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河流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綠色河流

2002年08月16日
作者:廖鴻基

請先別對題目「綠色」兩個字敏感,以下要談的不是政治話題,在什麼都泛標籤化,都泛政治化的年代,請聽聽我們一群布袋蓮的聲音。

我們曉得自己並不討喜,我們是外來種,另外,不被你們喜歡的原因之一可能是我們長得快、長得好。只要環境恰當,一下子時間我們就能在溪流或水塘裡像彩繪水面似的密佈。不是我們非執意如此不可,生物界生存競爭的本能加上你們的環境讓我們天性得以在此發揮。若說我們強勢,妨礙了你們原生種的生存機會,倒不如說,河川裡你們原生種的生存機會泰半是你們自己給剝奪掉的,河川環境的慘況你們曉得。

每年夏天,我們都會在你們的媒體被討論(撻伐),責備總是多於鼓勵,說我們佔領河道,阻礙洩洪,將水患的責任一股腦的往我們身上推。最後,地方政府也會在你們似是而非的壓力下,僱工將我們從河道裡清除。水患的原因很多,如水土保持不良,如過度開發,如垃圾廢棄物阻塞河道等等……,我們扛不起水患的所有責任,老實說,我們並沒有製造水患的能耐。

我們只是水草,只生長在水塘或河川裡,在你們將河流定位為廢水排水溝或疏洪道以來,河川不停的被你們整治--截彎取直、水泥堤防不斷增高、消波塊如防禦工事僵固了原本軟軟流動的河水--河川早已失去了自然的蜿蜒,失去了原本草木扶疏的河岸,失去了原本以溪流為家的各種水族及水鳥,失去了你們親水、近水的機會及可能。雖然溪流常常被你們讚以「生命之河」的美名,好像都只是談談而已,你們對河川溪流所作的事,大概連基本尊重都談不上,你們是不停的在消滅你們生命之河的生機。

如此對待河川的姿態,你們不可能了解我們的努力與貢獻。以我們雖然卑微但旺盛的生命力,以我們心手相連的群聚性,我們確是創造了河川溪流的春天,看!我們讓原本僵直的河道在小小範圍內作出最大效果的蜿蜒,我們將醜陋的,髒污的,臭水溝式的河道換上綠色新衣和繽紛的紫色花朵,我們讓生命力和我們一樣強韌的吳郭魚終於有了遮蔭藏身的處所,是我們讓紅冠水雞、讓鷺鷥願意回來並提供他們隱密的巢穴,是我們截留下一些你們的髒污,吸收它、消化它讓你們的海洋少受些荼毒污染,是我們的生命力讓河川有了基礎生機……,如此連你們都不願意靠近的河川,我們仍然願意在這裡努力……,顯然這些努力與貢獻都是枉然的……,你們不追究水患的根本原因,你們不願意改變對河川的既定觀點(廢水排水溝或疏洪道),你們只願意用已經習慣了的膚淺態度來怪罪我們,好像根除了我們從此就能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也好像長得快、長得好是你們看不得的一種罪惡。凡事沒有絕對的優點,也沒有絕對的缺點,過去,你們只是以偏概全,以我們可能的缺點就來定罪我們。

這樣好了,請你們來河岸邊瞧瞧我們,瞧瞧我們對河川溪流的努力與貢獻。若你們還有一點浪漫的心,一點美感,一點尊重大自然的智慧,一點追求真象的理想。台灣高山多,河床比降係數一般都極大,凅水流量和洪水流量也大都如天壤之別,這樣的環境背景下,我們攔擋洪水造成水患的能耐究竟有多少?你們大可作研究,如果能證明我們的確是水患的主因,沒有話講,我們的存在對你們的幸福造成威脅,請不客氣的清除我們。

歷史會說話。每年清除我們以後是不是當年就沒了水患?豪雨過後,只要你們到沿岸海域航行一遭也能清楚看到,我們只是不著根的水草,一場豪雨就把大量的我們和大量的垃圾沖下海,別再信口雌黃說我們攔阻洪水,說我們製造一場水患。

生存、生活都需要智慧,你們的智慧應該遠遠高過我們,你們科學論證的能力也應該要能稍稍明辨是非,你們的修為應該已經意識到尊重大自然、與萬物同生共榮的必要,你們進步的媒體不應該再以危言聳聽為經營手段……,我們的世界原本安靜,我們願意以待罪之身期望你們的智慧之舉。

                                                                                                                海洋的.生態的.環境的.文化的.後山的

本文原刊載於台灣日報副刊<非台北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