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鳥獸松鼠聽經 讓節氣天候歌唱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讓鳥獸松鼠聽經 讓節氣天候歌唱

2001年04月10日
作者:陳玉峰

從濁水溪上游治卯山下的雙龍、南化西阿里關山、大願山,到楠梓仙溪畔的甲仙,九月底三兩假日我奔馳了七百公里路,賞攬深山幽谷、水瀑銀絲、鏡面浮島,以及讓我感慨萬分的民間生機。

多年來不時有捎自山林鄉野有心人士的邀約,或原住民文化關懷、環保運動抗爭、生態保育規劃等等,近來則宗教界淨土、淨心的橫向思考逐次活躍。一通來自西阿里關山下的山寺電話,我前往勘查千年櫸木的天然孓遺,據聞該巨木為南台僅見巨靈,土地管理者費盡千辛萬苦,不畏強權劣紳始得確保迄今。

台三線公路兩側山坡地近十年來的拓植,如同全台瘋狂的開發,尤其自三百公里以降,檳榔山的壯觀足以顛覆下個世紀中南部的安危。當都會生活、消費浪費的靡爛席捲新生代的同時,台灣中生代及耆老們秉持傳統的勤奮與堅韌,將海拔一千五百公尺以下的山地,完全開墾為生產場所,提供富裕奢華風潮下,製造垃圾的基本素材;當台灣所謂山坡地保育條例、水土保持、國土保安的法規汗牛充棟、應有盡有的如今,土地賴以永續維生的水源涵養區早已萬劫不復。幾近於所有違規、違法的取締工作,陷滯於口號與文宣,頑抗執法的理由都是可憐的生計,違法而後就地合法,合法後再違法,步步蠶食鯨吞。而缺水的窘境責成政府拚命開鑿水庫,水庫旁的林地卻形成終結水庫的淤沙源。當我俯瞰、近觀曾文、南化水庫的集水區系,可以預測,不久後的下個世紀,台灣水庫裝盛的,將是人民的淚水。

然而,當導引我勘查山區的住持師父一開口,即帶給我莫大的衝擊與震撼,「十年來台灣山林的破壞,林務局除外,就屬佛教徒最嚴重!」「我們請您來有幾個問題討教,其一,您所勘查的大願山在三、四十年前其實都是原始巨木林,楓香、九芎多三、五人合抱,我從小在此山區長大,親眼目睹為了墾植麻竹,我們伐砍、焚燒了全面山林,如今下游水旱並生當然是我們造的孽。過往,我年幼無力回天,可是,二十餘年來我發下一願,有生之年,我要讓大願山回復原生林生機,讓飛禽走獸、鳥叫蟲鳴重新尋回天地之家,我們想請教您如何復育。」

「我心目中的美,是天然林複雜中的單純,多層次、多樣相,各有所依,林床的落葉腐植層褐黑且充滿彈性,整個林相深邃幽遠;人造林如桃花,雖美但不超塵,天然林美且莊嚴,帶給人單純的喜悅」;「華嚴經文滿載自然天機,其與自然參悟如出一轍。依我瞭解,佛教徒要砍一棵比人高的樹,必須要同那株樹商量,徵詢它的同意。如今,佛教界不是師父渡信眾,而是信眾渡師父,社會富裕、人民有錢,心靈即極度空虛,募資破山入關蓋寺建廟宛若雨後春筍,蓋寺廟總愛挑危崖山巔,其破壞山林無遠弗屆,表面上靈修淨心,實質上焚琴煮鶴,兼害世代蒼生。」

反對大興土木的師父除了要復育天然林之外,她希望闢建自然專修道場。「其二,請教你如何規劃自然道場,建構林木扶疏、簡易蔽雨建物,讓人們走進得以無言而化,讓鳥獸松鼠皆可聽經,讓節氣天候皆得歌唱」;「雖然我知道這理想坎坷、困難重重,但總會有護法前來襄助」。

我訝異於為台灣山林奔波的二十年來,第一次聽到如此草根的呼籲,且深深契入自然本質,無巧不奇,這位師父﹁隱藏二十餘年的思考,今日才和盤托出﹂;我回台中數日後,師父興奮來電,說是已說服內英山脈的某信眾,要捐出幾十甲地作生態綠化。

想我長年運動、抗爭、講演、撰稿的聲嘶力竭下,從末募得半分坪地從事復育,宗教力量之大足以讓環運人士深切反省。在雙龍濁水溪畔,我眼見為原住民文化付出大半輩子而卓然有成的老師;全台各地不時捎進覺醒護土的呼喚;而九月底的南台勘查,讓我在蕭瑟秋風中體悟,台灣的春天或將很快的到來。