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輸出能源建設 巴基斯坦燃煤依賴再加深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中國輸出能源建設 巴基斯坦燃煤依賴再加深

2015年05月21日
作者:John McGarrity、Beth Walker(中外對話副總編、編輯);翻譯:孫超

※ 本文轉載自 中外對話

隨著習近平訪問巴基斯坦達成的一系列巨額能源及基礎設施交易,中國在巴基斯坦的環境影響將進一步擴大。

俄羅斯境內的火力發電廠,Gunnar Futsaeter-Cherepetskaya攝,聯合國環境規劃署提供
圖說:俄羅斯境內的火力發電廠
攝影:Gunnar Futsaeter-Cherepetskaya/圖片來源:聯合國環境規劃署

中國與巴基斯坦簽署了280億美元的投資協議。協議內容涉及新建公路、鐵路、管道和發電廠等項目。這一舉措有助於擴大中國在巴基斯坦的影響,並加强两國之間的貿易聯繫。此舉也是習近平主席提出的「一帶一路」戰略構想的組成部分。在對伊斯蘭馬巴德進行的國事訪問中,中巴雙方簽署的這項協議將有助於巴基斯坦改變現有的能源供應格局,幫助其推動現代化建設、減少貧困和解決電力短缺問題。

若投資金額達到預計的450億美元,那麼這項中國目前最大規模的投資項目將給巴基斯坦的環境帶來巨大的影響。

北京將資助巴基斯坦啟動總裝機容量達1000萬千瓦的發電建設,其中大部分為燃煤發電。

迄今為止,不管是發達國家,還是發展中國家,幾乎沒有哪個國家能夠在不依賴煤炭的情況下實現經濟的快速增長。但是煤炭對中國和印度兩國的環境亦造成了巨大的危害。據世界銀行去年發布的研究報告指出:巴基斯坦已經成為世界上大氣污染最嚴重的國家之一。

中國計劃投資的450億美元中,能源領域投資金額大約占到340億美元,包括至少6個新建燃煤電廠及煤炭開發項目。

然而,一些已處在規劃階段的投資項目被一再推遲,讓人不禁質疑本週簽署的這項協議的有效性。

去年巴基斯坦總理納瓦茲·謝里夫訪問中國期間,雙方曾簽訂了一系列類似的能源協議,總裝機容量達1600萬千瓦。但是後來中國悄無聲息地撤出了這個計畫。

有觀察人士認為,中國之所以願意冒著經濟風險資助巴基斯坦發展電力項目,目的是從戰略上進入波斯灣入海口瓜達爾港,從而獲得該地區豐富的石油和天然氣資源。

本週,中巴關係研究學者安德魯·斯莫曾在新聞報導中表示,這項協議作為連接中國東北部與巴基斯坦瓜達爾港之間經濟走廊的一個組成部分,不僅從後勤保障方面來說充滿了挑戰,同時兼具政治風險。

無論這些項目在中國的戰略全局中地位如何,中國企業正在印度流域投資眾多水電建設。有消息稱水壩將加劇巴基斯坦的洪澇災害,如2010年大水曾導致2000萬人受災。因此,這些項目備受爭議。

人們還擔心,氣候變遷會導致冰川河水枯竭。長期來看,水力發電項目並不具有經濟可行性。

中國計劃在印度河支流建設72萬千瓦的水電項目,這也是400億美元絲路基金的首個投資項目。該項目承建方為中國長江三峽集團,總部位於北京。三峽集團曾建設了世界上規模最大的水壩——三峽大壩。

中巴兩國政府還簽署了90萬千瓦的太陽能發電和20萬千瓦的風能發電建設。不僅為中國的渦輪機和太陽能電池板製造業注入了活力,還擴大了巴基斯坦可再生能源應用規模。

燃煤會加劇乾旱?

環保人士最擔心的是中國在塔爾沙漠地區投資開採煤礦和興建燃煤電廠。該地區目前正遭受著持續的干旱 ,並有可能爆發飢荒。

巴基斯坦煤炭儲量豐富,至今仍未開發。其中包括塔爾沙漠的2000億噸煤炭資源 。據估計,巴基斯坦是世界第六大煤炭儲備國。

氣候變遷主要是由於過去兩百多年的時間里人們燃燒煤炭所致。受氣候變遷的影響,乾旱地區可能會愈發不適宜居住,數百萬人不得不另覓居所。預計到2050年,巴基斯坦的人口數量將在現有規模上翻一番,達到4億人 。

近幾年來,巴基斯坦從其他渠道獲得的貸款,尤其是針對燃煤發電項目的貸款越來越少。同時,由於能源短缺,巴基斯坦的經濟發展受到了嚴重製約。巴基斯坦對來自中國的能源投資愈發依賴。

近年來, 世界銀行一直聲稱要對全球大部分煤炭投資進行嚴格的控制 。與此同時,作為亞洲燃煤發電項目投資大國的日本也迫於外交壓力不得不開始減少對煤炭項目的投資。

能源融資

燃油在巴基斯坦能源結構中的佔比達到1/3,是該國的主要污染源 。近年來,巴基斯坦經濟增長較為緩慢,政治局勢動盪。這些不僅妨礙了新能源的融投資,也阻礙了能源結構的多樣化發展,使其無法擺脫對昂貴燃油的依賴。

分析人士稱,中國政府一方面努力降低煤炭在其能源結構中佔比,另一方面卻鼓勵向印度、印度尼西亞、蒙古、泰國、越南等亞洲國家輸出燃煤技術 。這一趨勢將會削弱中國國內溫室氣體減排的成效。

中國可以反駁其做法只不過是效仿了日本的日立、德國的西門子、法國的艾斯敦、美國的奇異和西屋電器等企業的做法。這些企業均已在國內外出售燃煤技術幾十年了。

巴基斯坦在能源上的選擇並不多,並且大部分主要能源都會帶來嚴重的環境和經濟問題。巴基斯坦能夠開發的水電工程,在給當地居民、河流系統及生態系統帶來嚴重破壞的同時,也因為與印度之間的地域之爭而變得十分複雜。

此外,天然氣雖然是人們普遍認可的能夠替代煤炭的主要能源,但管道和中轉設備的建設成本高、政治風險大。太陽能和風能供電又缺乏穩定性,無法滿足電網的持續供電需求。

與燃油發電相比,若巴基斯坦引進中國的超超臨界燃煤發電技術,則可大幅降低單位能源排放強度。

但如此一來,巴基斯坦在未來幾十年就不得不依賴燃煤發電。這有悖於科學家們發出的警告,即世界各國應尋求低碳方式應對快速發展的氣候變遷問題。

環保人士認為,即便是能效最高的燃煤電廠也會給空氣、土壤及水資源帶來嚴重的污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