龜山島紀行 | 環境資訊中心

龜山島紀行

2001年09月06日
作者:宋玉琦

今年的夏天很特別,當我用這八個字作開場白時,同行的攝影師說好ㄙㄨㄥ(,是啊!它是很ㄙㄨㄥ(,但對我而言,今年夏天的確很特別。當颱風數度過境台灣時。我也在開放和封島之間,來來回回於烏石港和龜山島北岸。記得當製作人派遣我拍攝龜山島時,在我腦海裡閃過的三個字是「火燒島」。喔!No!龜山島是火山島,不是火燒島。火燒島位於遙遠的台東的那一頭;而龜山島就在不遠處,距宜蘭東方海面十海哩,面積近三平方公里。對於我這樣一個很ㄙㄨㄥ(,來自中央山脈西側的人,的確很新鮮。

七月一日清晨五時三十分,我與工作人員準時抵達頭城烏石港,開始了我們的龜山島處女航。結果是記者與攝影師先在忽高忽低的船上嘔吐一遍之後。再開始正式工作。 

龜山島,人稱惡水之島(SteepIsland)。環境果然險惡,四周峭壁不斷,隨時有崩塌的可能,況且海底持續湧出火山噴氣。不知內情的人問我,龜山島開放觀光,只開放龜尾潭一處,建了環湖步道,為何不建環島步道呢?天啊!我該如何回答呢?殊不知龜山島是一安山岩活火山,由火山熔岩流及火山碎屑堆積而成,其膠結程度非常差。遇大雨或地震,容易崩塌。連難得發現的一處小小珊瑚區,都有可能因天然的崩塌而消失不見,可見龜山島地質之脆弱,人根本攀不上那個壁啊! 

另外,根據地質學家的研判(台大地質系宋聖榮教授),龜山島站在頭城外海,已有七千年的歷史(試想,中國人的歷史也不過五千年)。島上有過四次噴發的記錄。這種記錄可從火山熔岩流及火山碎屑的層狀堆積看出。同時從火山噴發物的流向,亦可判定龜山島係由兩個火山組合而成的。至於這兩個火山口,目前已無法看見,也許是掉落在海底。現今在龜首處仍可見海底噴氣湧出應該就是證據之一。

曾經在島上居住過的漁民開玩笑的說:黑社會的通輯犯若逃到龜山島上去,準是自投羅網。別說島上水電不便,連登島上岸,都無處可停泊船隻。這船隻停泊的問題,在龜山島開放觀光一年之後,仍困擾著其所屬的管理單位-東北角國家風景管理處。龜山八景裡的「靈龜擺尾」可說明此一現象。龜尾潭處有一長約兩百八十公尺的長砂嘴,人稱龜尾。這龜尾巴由大小不等的礫石堆積而成。靠著水流,夏天時,西南季風將龜尾巴吹向東北,船隻在北岸臨時碼頭停泊,人則藉由浮動礁筏上岸。冬天時,東北季風強勢,人在南岸登岸,但仍是藉由臨時碼頭。臨時碼頭的登陸方式,其安全性一直受人質疑。若在南岸建碼頭,其工程技術與龜山島的地質結構是否經的起颱風及海浪的打擊,至今沒有人可以有百分之百的擔保。最後終於有人提出一勞永逸的辦法,即是打通龜尾潭,恢復其三十年前的港口功能。這可能會是工程上的一大勝利,但是我們要這麼方便的進出龜山島嗎?一個軍事管制的地方,就是因為封閉多年,才得以保存原始的林相,才得以保有屬於生態上的、教育上的研究的價值。體驗龜山島,登島不是必然。以我個人登島、繞島數次的經驗,於中距離的海上欣賞龜山島,那才叫人印象深刻。我所關切的,仍是住在海島國家的我們,是如何在看待一個島嶼,經驗一個島嶼,就如同我們去經驗海一樣。對海的無知,常常是我認為住在海島國家的人,最遺憾的一件事。對天地沒有詩意,也沒有空間想像。試問你,有多久沒有仰望藍天?多久沒有碰觸海水,享受海風吹拂?

八月中旬,我從龜山島回來,帶回來的是宜蘭海岸山脈的青翠,這種青翠蔓延到台北市、到東湖的住處。在我眼前經過的每一顆植物,我都想認識,都想記住它們。你呢?今年,你的夏天很特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