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民的抗爭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島民的抗爭

2001年10月05日
作者:戴惠莉

位於太平洋西側有座小島,小島夾於大陸板塊與海板塊的隆起地段,島上山脈縱貫,鬱鬱蔥蔥的林地與蔚藍海域向來是島民生養的場所。島上及島緣海域得天獨厚地擁有豐富且多種多樣的生物。於是,緣海而居的島民們,人人善泳,捕魚為生似乎是想當然爾的職業。

這島有個美麗的名字「洄瀾島」,因為鬱林蔥邃的林象和波瀾渺魅的海景曾經令一波又一波的探險家驚豔不已,美好的景象令人嚮往,漸漸地,異域的人都稱他為『洄瀾島』。

不料,開發的潮流一波波降抵,二、三十年間,林地處處開發,原先充滿亞熱帶風情的小島,漸漸地處處是休閒旅館、KTV、森林遊樂區、野味餐廳……假日一到,往往是遊客比居民多。漸漸地,假日時的居民,不是做生意賺遊客錢去,就是躲在家裡看電視。居民說:「省得被遊客淹死。」

水泥產業也跟著來了,水泥廠設置了一條專用產業道路,也設置了一座專供運輸水泥的商港。捕魚為生的居民納悶,本來那裡隨便一拋網就是魚兒兩、三百斤,現在則是一拋網全是鋼筋石塊!

不滿的聲音越來越大了,投訴無門的居民組成自救會,說要來去抗爭啦!莉莉颱風來的前夕,自救會號召了近百艘漁船及數十輛遊覽車的居民,來向水泥廠抗爭討公道。

暴風雨的早晨,一股騷動瀰漫在太平洋岸緣,前去抗爭的船隊風雨生信心干納迎媽祖鬧熱滾滾。士氣高昂的漁船們紛紛綁上黃布條,大家一條心要來去抗爭討公道。顛簸的海面上放眼看去全是飄揚著黃布條的漁船。

大大小小的漁船乘著南風,干納攻城掠池的氣勢紛紛搶進商港裡去。

岸上的談判聲船上聽不到,等待的時間,船民們一個一個拿出船上的釣竿來釣魚。吃了油水的商港當然釣不到魚,他們說:「度時間矇納涼啦!」

這情況看在碼頭上頂著太陽蒐證的員警眼中──真是欣羨啊!小老百姓有小老百姓的快活。

問十個船民為何來抗爭?五個說:「人招就要去啊!」;另三個說:「有需要把水泥廠的回饋金比例調高。」;剩下的兩個說:「有報名來參加的到時就有錢拿喔。」

船民們度了一個唉聲嘆氣,沒煙沒酒也沒電視的夜晚,看來大家都好想家裡那張溫暖的床,平常出海也沒這款悽慘,「唉!」

岸上成千的抗爭漁民,喚不了廠方的回應,自救會決定轉往島政府辦公室抗議。第二天,官方出面了,決議將自救會納入回饋金協調會一員。

「好加在,抗爭第二天就結束了!」儘管港外南風吹得簌簌叫,大夥還是想家念家得很,咻咻將船隻開出港外,回家去嘍!

事情還沒完,才去完水泥商港抗爭的居民又聽說,島政府辦公室決定在奇萊鼻上蓋一座垃圾焚化爐。居民們互相幹譑,當年在奇萊鼻上面設了垃圾掩埋場,害得一個好好的珊瑚礁海域全被千年不化的塑膠垃圾破壞殆盡。他們說:「以前,往水裡一跳就有九孔龍蝦鮮魚的日子,如今只能回味。現在又來蓋座焚化爐,咁講,垃圾一定要往海邊丟?」

自救會又開始忙碌起來了,找環保團體、找議員……不如自己拼……只是,只是這次漁船要開往哪裡去抗爭?

有人講:「那些大官難道不知道水是會流的,不保護海的話,叫阮這些抓魚的怎樣活?」有人怨嘆:「阮祖先說,古早時站在水邊就看到魚跳出來給你帶回家。啊!好好一個海,那ㄟ越來越貧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