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字草與火星任務 (上) | 環境資訊中心

田字草與火星任務 (上)

2002年07月14日
作者:葉春良

剛聽到「田字草」這個名字時,就會覺得他應該是長在田裡的植物。的確,當我發現他時,他是長在茭白筍的田裡,但不是稻田裡,或許愛曬太陽的他,不喜歡跟密密麻麻的水稻一起生活,也或許菜圃中的酢醬草太常見了,剛從田裡把他請回到家裡時,母親便大喊說當他的種子亂飛時,你除都除不掉。我笑而不答,只請母親拿個過時沒用的大湯碗給我,種在裡頭,加滿了水,母親才仔細端詳說道:「ㄟ…這種「蓬姑酸」(酢醬草的客語發音)怎麼要種在水裡?而且還有四片葉子?…不像蓬姑酸。」就在家人覺得我好像在養雜草的同時,我把他移駕到陽台上,讓他下午時光可以讓陽光滋潤一下。



其實我很清楚他是屬於蕨類植物,光看那的葉脈的形式就能瞭解,只是那種外表,實在很難覺得他是蕨類,每當下午約五點之際,挺水葉的四片葉片便折合起來,進入睡眠的姿態,早上的五點多,也可以看見他伸著慵懶的姿勢迎向朝陽,有著這樣的行為,不禁有時還是會錯覺他會開出黃黃的或是像蓮花般的花,直到他到我家大概一個星期後,一些嫩嫩的的葉子從水中的橫走莖開始伸出水面時,才會恍然回神。



「要感受生命的喜悅,就是看新生的生命!」看著田字草的嫩葉生長足足讓我快樂了好久。蠻大部分蕨類的嫩葉都是由開始捲曲而慢慢伸展,田字草也是如此,但讓我覺得很快活的是看著像豆芽般的嫩葉慢慢伸出水面,好像一個芭蕾舞者,在水面上的舞台,由我眼中放射的聚光燈中,慢慢伸展他的肢體,展開一場生命之舞。隨著風的吹拂,老的、少的、高低參差舞衣一同飛舞,這種感覺不亞於坐在戲劇院欣賞雲門的演出。而在大湯碗舞台邊緣的我,角色由原本聚光燈操作者,一會也進入了舞台,彷若是一名闖入仙界的凡夫俗子,幽遊於眾天使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