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斯本印象─海洋館特記 | 環境資訊中心

里斯本印象─海洋館特記

2001年07月22日
作家:賈福相

若干年前,去澳門旅遊,既然到了這個殖民地賭城,不賭一手,好像對不起自己,過去經驗卻是每賭必輸,妻子說:「賭可以,只許贏,不許輸。」後來她又說要輸的話,頂多不能超過五百港元,交涉了半天,才爭到六百元,我的朋友說我太小氣,他的底價是三千港元。

澳門最大的賭場彷彿是「里斯本」,我們進去不到半小時,我的六百元已輸光,我的朋友卻贏了三千元,他把本錢放進皮夾裡,滿臉春風。一小時後當我們離開「里斯本」時,他淨輸六千。我對里斯本一直沒有好感。

這次來到真正的里斯本,過去的偏見才一掃而空,這一個又小〈七萬兩千平方公里,一千萬人口〉又窮〈窮人每月收入兩百美金,醫生也只有兩千美金〉的國家,曾經是海上霸主,昔日雄風仍在,市內有數不盡的廣場和宮殿,廣場上有千千萬萬的大理石塑像和紀念碑,也有林木森森的大道,采色鮮亮的建築。居民多元化,善良而樂觀。

真正吸引我的卻是里斯本海洋館〈Lisbon oceanarium〉,坐落在太古斯〈Tagus〉河上,是歐洲第一大館,一九八九年世界博覽會時,葡萄牙耗費七千萬美元建立,在我參觀過的世界海洋館中,沒有一家比里斯本海洋館更接近我的理想。

博覽會的主題是海洋─人類未來的遺產,是對全人類一種神聖宣言,重申海洋是化學、物理、地質和生物的大結合,是生命的起源和歸宿,五個海洋〈太平洋、大西洋、印度洋和南、北極洋〉,只是一個大洋,地球其實是水球,當海洋正遭受著文明的摧殘時,保育海洋就是人類自保。

里斯本海洋館由美國契梅夫〈Peter Chermayeff〉設計,契氏經二十餘年的經驗,設計過世界各地的海洋館,但這次才是他的招牌工程。

海洋館展示大樓建立在太古斯河上,主館二十四公尺見方,七公尺深,代表外海,東南西北四個副館,代表太平洋、大西洋、印度洋和南極洋,主館和副館分開,但所用玻璃間隔板,與海水的反射度一致,看不見分界,好像連在一起。大樓共分四層,樓上有數柱高聳入雲的桅杆,屋頂和第四層的房壁用玻璃做成,陽光可直接射入,第三、四層是展示館,遊客循單行路線〈反時針方向〉參觀,每一大洋有每一大洋的聲音、氣息和濕度,參觀者一邊看外海,一邊經驗著四大洋的生態環境。動物有哺乳類、鳥類、魚類和無脊椎動物,共二萬五千多動物個體,植物有陸生樹、海邊樹、海草和海藻若干萬棵。穿插在四大洋之間,有許多小型展示缸,每一缸展出特殊的動物行為和生態原理,也有許多圖表室,展示洋流、航海史、漁業史、地球板塊運動、衛星海洋圖等等。第二層樓是維修和控制設備,第一層〈地下室〉是獸醫治療和動物適應池,許多動物展示之前必須經或長或短的適應期。

整一座大樓是海上行宮,立即揚帆而去,航向神秘,航向未知。

海洋館行政大樓建在河岸上,長方型,有演講廳、辦公室、會議室、商店和餐館,與展示館間有一條兩層的長橋,上層為入館橋,下層為出館橋,行在橋上可以聽到風聲、濤聲、海鷗聲,及深海鯨豚之歌,入館橋佈有簡單的海洋常識介紹,如海水占全世界水量百分之九十八,海的平均深度為四百公尺,深海動物永遠見不到陽光等等,出館橋上則佈有保育的口語,如大海是很脆弱的,過漁已破壞了海洋的生態平衡,污染殺傷了海中生物,海洋管理必須要保育海洋棲地…。

海洋館比博物館、動物園和植物園年輕了許多,像劇院,演出內容要精彩,要散播一種藝術氣息,要尊重生命,要追求一種恆久的生命態度。千禧年來臨之際,再沒有比為子孫留下一片青山綠水更重要的事了。我喜歡「里斯本海洋館」,因為它結合了科技、傳統和藝術,為「保護海洋」做出了多樣努力。

葡萄牙二十世紀初,一位偉大的詩人,坡蘇〈Fernando Pessoa〉曾寫:

「無限的愛著有限,

不可能的慾望著可能,

什麼都要,

或者,假如可能,甚至不可能

也要再多一點。」

海洋保育是有限還是無限?是可能還是不可能?不管如何,我們都要全力去做,或者比全力更多一點。「貪」是獸相,把「貪」提升到神相吧,不是為了自己,是為了子女。

今年〈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號,澳門就要結束一百五十年的殖民地地位,還給中國了,這是一件小事;十六世紀葡萄牙的海上客登陸台灣,大呼「福爾摩沙」也是一件小事;我在里斯本輸了六百元更是一件芝麻小事。如何保護環境,使人類健康的活下去,才是一件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