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鯨──第一個全球產業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捕鯨──第一個全球產業

2014年05月04日
作者:Callum Roberts;譯者:吳佳其

捕鯨是一種出了名的殘酷、血腥和危險的工作。在北極地區,船隻為了接近鯨魚,必須在浮冰之間穿梭。一旦風向轉變,或者突然颳起了風暴,浮冰可能在幾分鐘內就彼此靠近,船隻就像是碎片組成的一樣,一下子就被冰壓碎了。許多船隻不見了,還有許多船員死去。舉例來說,有一艘船被格陵蘭的冰撞壞,船員們搭浮在船隻殘骸與裝鯨脂的桶子上,束手無策地在海上漂浮達一個星期之久。事發5天後,他們懇求外科醫生幫他們放血,這樣一來,他們就可以喝自己的血來解渴。醫生答應了,但在另一艘捕鯨船出現、救了他們之前,已經死了一半的人。

但幸運的是,通常所需的幫助都不遠。在18、19世紀描繪北方捕鯨業的畫作中,呈現的通常都是滿滿的漁船從前方一直延伸到遙遠的地平線。相較於今天空曠荒涼的北方海域,這樣的場景不免讓人覺得那只是人為的藝術效果,並沒有呈現出真實的景象。但是,當時從事這行業的船還真的是非常多,從1722年起的46年間,光是荷蘭捕鯨船隊就有5,886艘船。

跟歐洲一樣進入工業化經濟社會的北美洲,很快就體認到鯨魚具有很高的價值。到了18世紀,用鯨油點亮了歐洲和美洲的街道、沙龍和客廳。當工業蓬勃發展的同時,鯨魚的使用也更多元化。鯨魚可以用在工業上,幫助潤滑輪子;用來讓開始意識到衛生的社會大眾清洗身體,以及束緊女士們的腰。維持鯨魚供應是一件很重要的事,隨著18世紀當地鯨魚數量減少,新英格蘭人開始尋找新的漁場。

一頭格陵蘭露脊鯨的死亡混亂。背景中,捕鯨船上冒出的煙顯示他們正在煮之前抓到鯨魚的鯨脂。 圖片來源:Whymper,F. (1883) The Fisheries of the World.An Illustrated and Descriptive Record of the International Fisheries Exhibition, 1883. Cassell and Company, Ltd., London.當北方的鯨魚數量變少了,美國的捕鯨人於是轉向南方地區,追求有著更高漁業生產力的水域。19世紀初,捕鯨成為第一個全球性的貿易。拉彼魯茲所說5個月的「不便」已不存在了。新英格蘭人開始行駛巨大的船隻,並在海上航行3到4年,他們到達世界各個已知有鯨魚聚集的角落,並探索無人探險過的地方。正如同一位19世紀的作家所說的:「航行的時間長到可以稱之為流放。」北極海的捕鯨人喜歡在南方捕獵跟北露脊鯨相似的鯨魚,不過,在19世紀末,抹香鯨是捕鯨人的首選。抹香鯨是知名的偉大戰士,在其死亡前的掙扎中,牠們會敲擊海面,海水因而形成泡沫。赫爾曼.梅爾維爾(Herman Melville)選擇抹香鯨作為《白鯨記》中反傳統的主角,是有道理的。19世紀初期,抹香鯨的油已成為蠟燭或燈的燃料選擇,因為它能產生亮光,又幾乎不會冒煙。(現在所使用的照明單位一燭光(Candlepower),就是以抹香鯨油製成的蠟燭所產生的亮度作為基準。)

加州灰鯨在其夏季繁殖地點。這是捕鯨人斯卡蒙船長於一八七四年在其書中描繪太平洋海洋哺乳動物的圖示。 圖片來源:Scammon, C.M. (1874) The Marine Mammals of the North-western Coast of North America. Dover Publications Inc.,New York, 1968.

在新的捕鯨場相繼被發現之後,鯨魚族群迅速耗盡。到了19世紀中葉,大約有13,400位船員操作650艘美國捕鯨船在太平洋上作業。捕鯨人極度渴望發現新的漁場,並會參考任何新的指引。1848年,一位美國捕鯨船船長穿過白令海峽,到了楚科奇海,發現可供獵捕的眾多弓頭鯨(bowheads whales)。一位編年史作者指出,牠們跟抹香鯨不同的地方是,弓頭鯨可以輕易就被刺中,像羊一樣死去。

一年後,154艘船在這處冰封且危險的海域中捕獵弓頭鯨。捕鯨業能夠蓬勃發展,僅因捕鯨人不斷找尋及發現鯨魚尚未被屠殺的新漁場;這種漁業能維持這麼久,是因為當理想的品種數量減少時,捕鯨者人就逐步將目標轉換到較不受喜愛的品種。回顧這一段歷史,不難發現從17到20世紀,鯨魚一個地方接著一個地方、一個種類接著一個種類地消失。


《獵殺海洋:一部自我毀滅的人類文明史》獵殺海洋:一部自我毀滅的人類文明史

作者:Callum Roberts;
譯者:吳佳其
出版社:我們出版
出版日期:2014-3-6
ISBN:9789869024617

人類足以輕易地終結海洋生物!1741年,飢餓的探險家在白令海峽發現成群的斯特勒大海牛,之後不到30年,這種溫馴的野獸就遭人類獵捕滅絕了。這是個很經典的故事,但事實上,在這些探險家抵達之前,白令島就已經是這個物種僅存的最後一個據點了。

海 洋中其他豐富的生命,也都非一夕之間消失的。雖然現今漁業的高效率已經到了毫不留情的程度,然而對海洋生物資源的密集開採,並不是從現代或是工業化才開始,而是早在11世紀歐洲的中世紀就已經展開。羅伯茨在本書中探討悠久繽紛的商業捕魚歷史,同時也帶領讀者穿過數個世紀,見證海洋的衰亡。

※本文不適用CC條款,請勿轉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