千里達農地指證歷歷巴拉刈皮膚吸收致死的例子。卜內門公司去函對抗,也言之鑿鑿說,馬來西亞長期使用巴拉刈,從無「有害影響」。站在中間地位的美國環境保護局在今年2月間,也對巴拉刈提出看法,對巴拉刈皮膚吸收是否殺人只敢說:「只有相當少的病例因此而死。」行文之中模稜兩可十分痛苦。因為環保局當年准許巴拉刈在美國使用,巴拉刈如果被証實對人有任何過去不知道的良影響,環保局需負全責。

有關巴拉刈,在美國仍有爭論的其他焦點是,致癌性,致突變性、升值系統影響。由於當年為卜內門公司做這一份研究的「工業生物試驗實驗室」(IBT),已由於偽造數據在芝加哥被聯邦調查局起訴,因此這一部分資料已被判無效。今年2月來自美國環保局的意見是,「對於慢性毒性影響,檢視過可靠資料後,發現研究仍不足。有關致癌性、致突變性、影響生殖系統方面的資料不充分或無效。環保局無法做成結論,但是有關致畸胎性方面,環保局可結論巴拉刈無此作用。」

面對「可學文摘」的強烈指控,與環保局對巴拉刈的慢性毒性意見,卜內門的抗議函中說:「以前由IBT所做有關巴拉刈的實驗(已被判無效),已經由有信譽的實驗室重新再做,並且已經證明巴拉刈無生殖系統、致畸胎性、突變性、致癌症危險。」詳情倒底如何,只有等待美國環保局再度發表他們的看法。

巴拉刈的毒害疑雲重重,儘管美國環境保護局以恢復巴拉刈的正常登記程序,但卻一再表示巴拉刈應列入「限制使用」,只有受過「安全使用訓練」的人,才能噴灑。基於這點顧慮,行政院農業局考慮把巴拉刈列入「劇毒」行列,加註黑色骷髏頭以為警告。

巴拉刈在臺灣使用多年,卜內門公司的主管表示,「農民都已知道怎樣使用,保護自己。」,但是,農民能做到如農業局所建議的「穿雨衣、戴口罩、圍住肢體皮膚」那樣的周延保護嗎?一位農業專家認為可能性不大,他說:「臺灣那麼熱,怎麼穿得住?」

對於如何防止巴拉刈的毒害,目前農業局所提供的指導都是,有關「口服」巴拉刈方面的,解法就是吃「富勒黏土」。對於把巴拉刈噴到身體上的人,並未做緊急處理說明。事實上巴拉刈噴上身體,吃黏土是幫不上忙的。吃黏土的目的在使巴拉刈「失活性」,因此皮膚噴了巴拉刈,嘴巴吃黏土是毫無意義的事。一般農藥專家認為,巴拉刈噴上身,快用清水沖洗,可能是受害者唯一可做的措施,可把毒害機會減至最小。

為了應付有人用巴拉刈自殺的麻煩,不少人建議在巴拉刈內加催吐劑,卜內門公司鎖住英美的巴拉刈都已做了這樣的處理,但是銷往第三世界的部分,則未作催吐劑處理,卜內門公司的解釋是,加催吐劑會使巴拉刈的成本上漲10%,基於經濟市場競爭上的考慮,銷往第三世界的巴拉刈並未加催吐劑。

而加催吐劑是否可以有效阻止服毒人致死,目前仍然存疑,去年9月一篇發表在「馬來西亞醫學雜誌」的論文指出,30個巴拉刈服毒人,他們所服的巴拉刈都含催吐劑,有24個人在服下後15分鐘內嘔吐,結果只有3人生還。

巴拉刈的確有相當多的疑點,國外正反意見也相當多,事實上除了繼續探討之外別無他法,畢竟巴拉刈對農業太重要了。

多年來巴拉刈被認為是最好的農藥殺草劑,並且符合農業經濟的要求──便宜。假如不考慮價錢的話,有一種名叫Round Up的農藥,作用幾乎與巴拉刈完全相同,農業局一位主管說:「Round Up可以取代巴拉刈。」可是,Round Up的價格是巴拉刈的3至4倍,而且美國莫山度公司握有專利權。要農民在安全與金錢之間做選擇,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原載民國72年7月24日民生報第一版

※ 本文轉載自《我們不是天竺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