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踐和諧能源的願景 汗得學社的太陽房子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實踐和諧能源的願景 汗得學社的太陽房子

2014年05月16日
作者:林佑鍶(台灣環境資訊協會專案執行)

透過對話與雙手,我們實踐人道的、另類可能的、與自然和解的生活方式
Humanity ‧ Alternative ‧ Nature ‧ Dialogue

──汗得學社

鄰近住宅區及眷村的青年公園,散發出台北城中難得的悠閒安靜,綠樹的環抱也讓人放鬆。這裡不僅是市民們運動休閒的好去處,全台首座的太陽能圖書館也坐落於此。這次要和大家介紹的便是這棟「太陽房子」,以及計劃發起團隊──汗得學社。

青年公園裡的太陽房子;圖:汗得學社。

汗得學社成立於德國,專注於能源的研究及再生能源的實際運用,並提供公民能源教育及實際參與行動的可能;太陽房子便是一個成果。由鄭福田先生捐贈興建,汗得學社與九典聯合建築師事務所聯手打造的太陽房子;1樓是智慧型圖書館,2樓則規劃為節能展示館,同時也是汗得學社在台灣的據點。

這棟建築格局簡單方正,大片落地窗將窗外綠景收納了進來,馬路上的車聲則好好的隔離在外;在冬日裏裡頭依然溫暖,也少了陰雨天氣的溼冷。看起來簡單的房子,藏著什麼設計讓人如此舒適,又能節省80%的能源呢?汗得學社的韋仁正開始向我們說明,他首先解釋,太陽房子是「主動使用」及「被動使用太陽能」,主動使用便是利用光電系統將太陽能轉換為電力,於是太陽出來了,電也來了,與建築合一的系統也能遮陽擋雨。那被動方面呢?被動指的就是透過通風及採光的方式達成節省能源的作用,可以省下1/3的能源呢!

原來方正的設計是出於AV比的觀念(屋殼表面積與容積比),最佳運用效能的是如愛斯基摩人雪屋的半圓形設計,但在建築設計上以最接近的正方形才能有效利用空間。再來韋仁正要我們看看天花板,這才發現原來屋頂是向南傾斜的,受日曬的南邊熱空氣向北方氣窗流通,便達成通風效果;而大量落地窗能獲得豐沛採光,減少屋內照明的使用。但是落地窗的使用會不會讓室內夏日溫度高升呢?其實這些門窗的設計都是雙層玻璃,在中間裝了惰性氣體可發揮良好的隔熱作用,同時噪音也被阻擋在外了;另外木製窗框的選用,也大大低於鋁窗框的熱傳導。

再來就是屋頂與屋墻上木質纖維的運用,透過節能展示館的設備,可以親身體驗木質纖維與傳統建材的隔熱效能差異;而木質纖維以廢木料製作而成,更能達到資源的有效利用。取代油漆味,一進館內聞到的是亞麻仁油地板的味道;館內的地板、牆壁的塗料皆是由植物及礦物提煉的自然塗料,不會對人體造成傷害,從生產到剩材處理的過程也不會造成環境汙染。

自然塗料,圖:汗得學社2013冰塊解密行動

韋仁正說,其實這些都是很簡單,很基本的。綠建築開始被重視是件很好的事,但是在費心研究雨水回收或綠化工程等等綠建築指標之前,將通風、採光、隔熱做好,其實就能達到很大的節能成效;如同2013年9月汗得學社舉辦的「冰塊解密行動」,其實只要簡易的工法及隔熱設計,就能讓冰塊在8天日曬下還保持了8成。

太陽圖書館木製窗框,圖:汗得學社

韋仁正也提到了他對台灣木製窗框沒落的看法。台灣在世界潮流中,容易將傳統毫不保留地丟棄,於是一些充滿智慧的技藝、工法就漸漸消失了;在台灣一概製作鋁門窗的同時,在國外的木窗框工法是繼續發展及進步的。我們可能會在咖啡廳看到木窗框掛在牆上做裝飾,卻很少看到木窗框在建築上實際被運用;一棟裝了隔熱玻璃的建物,若裝的是鋁窗框也無法達成最好效用。傳統智慧的保存,在自然塗料上也是如此。以老祖宗的配方,運用植物及礦物等完全天然素材的塗料,不傷身也不傷環境;其實是好幾個世代的智慧累積。技術該是長程累積並持續增進的,儘管世界的步伐快速,仍也須記得這一點。

韋仁正說到,台灣時常把自己定位在「小國」,這其實是看輕了台灣人的影響力。台灣的人口總數在全球225個國家裡排名約第51名,其實一點也不小;碳排放總量更高居第20名。即使台灣受教育的人口比例相當高,但節能觀念卻無法落實,公民在能源議題上的自覺是相當重要的。

汗得學社推廣自力造屋,圖:汗得學社。

重視能源公民教育的汗得學社提供了民眾許多參與空間,除了講師培訓、志工招募,也有協力造屋的體驗。從2003年與南投的九二一災民一同造屋開始,到2012年的桃園大溪老屋轉型成綠建築;持續的招募對自然工法、節能建築、親手蓋房子有興趣的民眾一同加入,親自實踐友善環境的願景。

如果你曾到過青年公園卻沒探訪這間太陽房子,那麼下次找個機會來這裡看看書,體驗太陽房子的舒適吧!2樓的展示間還會有解說人員親切詳細的導覽,夏天時沒事就想來到這裡,很涼很舒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