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投土石流災區及集水區觀後感 (1-2)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南投土石流災區及集水區觀後感 (1-2)

2001年12月25日
作者:鄭廷斌

繼續前往新中橫觀看,所見更是怵目驚心。沿途只要是溪溝盡皆為土石所填滿淹沒,位於其上的堤防,排水溝等人工建築就如玩具積木一樣東倒西歪,而另一邊陳有蘭溪對岸,只要是溪流的出口,亦盡為舌狀或扇形狀的土石流堆積。

至著名的災區郡坑看,景象更是讓我瞠目結舌,那裡已經變成土石河了!剩一半的三層樓房懸在溪旁,而其他的樓房早已成了土石中的碎片。樹木終究還是發揮了它的水土保持作用,鄰溪旁,雜木抓緊了一大塊土,免於被沖掉的命運。工人正在修復埋設涵管,但又能維持多久呢?

山路似刃 山林肚破腸流

有些地方的地質及地形根本不能也不行開路,就算勉強開成但是遇雨則坍,經常的修理費用已是一種浪費,而拿全民的納稅錢來維持這樣一條不該開的路,只為照顧少部分人的經濟利益是否有其價值,值得深思。

道路就像是一把利刃狠狠的插入山林中。隨著道路在山區的開闢,開墾、開發隨之而至,漸漸地往道路兩旁發展,森林變成了淺根的農作,動物隨之遷移或滅亡,而隨著森林的消逝,水土保持功能亦消失。道路完成後,開發由點、而線、而面,整個地區的自然生態系統亦為之破壞殆盡。大自然已明確的告訴我們過去的所作所為、觀念是對還是錯。人們若未能覺醒,更大的災害已不遠了。

最後一站我們到東埔蚋溪。順著延平橋往中二高的方向過去,來到了潰堤處,此處已用礫石再回填了。下堤往著名的木屐寮過去,桃芝颱風時此處因潰堤導致十多戶民宅被沖毀,沿途但見大小不一的石頭散於各處。

再往前行沒多久,赫然發現不少的巨石堆積於此,間雜著一些巨木,有些巨石大如汽車甚至小房子。很驚訝這些巨石到底從何而來,為何會如此巨大?想像超高流速再加上這些巨石及木頭猛烈撞擊河堤,就像是刀切乳酪一樣,堤防哪承受得起。



  根據政府的「桃芝颱風東埔蚋溪潰堤事件專案報告」,此處正好為河床的彎道,新建的堤防束縮了河道,再加上河床土石堆積過高形成溢流,而潰堤以致被淹沒的木屐寮乃為舊河道所在,因此而導致慘劇發生。

我嘗試去拼湊整個事件發生的原因及經過。根據報告,上游集水區的地質本就鬆散易崩落再加上過度的開發利用,造成大量的表層土石流失。地震鬆動了底層的礫石,豪、大雨因此把土石及附於其上的殘存樹木沖刷下來。

蚋溪現象全國化

事實上發生在東埔蚋溪的一些現象正廣泛的發生於全國的河川溪流。上游集水區的濫墾濫伐,超限利用,中下游堤防甚至河床的全面水泥化,阻隔了泥土及植物的吸水和滲至地下水的作用,而興建堤防又沒有考慮到一條河流的歷史背景、河川水文及自然生態。這就是為什麼政府的河川整治花了大筆經費及時間,但是卻徹底失敗的原因。

我真的感觸很深,官員及人民普遍沒有生態環境觀念,迷信科學技術萬能,對大自然傲慢不懂得謙虛。一些官員、學者、專家及教授經常關在自己封閉、驕傲的學術象牙塔裡紙上談兵,未能實際深入了解確實的狀況。貪婪自私的人民為了自身利益枉顧公共安全及利益,政府施政便宜行事、執法不嚴,施政無全盤整體規劃。

但是我還是對台灣這塊土地及人民有信心,因政府、民間及學術單位還是有不少有良心的有識之士,正在默默的努力奮鬥著。我知道當我們覺悟,努力改過之後大自然還是會原諒我們,給我們機會的。(2001.1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