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試禁基改作物期將屆滿 農民意見兩極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義試禁基改作物期將屆滿 農民意見兩極

建立於 2014/05/29
本報2014年5月29日綜合外電報導,林雅玲編譯;蔡麗伶審校

孟山都的MON810玉米是全歐盟唯一允許種植的基改作物。「我打算用生技產品養家餬口,因此我想種植基因改造作物(GMO)。我不想吃有機食品,我認為它們不但不健康,而且養份含量也不夠。」對於義大利禁止栽種孟山都公司MON810基改玉米的禁令,義大利農民聯合組織(Agricoltori Federati)主席菲德納多(Giorgio Fidenato)表示。

孟山都的MON810玉米是全歐盟唯一允許種植的基改作物。目前為止,歐洲種植基改玉米的土地面積為12萬9000公頃,大約是羅馬市的大小,其中90%位於西班牙,其餘則分佈在葡萄牙、捷克、斯洛伐克和羅馬尼亞。

歐盟6國禁種基改 義大利「試」禁1年

歐盟的「第2001/18/EC號指令」中的「保障條款」允許會員國禁止種植GMO,只要他們「有合理的理由懷疑GMO對人類健康或環境有危害風險」。目前,歐洲共有6個國家援引保障條款禁止種植基改作物,即奧地利、法國、希臘、匈牙利、德國和盧森堡。

義大利衛生部、農業政策部與環保部長在2013年簽署法令,禁止種植孟山都的基改玉米。義大利環境聯盟(Legambiente)的農業主管克羅齊(Giuseppe Croce)說,「義大利採用的是緊急措施程序,只是暫時禁止栽種。」該跨部會的基改玉米栽種禁令的有效期限只有18個月。「如果在2014年底沒有進一步的規範,菲德納多將能自由地種植孟山都的基改玉米,」克羅齊解釋。

不滿作物被禁 有農民上訴國會

然而,菲德納多無意等待。過去3年裡他已經播下3公頃的MON810種子,不但招致環保團體強烈抗議,也引發全國議論紛紛。「我在2010年的第一批收穫已經被當局沒收。我的農場合法承租到今年5月,不過我已經另外在3個地點播種,我也在反思自己的作為。」

菲德納多去年10月向拉齊歐省的地方法院提出上訴,但法院支持該國的禁令,因此他轉向國會提交上訴。「我將藉此機會彰顯民主的傲慢和不義,我們面臨著多數人的傲慢,只因為他們不想要GMO,就連我自己想吃的自由也沒有。我想說的是:『如果你不想吃,不要買我的產品就好了。』」

菲德納多仍堅定自己的立場。他說:「我小時候曾和母親徒手拔雜草,我知道其中的意涵,但這不會讓我選擇回到過去。其他人如果願意可以繼續這樣做,但我不會。」

驚見土壤沒生物 葡萄園改採生物動力自然耕法

但並非所有農場經營者看待GMO的方式都和菲德納多一樣。義大利托斯卡尼區的盧卡省擁有全國密度最高的生物動力(biodynamic)農場。達普拉托(Gabriele Da Prato)像大多數人一樣,在盧卡北部的加爾法尼亞納市山區經營農場,生產葡萄酒。對他來說,他的選擇以及身旁農民的選擇,將決定他成長之處的未來。

他的農場佔地3.5公頃,他是唯一的「員工」,每年約能生產1萬4000瓶葡萄酒。「我在1998年決定接手家族農場,經年以大量化學物質維持自給自足的農耕生活農場」達普拉托表示。

農民展示土壤團塊,指出其中已「沒有生物存在」。攝影:Silvia Giannelli

2000年時他開始意識到土地出現土壤侵蝕的問題,其中缺乏了鉀和鈣,「但在觀察土壤團塊之後,最讓我困擾的是,裡頭竟然沒有生物存在。這是多年使用化學物質的後果,化肥讓土壤貧瘠、除草劑殺死了所有雜草,蝴蝶也消失了:這是一場災難。」

之後他採取激進的作法,決定開始應用生物動力自然農耕法,利用獨特的天然物質(例如礦物質、植物或動物糞便提取物)提升土壤品質。對他來說,義大利開放GMO的大門沒什麼意義。

他強調,「義大利的面積不夠大,根本無法與北美等種植GMO的巨頭競爭。高品質、獨特的產品以及我們的國家身份,才是我們的王牌。」

不過除了經濟因素,造成生態系統的威脅顯然是他最為擔憂的。「在種植GMO的農場,水份很快就流失。我的土地相當健康且富含生機,能留住高達90%的水。去年這裡發生大洪水,我的房子能完好無損都要感謝我的生物動力自然農法葡萄園,」達普拉托表示。「一旦我們為了賺錢過度利用土地,地球將無法再提供我們食物,也許那時人們才會開始問自己發生了什麼事,」他黯然總結道。

義:歐盟擬重整GMO禁令 盼納入經濟因素

這兩種觀點之間的法律論戰仍在進行。克羅齊表示:「歐盟正在進行重整GMO指令的程序,很可能會發生在義大利擔任主席的期間(2014年7~12月)。根據目前的談判,我們希望新的法規能納入附加條款,允許成員國也能根據經濟因素禁止GMO,這對於『義大利製造』的產品出口至關重要。」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