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蟲不可以語冰 | 環境資訊中心

夏蟲不可以語冰

2001年12月14日
作者:吳俊賢 (中國文化大學森林系兼任副教授)

對於朝生暮死之生物,你不可以告訴他夜空月光的明亮與繁星的美麗,因為他莫名其妙。對於只活一夏的生物,你不可以告訴他冬季冰雪的潔白與冷冽,因為他莫名其妙。對於昧於世界林業科技發展之輩,你不可以告訴他林業經營的精髓與遠景,因為他莫名其妙。對於視林業經營為仇敵之徒,你不可以告訴他林業專家的愛與智慧,因為他莫名其妙。

貴電子報最近刊登陳玉峰「青蛙與爐火」乙文,全盤否定林業經營,筆者卻有不同看法。台灣近年來的生態災難,如土石流,主要是以往經濟發展與山坡地過度開發的結果,這是台灣人的共業,豈是林業之過?其解決之道,就是更要加強山坡地造林與森林經營。加強造林與森林經營以促進國土保安與水土保持,是一種基本理論與常識,不只我們這兒是如此,國外林業先進國家如美國、德國、日本等亦莫不如此肯定。

今天自然保育好像是少數環保人士的專利,林業專家好像不能做自然保育,林業好像與自然保育無關。要談自然保育,首先要知道什麼是生物多樣性?「生物多樣性公約」的三大目標為何?否則就不配談自然保育。由「生物多樣性公約」的目標來看,就是要永續利用、永續經營森林資源。可是我看目前引領風騷的少數環保人士好像根本不懂生物多樣性、生物多樣性公約,也不知現在世界上環保團體的脈動。世界上最激進的環保團體是GREEN PEACE(綠色和平),而當初GREEN PEACE的創始人之一就是Dr. Patrick Moore,已由過去盲目反對林業經營轉為支持林業,他在去(2000)年出版一本書叫"GREEN SPIRIT, TREES ARE THE ANSWER"(綠色精神,森林就是答案),宣揚林業經營才是真正的綠色精神。台灣也有「綠色和平」環保團體,不過好像與GREEN PEACE沒有關聯,也沒有連線。

環境污染起源於人心污染,要解決人心污染,就要做心靈環保,要談心靈環保,就不能不講禪宗心法。林業經營不只有愛與智慧,更有森林文化、森林之禪。森林之禪起源於菩提樹。世尊佛陀最初就是在畢波羅樹下成悟道,畢波羅樹因此改稱為菩提樹,意思就是智慧之樹。佛陀悟道後,說法49年。當佛陀在靈山說法時,梵天王由天而降,獻上金色蓮花(波羅花),捨身為法座。佛陀拈花,百萬人天莫名其妙,只有大迦葉尊者破顏微笑,佛陀當場將禪宗心法託付大迦葉尊者,此即禪宗初祖。佛陀以金色蓮花示眾,說不言之法,大眾凡夫卻不懂金色蓮花到底有何佛法。其實佛陀以金色蓮花,表現了萬法皆空的無上妙法。一朵花由種子(因),落入土壤,遇到陽光、雨水的滋潤(緣),而開花、結果(果),最後枯萎,這正說明了「緣生緣滅」、「生命無常」、「萬法皆空」的道理。此等無上妙法,實相無相,微妙法門,因為佛陀與迦葉尊者心心相印,才能不立文字,教外別傳。禪宗心法不立文字,但處處可說法。不但金色蓮花可說法,萬事萬物皆可說法。禪門公案裏,就是敘述許多高僧大德逢機說法,因緣頓悟的故事。禪門的最終目的是要修得智慧,要散播的是慈悲、愛,要放射的是禪悅的亮光。

佛經有云:「末法時期,邪師說法,如恆河沙」。邪師說法,倒因為果,不講慈悲,擴大仇恨,製造對立,不修智慧,專營貪慾。今天台灣社會的亂象,即在於「邪師說法」,善惡不分,又人人愛聽。所謂邪師說法包括外行指導內行、政治凌駕專業、不懂林業的人攻擊林業專家、政策決策缺乏科技基礎、硬拗硬幹、不修戒定講究神通、不守法律講求權謀。更可悲的是少數政府官員缺乏專業良知,為保官位不惜出賣林業,忝為林奸,殊為可恥。以近來棲蘭山案為例,一般人將國家公園與自然保育劃上等號,其實不是那麼一回事。國家公園因為起始時規劃定位不當,再加上國家公園法僵化與年久失修,對於自然保育早已欲振無力,且為原住民所深惡痛絕。我曾聽到宜蘭縣某泰雅族鄉長說,泰雅族長老只要聽到國家公園,頭髮都會豎立起來。現在有些人表面上言行是在行善,實際上是在造惡業。其實善惡的標準很簡單,只要是對眾生有利的事,就是善行;只有對自己有利的事,就是惡行。所以依此準則,我們就可以認清那些人是邪師,專為自己謀利,而不會被其表面美麗的環保口號所迷惑。

【相關文章】[專欄作家-陳玉峰]青蛙與爐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